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次聚会想起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炼的,十多年了,法也天天学,功也坚持炼,真相也在讲,发正念也没落过,可就是觉的提高不大,尤其是面对面讲真相,举步维艰放不开步子,很着急,就是开不了口。什么原因呢?苦苦思索,找到自己不少的常人心:怕心、爱面子心,虚荣心等等。

看了《明慧周刊》四二三期《不为表象所迷 坚定救人一念》一文,联系和学生的一次聚会,我看到自己一颗强烈维护自我的私心。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大约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末的一天,天已经很黑了,突然有人敲门,闻声询问,原来是我四十多年前教过的学生,由于我工作调动,以后再没见过面,所以当他们(一个男的,两个女)走進门时,从表面上我几乎一个都不认识,但我记的他们的名字。他们第一句就说:“老师,我们可找到你了。”我很诧异,问他们有什么事,他们说想要聚会,并讲了怎么辗转找到我的过程,我听着心里别提多么激动了,多不容易啊!叙谈一阵后,他们说好到时来接我就离开了。他们走后,我自然想到一个问题:多好的一次讲真相的机会。

第二天,我就准备好不少传单、光盘、护身符等。聚会当天下午,是在一个饭店,我带着这些资料去了,一進门不少学生早已到了,看见進来,一齐拥来,拥抱、握手、欢呼雀跃、嘘寒问暖,真是久别重逢,不知有多少说不完的话。大约七时左右,一个班的学生几乎全到了,这时,组织活动的学生对我说:“老师,你这个牌子太大了,一听说你要来,几乎全来了,有的是从外地赶回来的,来不了的还发来短信。”那种热情洋溢的场面,我沉静在幸福之中,忘乎所以。

要开饭了,因为天气冷,学生们把我安排在靠暖气的地方就座。心情平静下来,我才想到我该做的事情──讲真相。由于事先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一个房间显然有点拥挤,我坐在暖气旁,正好是一个角落,根本无法自由活动。这时我的心在翻腾,怎么讲呢?集体讲吧,又不放心,毕竟四十多年没见面了,而且还有服务员来来往往,分别讲吧,自己又不能随便活动,但不管怎样,总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于是决定从自己周围的学生讲,这样只给大约三分之一的学生讲了大法的美好并送给了他们一部份资料,有的学生还提出要学功。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会餐结束后,原来是安排到歌厅唱歌,因时间晚了,一部份学生执意要到我家看看,按理说,这不又是一次机会吗?可我老公就在旁边,我怕他埋怨我不注意安全,为了不让他操心,我又错过一次很好的讲真相机会。为了这件事情,我好多天平静不下来,心里非常郁闷。直到看了上述的明慧文章,又反复学习师父多次讲法,心里才有所领悟。

修炼的路上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既然如此,四十多年来见面的学生突然来找我聚会那能是偶然的吗?只有此时,我恍然大悟,他们是来听真相的,是为法而来的,是师父把他们送到我面前,为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创造了救了人的机会。但被我维护自我的心挡住了。莫大的遗憾,太遗憾了!

是的,我看到这颗心了,更看到它的危害。仅就这次活动来讲,它不但使有些学生失去了一次被救度的机会,而他们所代表的另外空间的生命又该是多少呢?太可怕了!我突然有一种负罪感,我在对法犯罪,几乎成为师父正法路上的绊脚石了!还枉谈什么助师正法,还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么神圣的称号吗?关键时刻,把自己的得失看的比法还重要,说白了,已经把自己摆在法之上了。我越想越怕,浑身火辣辣的。当时我只顾自己高兴了,认为当年十几岁的孩子们,现在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居然还记的我,自信、自豪,真觉得自己了不起。这不已经太危险了吗?

通过以上事情的思考,学法,看同修交流文章,在以下方面有些浅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同时把维护自我的私心曝光,去掉它,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一个真修弟子,任何时候都不会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上,但如果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在做大法的事或遇到什么情况时,患得患失,维护自我,沾沾自喜之类,此时此刻,实际上已经把法摆在次要位置上了,如果说谁有意这样,也未免太冤枉了点,但我觉的实际是这样。怎么办呢?学法!在十几年中,师父每次讲法都在强调学法的重要,特别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致印度首届法会》中,师父再一次语重心长的告诫弟子们,“希望印度大法弟子与其他民族大法弟子一样,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成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负担起洪扬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责任。”让我们以这段讲法共勉。任何时候不要忘记学好法!

(二)在修炼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矛盾,一定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才能在法理上清晰,升华上来。仅就以上学生聚会这件事本身来讲,学生来找老师聚会,这是表象;他们为法而来,为真相而来才是实质,他们不仅是我的学生,同样是等待救度的众生,这是实质,只看到表象就是人念,看到实质才是神念。用神念做大法的事,才会收到应有的效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