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知府爱民、天降甘霖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方克勤是明初济宁知府,方孝儒之父。方克勤治理百姓,以道德教化为根本,不喜欢追求名誉。他曾经说:“官员追求严格治理百姓的名誉,一定要立下官威,官员要立下官威百姓一定会遭殃,我不忍心这样做。”他设立了几百所乡村学校,修葺了孔子庙,兴起了教化。他生活简朴,身上一件布袍十年不换。

当时战乱刚刚平定,朱元璋为了鼓励垦荒,规定田地开荒三年后才征税。但下面的奸吏往往不到三年就开始征收重税,借此中饱私囊。百姓因此认为皇帝政策不可信,不但不开荒了,由于不堪税负,还把新开垦的田地抛弃,让田地从新荒芜。方克勤就和百姓立约按时征税,并将田地按肥沃程度分成九等,不同等级征收不同额度的税收。这样奸吏无法舞弊,百姓垦荒的积极性大大提高。

一年盛夏农忙时节,守将却督促民夫筑城。方克勤说:“百姓种地还来不及,怎么还能让百姓受困于挖土挑石的劳役呢?”就向中书省请求,使筑城工程得以停下来。当时济宁久旱无雨,方克勤罢除百姓劳役后当即大雨倾盆。济宁人歌颂方克勤说:“谁罢除了我们的劳役?是方知府出的力。谁救活了我们的庄稼?是方知府求的雨。方知府请不要离去,您是我们百姓的父母。”永嘉侯朱亮祖曾经率水师往赴北平,正值运河水枯,朱亮祖就征发五千民夫疏浚运河。方克勤爱民心切却不能阻止,只好哭着向苍天祈祷。忽然天降大雨,河水深达数尺,军船得以顺利通过,百姓称为神迹。方克勤为官三年,济宁户口增加几倍,百姓富饶丰足。朱元璋为此特地在朝廷赐宴表彰他的德行功绩。

如今大陆西南地区遭遇百年不遇大旱,灾民饱受苦难。可是在中共统治下大陆又上哪去找方克勤这样的爱民之官呢?曾经有一位清官,却被中共关进监狱残酷折磨。

大学毕业的姜国波,是潍坊市委政法委官员,副县级级别,年年考评都被评为优秀。修炼法轮功后,姜国波在承担全市政法系统干部考察工作的几年里,不贪不占不收礼。姜国波在潍坊下属青州市挂职期间,为当地村民打井、修路,深得民心,村干部和村民在村头放鞭炮欢迎他。

就是这样一个廉洁奉公、关心百姓疾苦、深受百姓爱戴的清官、好官,却被中共解除职务,停发工资,失去工作,二次被非法关进潍坊昌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底在昌乐劳教所,在滴水成冰的严冬,七、八个人把姜国波扒光衣服,捆起手脚放进水缸里泡,把他的头按进水里灌;或几个人用水管子向他的嘴里、鼻孔里连续长时间喷水、灌水,使他无法呼吸,每次折磨都在半个小时以上。二零零五年在昌乐劳教所,昌乐劳教所所长徐立华指使恶人在饭中加入了破坏神经、阻碍大小便和其它不明药物毒害他,致使姜国波头晕得厉害,心跳异常。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在姜国波打工的公司院内,四个蒙着脸的便衣,采取流氓手段,用黑袋子套住姜国波的头,勒住姜国波的脖子,把姜国波抬上车绑架到昌乐看守所非法关押,并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亲人询问,拒绝亲人探视。在非法关押的前三个月里,潍坊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伙同昌乐看守所恶警,十几个人长时间连续轮番非法提审,刑讯逼供、不让睡觉,致使姜国波出现高血压。 二零零九年四月,姜国波被迫绝食抗议,被昌乐看守所狱警野蛮灌食。狱警指使六、七个刑事犯,将姜国波手脚分别铐在死人床四个床腿上,使人呈“大字形”,动弹不得,床板上有抠好的窟窿,窟窿下放着便桶,使大小便顺着窟窿流到便桶里,插管灌食二十四小时不拔。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令姜呕吐不止,最后吐血。 二零零九年六月,姜国波已被迫害得不能进食。姜国波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尽折磨:上大镣、死人床、无休止提审、长期不让睡觉、谩骂侮辱、野蛮灌食、以及长时间背铐(十五天撤下一次),致使他头发灰白,极度消瘦,生命垂危,出现严重的肝病。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中共又不顾姜国波死活将清官姜国波枉判五年。

中共如此善恶颠倒、残害百姓,上天降祸犹恐不速,又怎么可能让气候风调雨顺呢?天灾实乃人祸所致,只有解体中共,使中华政治清明、人心向善,才能下有爱民好官、上有和风祥雨,百姓才能够乐享太平。

(本文所述史实来自《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