脾气倔强的老伴彻底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七日】我老伴的脾性超级倔强,也就是通常人们说的牛脾气,由于被中共邪党欺世的谎言所蒙蔽毒害,仗着大学教师的身份自以为很聪明,在邪恶迫害严重的时期还说些不敬大法、不敬师父的话,极力反对我学法炼功,说炼功人愚昧。让他意外的是,一向文弱柔顺的我,在诸多高压之下坚持着学法炼功,表现的毅然决然,确实也让他感受到在阻止我学法炼功这一问题上必须知难而退。但长久以来,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给他真相资料也不看,就这样相峙了许多年。一场大病,彻底改变了他的观念。

2009年9月体检CA199达4000多(正常为0—37)胃镜诊断为胃癌,这一晴天霹雳可把他给震晕了,一下子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和无奈……

动手术前,我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声不响,但也不反对。我就每天三次在他床前对着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听着不说。每当我叫他念大法好,他紧闭双唇一声不响,我气就上来了。但一想到师父的讲法,再想想他比以前是好多了,以前我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句话,他就说我傻,说我迷信,根本就不听,现在能静静的听了,想到他好的那一面,使我救他的信心大增。

手术割了他四分之三的胃,淋巴有转移,七颗淋巴送去检查,五颗有癌细胞,诊断为晚期胃癌,生命垂危。孩子们吓坏了,到处去询问,讲的都一样。为了稳住他的心,孩子们决定对他病情保密。

化疗开始了,为了救他,我坚持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天夜里因反应大,吃不下东西,很难受,我叫他快念“大法好”。这次他说:“我轻点念好吗?”我说:“可以啊。”但我没听见他念出声来,可能心里默念了。我念完十八遍后给他吃了点心,他就安然入睡了。

后来我每天都叫他跟我一起念大法好,他说:“我听着呢。”第一次化疗情况还好。第二次化疗我就陪着他,整点对他发正念,叫他自己念。一天下午他难受死了,只想吐,直叫妈。我说:“你叫妈没用,你念大法好。”他不响,过了一会儿他实在受不了了,叫我:“你快念,我自己默念。”我说:“干嘛默念,你念出声来才有用。”

这次他很听话,轻声的念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我告诉他必须每天都念。后来他说:“让我自己念。”我说:“好。”

第二次化疗只住院三天一切指标都达正常。我心中明白是大法救了他,是师父救了他。就对他说:“你要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是大法救了你。”他默认。我乘机叫他退出恶党,他不肯。我就退一步,继续叫他念大法好。第三次化疗,第一、二天都好。

第三天有护士来问他:“你有宗教信仰吗?”我说:“你问这个干什么?”她说:“表格里有一栏,随便问问。”我说:“他没有。”不料他很快就说:“我信仰共产主义。”我听了一惊。当天他大便出血,病情急转,不能进食,医生立即停止化疗。连续十天便血,连水也不能喝。经CT和肠镜检查诊断为肠癌,癌块堵住肛门,急转外科准备第二次动手术。转外科第一天我就叫他退出恶党。他说:“你叫我念大法好可以,但不要涉及政治,那么多人被抓进去,我不退。”看来他还是怕。

当晚我就想,他为何病情急转,就是那天护士问他有否宗教信仰,他说的那句话被恶党邪灵钻了空子,那不公开表态了吗?邪灵就死死操控了他,连神佛也没有理由救他了。我想这是到了最后的关头了,第二天一到医院我就严肃的跟他说:“你的病情急转直下,就是你那天说‘我信仰共产主义’害了你,你赶快声明作废吧!赶快退出恶党,不退不行了,你应该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这次他默认了,不说不退了。

我想要救这个生命,请师父加持,因为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晚上睡在床上想想还是不对劲,他虽然默认了,但还未表态,第三天早晨,我又把“三退”的意义给他讲了一遍,跟他说:“你赶快退出那个恶党,远离邪恶的操控,但你一定要亲自表态,这个谁也不能代替你的,怎么样?”他很爽快的答道:“好。”我随即就给他办了“三退”手续并做了声明,把他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远离邪恶对他的操控,交给师父管了。我想我做了我该做的。

医生告诉我们,因癌块堵住肛门,出的全是血水,要立即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但离第一次手术还不久,又在化疗期体质极差,这次手术很危险,你们要有思想准备。我问医生:“难道没有把握吗?”医生说:“就看他的造化了,不能保证,而且术后还有个细菌感染期,也危及生命。你们签字吧。”儿子给签了字。

动手术那天早上我给他梳洗之后,告诉他,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别的什么都不用想。他很听话,和我一起念完后进了手术室。这时一同修赶来,我们在手术室门外发了一小时正念。手术很成功,癌块紧紧堵住的大肠切割了15CM。没有发生医生担心的细菌感染。

几天后就出院了。从此他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