我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四川的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有幸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在未得法、炼功以前,我的身体有多种病症,学法炼功后,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月后,走路就象在飘一样,整个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亲朋好友们都问我,“你吃什么营养品,身体这么好?”我就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才变的这么好的,你们也来修炼吧!那时,广场上每天早晚都有人炼功,每月体育场还有一次法会交流。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钟,我丈夫正在外面开出租车,他打电话回家叫我看电视。我当时正在教新学员炼功,根本不想看电视。结果,他开车回来把电视打开叫我们看,我们大吃一惊,中共在造谣诬蔑法轮大法。情况怎么是这样呢?当时那几个刚学炼功的人害怕,不敢炼了。我依然坚定的与另一位大法弟子每天一起学法、炼功。

“七二零”之后,随着迫害的加剧,丈夫怕他在常人中的利益受到损失,自己受到牵连,开始反对我炼功。有一次,他趁我不在家,把我的大法书和大法音乐磁带给毁了。从那以后,他一看我炼功就打骂我。

进京上访证实法

后来,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上访,第一次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一个学员的丈夫和双流公安把我们带回去了,拘留十五天。出来后,我们想再去北京,可是家人切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我变卖了自己的首饰,又借了一些钱,就又与其他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了。

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当时的场景无比壮观,广场上,许多法轮功学员一起拉横幅,喊口号,惊天动地的声音吓得警察心惊胆战。警察叫来了警车,和一些便衣凶狂的打我们,还将我们抓到车上去,到一个信访办讯问,打骂,侮辱,录口供。但是没有法轮功学员给他们报姓名。后来恶警给我们用刑,一个学员受不了说了出来。当地公安就这样把我们都抓回去了。后来有九个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劳教,有两年的,三年的。

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我俩在拘留所中绝食,拘留所恶警又通知派出所将我们绑架到东升派出所,关押在留置室。我和那个学员继续绝食,后来那些警察害怕出事,秘密通知家人,用欺骗的手段签了保证,并勒索了五千元钱,就这样我们被放出来了。这些事情我们当时不知道,后来丈夫看到我看书,就打我,说他承受不起了,把交五千元的押金一事说出来了,事情发生在二零零零年中国新年。

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号晚上十二点钟左右,成都市国安分局打着查租房证的旗号来我家,当时我儿子还未睡,给他们开了门,突然一齐冲进来七、八个大汉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并摄了像。结果一场空,什么也没有找到。他们把我叫了出去问话。我刚出门,突然从黑影里冲出几个人来到我面前,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几个人就用黑布蒙上了头,把我绑架了。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发正念,求师父。半路上车子的轮胎爆了,警察停下车来换轮胎,我也和他们下了车,我想这时赶紧走开。正在想着,一个警察突然接到电话说,“这家也弄完了,也把她弄上车了(指另一位同修大姐也被抓了)。”我当时头像炸了一样,打消了走脱的念头,因为大姐刚得法不久,我不能扔下她。

我在一家宾馆里被讯问了三天两夜,恶警们用尽了下流的手段也没有问出一个字来。后来国安局几个恶警和双流县恶警胡耀忠,把我们五个人绑架到了郫县安靖镇(成都市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另一位内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当地恶警绑架回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被判了八年,现在还在龙泉女子监狱,今年七月五号出狱。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大姐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婆婆是瞎子,孙子又小,需要她照顾,她的丈夫交了五万元钱才把她救出去。另外两个没修炼的侄子帮我们开车,同样也是以五万元被救出去的。我被判了七年,丈夫无法承受这种痛苦,与我离了婚。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五号出狱。

在遭受迫害的这七年中,我被从成都市看守所转到了双流到看守所。在这个过程中,恶警们对我们的迫害和侮辱手段极其下流,让我们脱光衣服搜身,看到我们炼功就用冷水泼身并进行辱骂。双流“六一零”恶警使用刑床、手铐、脚镣。指使犯人给法轮功学员灌尿。在冬天里脱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泼冷水,对他们打骂是家常便饭。

坚修大法反迫害

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判刑,我们上诉,但仍维持原判。我们被转到龙泉女子监狱,到了那里,环境更加复杂了:凶残,阴毒,伪善的面孔太多了。因为我个人性格原因,到了新的环境,不爱多说话,恶警派三个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每天上午干活,下午进行所谓的“学习”、“转化”。

我们在了解情况后,就不配合他们的安排。警察指使犯人和那些转化了的人对我们进行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几天几夜,他们心狠手辣。特别是对有些法轮功学员,他们几天几夜的用手铐铐住,不允许吃饭和睡觉,不准许上厕所,脱光学员的衣裤用冷水淋,根本没有人性。恶警还强行法轮功学员穿劳改服,有两个法轮功学员,犯人强行脱他们的衣服。这位法轮功学员绝食后,被送进了医院,院方说是肝硬化,不准出院,不知她现状如何。

另一位叫钟琼芳的乐山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和包夹的指使,他们就经常恶毒打骂,脱光她的衣服;恶警不准我们出监室的门,如果出监室的门,就扣包夹犯人的分。还有一位巫江的法轮功学员叫李玉华,被迫害死了。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刑满出来,家里没有人签字接领,就又被转到新津蔡湾洗脑班,至今还未回家。一位叫刘辉的成都小学教师。另一位叫范英,双流文星川齿厂的工人。双流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判刑,钟丽娟判五年,李彩琼几次被绑架,第一次被劳教三年,第二次被判刑四年,这次又被判刑八年,至今还在简阳女子监狱。韩玉华讲真相被绑架到新津蔡湾洗脑班,后转到双流看守所至今还没有出来。

龙泉女子监狱二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名单有:周英、廖群芳、刘忠树、廖小红、黄慧、李琼芳、张雪梅等等。他们还指使犯人打法轮功学员的报告,给犯人的好处是加工分,减刑。还不许我们买任何东西,强行没收我们的帐卡。指使犯人给我们只买卫生用品,犯人使用我们帐卡上的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