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被非法关押后的所思所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两年来,我们学法点上的同修坚持不懈的到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救度那里的同胞。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共同配合下,这个项目一直安全、平稳的進行着。截至目前,我们的足迹已遍及了我市的几十个村落,发放的资料累计几万份。随着师父正法洪势的逐步推進,环境变了,邪恶越来越少,这为我们救度众生开启了方便之门,但与此同时,也使部份同修放松了警惕,滋生了干事心,出现了学法少、协调配合不紧密等现象。这些执著心在最近一次下乡发资料的过程中,得以充份暴露和表现,并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后遭非法关押。经历了几天的正邪较量,同修们凭借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最终化险为夷。现把我们的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2009年12月24日晚,我和一名女同修、两名男同修租了一辆车到农村发真相资料。七点多,当我们发完第二个村子進入第三个村子时,我和女同修被一名40多岁的男子跟踪。他大声嚷着:“你们干啥去?是不是发法轮功的东西?前边是不是有车?我给你们告公安局。”我和女同修本着救人的心上前劝善。同修发正念,我讲真相。我说:“法轮功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现在大法已洪传100多个国家。我们发的是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光盘,也给你一张。神韵的演出票在香港3天就卖光了。法轮功在香港是合法的,有时间你要是去香港也能看到这种情况。”我边说边把真相资料和光盘递给他一份。我接着说,“而且,你举报我们对你不好,我们是干好事,不是干坏事,你何必告我们呢!”见他不言语,我们又继续挨家挨户的发资料去了。发完一部份之后,我们四人回到车上,准备继续开车深入村里。这时,突然发现后面有车尾随而来。由于天黑路窄,司机打算停车让后面的车先过。没想到这辆车疾驶过来,一下子就横在我们车前面——我们的车被一前一后的警车夹在中间了。

警车停稳后,先跳下来一名警察,拎着枪,凶神恶煞,把我们的司机叫下车检查。我们这位司机是个悟性很好的常人,租车第二天就办了“三退”。车外形势紧迫,恶警气势汹汹;车内同修眼看着没有走脱机会,盘算着如何转移资料和保护其他同修。坐在前座的男同修迅速删掉手机号,刚想把剩余资料扔掉,即被恶警拿枪威胁,用手铐铐住押到前面车上。坐在后排的男同修被押到后面车上。在这期间,恶警曾想把女同修带走,把我俩分开,被她坚决抵制,于是我俩就一起留在了我们租来的车上。我利用恶警押同修的机会,把剩余资料藏在车内隐蔽处。女同修急中生智,把我的手机卡迅速折断,把她的手机卡吞下肚中,并趁乱把MP3、手机悄悄转移到司机手中(在此我要提醒广大同修,在使用手机方面要采取灵活、智慧的应变措施,如不定期更换手机卡,就采取暗语等形式存储同修号码,要专卡专用或不与同修直接通话,要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保护个人及同修安全,为整体负责)。

随后,恶警派两名帮凶進入我们车里,专门负责押送我和女同修。行车过程中,我们就对这俩人讲真相,劝诫他们不要为了钱做伤天害理的事,那会遭恶报的。在强大的正念和慈悲之场中,他俩很友善的听着,默认了我们做的一切。见时机成熟,我跟司机说,把车往沟边靠。司机为了掩护我们,把车前高灯打开,使前面的车看不到我们车内的状况。接着,女同修试图打开车门,想把资料扔下去,销毁物证。看着后面追随而来的警车,她不无担心的说:“后面警车能不能看到我们的动作?”我说:“天黑路滑,车速加快会带起很多飞雪,他们看不到我们。”于是,我们边发正念边把资料从窗口扔出。想到同修做资料的艰辛付出,真舍不得啊,心疼的想流泪,但也无奈,这些资料决不能让邪恶之徒搜去,会给大法带来更大的损失。就这样,我们把资料成功丢掉,一路发着正念,被带到了镇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看到一批恶警从屋里冲出,边大喊:“快搜车,快搜车!”一边冲進车来,结果什么也没搜到。他们开始提审。我们四人不配合邪恶,拒而不答。恶警们又开始搜身找“证据”。有师父的保护,我身上的打车费200元和法轮章他们居然视而不见。这时,突然在女同修身上搜到一张纸条,上边有四位同修的电话号码。趁恶警打开细看之时,女同修上前一把抢过来撕碎。恶警气急败坏,恶狠狠的过来打同修两个耳光,又拽着她的头发,把碎纸片抢了回去放在桌上拼凑。我想要分散恶警注意力,为同修制造机会抢回纸条,就拔腿往门口跑去。果然,恶警们闻风而动,立刻扑到我身边,一边抓,一边用拳头打,最后拧着我的胳膊把我拽了回去。但我并没感到一丝疼痛,都是慈悲的师父替弟子承受了。经我这一跑,纸片被风带动飞的到处都是,七零八落,最后纸上的号码也没拼成,他们只好不了了之了。在什么口供也得不到的情况下,恶警又把我们拉到了市公安局,继续提审。

在这次提审中,三位同修分别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问到我时,我在心里不停问师父:师父啊,我到底要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不说吧,看着同修因此挨打不忍心;说吧,又担心恶警去抄家,家里还有一些大法资料没有转移,该怎么办?正在心里求师父,可嘴一张就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接下来,恶警不停的审问我们:四人之间的关系?谁租的车?到哪去?目地是什么?等一系列细节,我们都不配合。一直审问到凌晨四点,恶警们还是一无所获。为了完成任务,他们胡乱编了些供词,匆匆结案,就把我们都关進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我和女同修被关在一间;两名男同修被关在一间。我们很快冷静下来向内找。悟到24日平安夜,三界内不法乱神趁机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抓我们的警察中就有当天在教堂附近维护治安的。我们认识到必须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扭转局面,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我们在发放资料过程中有干事心,完成任务的心,于是否定它,灭尽它,即使我们自己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通过向内找,我和同修都看到了自己存在的人心和整体的漏。现在最放不下的就是:存在我家里的大法资料是否安全?一旦被搜出,损失太大了,代价太大了。此时,失去自由,别无他法,只有自己做好,修内而安外。慢慢的,心情平静下来了。期间,我和女同修相互鼓励,就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求师父加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几乎一刻也不停的发正念、打坐、炼功,两天一夜没合眼。我想,平时在家也对拘留所发正念,这回来到这儿,一定解体它。心里想着:用我的功能把监狱的门堵上,从此监狱只关世上作恶的坏人,再也不关大法徒。

第二天晚上,我们又困又饿。我和女同修商量,觉的我们这样不行,得吃饭、睡觉,要不哪有力量发正念。于是,盖着又冷又脏的被子,我们相互取暖,和衣而眠。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家里的园子种了花,叫玻璃翠,开花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师父要点悟我什么?说出来给女同修听,她也不明白。隔天,我被叫去提审,一看是家里来人了,家人告诉我,几个同修去我家把玻璃打碎了,资料已全部转移。顿时,觉得压在心里的大石落下,我和女同修感动的落泪了。我们的同修真的成熟了,互相圆容,互补互助,体现了整体的力量。

师父说“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转法轮》)。在拘留所,我们给刑拘人员讲真相,劝“三退”。有位被拘留的常人女士退了。我们炼功,回忆师父讲过的法,背《洪吟》中的诗。她们听了也夸:“太有才了,怎么写的这么好。”平时,我俩以慈悲心待人,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六天后,有位同修正念闯出拘留所。接下来的几天中,我们三人也陆续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回想这段经历,要感谢师父的加持、保护和洪大的慈悲,感谢外面同修的大力配合。出来后得知,同修们利用多种形式营救我们:发正念、打电话讲真相、及时曝光恶警恶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们也深深的认识到,这件事情的发生不是偶然的,是我们修炼中的漏,干事心、依赖心、欢喜心等让邪恶抓住企图对我们進行迫害,从而阻止和影响我们的证实法和救度众生。虽然我们堂堂正正的回来了,但毕竟对我们地区造成了影响,破坏了原有的宽松环境,即使是暂时的。师父要求我们越到最后越精進。从我个人来说,近期学法懈怠,同修们需要的《明慧周刊》也没有及时送去,囤积在家。我受迫害后,给同修们带来了麻烦,给亲人带来了伤害。

在拘留所中,通过反思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加深了同修间彼此的理解和信任。我们感悟到师父正法的不易,大法弟子维护法的艰辛。我们走在前人的路上,是一批批大法弟子用生命、智慧和财力物力为我们积累了经验,开创了相对宽松的环境。在拘留所那个黑窝里,在那里的每一天,都是靠着这样坚定的正念,靠着对师父的无上崇敬和坚信,才平稳的走了过来。

让我们在师父正法的最后的时期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