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用正念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1年10月27日】师父说:“学大法是为什么?他们只想从大法中获取,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在大法遭到迫害时,在卫护大法的弟子被抓、被迫害、被打死时,他们在干什么?在他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他们干什么去了?”(《严肃的教诲》)。“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来的人就会在这场魔难过后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缘份很大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师父一等再等的原因。”(《建议》)

反复学法使我认识到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我下定决心一人进京正法,当我告诉妈妈时,她说:“你行吗?自己从未出过远门,况且当前罗干下令抓法轮功学员,又赶上国庆节,这多危险呢?万一被抓,被劳教怎么办?你能过得去吗?”凭着师父赋予我的正法口诀,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毫不犹豫地对妈妈说:“行。”

10月1日早7点左右到达天安门广场,游人很多,警车没有,警察不明显,都在暗中监视。我到天安门前,面对众多游人打开横幅,喊出了积藏心中已久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这时过来两个警察往背人的地方拽我(由于世界人权组织的关注,中国江泽民邪恶集团政府为了掩人耳目,不在公众场合行凶),我坚决不配合,并继续高喊(同时不远处有人拍照,警察怕曝光,马上抢下照相机)。拽我的警察见我继续高喊,凶相毕露,一脚把我绊倒,同时上来三个警察,一个捂嘴,二个拽胳膊,强行把我拽走,并在背人的地方对我施加拳脚。打我的同时,一辆警车开来,我被拉到附近派出所,关了一天。陆陆续续被强行抓来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有一个抱着两岁半小孩的妇女也被强行抓来。

在晚上7点左右把我们拉往郊区(怕被曝光,不敢在白天拉走)。在郊区的一个大院内,我们下车了,院内有许多警察,我们被气势汹汹的警察强行拽下车。(因路上我们没配合邪恶,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邪恶的警察扬言要下车收拾我们。)这样我们被强行带到一个屋里录口供(姓名、地址、年龄),录完时给一个编号,如果什么也没说就会被一群恶警严刑逼供。我心中否定一切邪恶对我的迫害,因此没站到他们指定的地方。我站到了门口,心中默念正法口诀,并请师父帮我离开,这时门口一个警察对我产生怀疑(因为他们都穿警服,而且我们下车时他们都看到了)。我见他产生怀疑,便求师父帮忙让他离开门口,不一会他真的离开了门口,见他走开,我一边默念正法口诀,一边面对别的警察走了出去。来到院里,我面对看着我被押下车的众多警察,我依然心存正念,默念正法口诀,心中想着:任何生命不得阻拦我。因为我坚信大法,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没有人阻拦我,我走出了大门。

在车辆稀少的郊区,我怎么才能更快地脱离魔窟,我再次求助师父,一定有车来,马上从远处驶来一辆车,停在我身边,我立刻上车告诉司机上火车站。一听上火车站司机说不行,让我下车。我只好下车徒步向火车站方向走去。刚走不远后边马上又来了一辆车,边开边按喇叭,我以为警察追上来了,刚要跑,司机探出头问我是否打车,我一看不是警车便上了车说上火车站,司机告诉我上火车站不行,只能拉我到地铁车站。车刚开出不远,一辆警车从我们身边开过去(正是送我到郊区的警车)。我知道是追我来了。

到了火车站,刚进火车站屋里,见一排警察正在严密盘查,过往旅客必须拿出身份证,在电脑旁查询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因各地多次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登记过)。如没有身份证的,应说出地址、姓名,因多数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份证被非法收缴,防止进京,有身份证的大法学员为了不给当地政府带来麻烦,也不带身份证。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国江泽民集团对外宣称“人权最好”的时期,在国内却利用大法修炼者善良的一面来迫害大法。在天安门表面上是不严,但在火车站却用这种恶毒的手段让大法修炼者有去无回。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大法是超常的,任何一个真正修炼的人都会凭着正念闯过去。凭着对大法的坚信闯过去。因此我再次用师父赋予我的正法口诀,大法给我开创的智慧,闯过了最后一道难关。

以上是个人正法经历和体悟,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