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富锦市张淑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富锦市张淑兰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祛除了多种疾病。但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张淑兰和家人多次遭中共迫害,她和丈夫曾同时被非法劳教。以下是她的经历。

修大法,做好人,一家人喜获新生

一九九七年前后的张淑兰,是位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两个正念大学的儿子,一家四口住着一间半的草房。她和丈夫每日辛勤劳动,靠修鞋维持生计。供孩子上学,勉强度日。张淑兰劳累得体弱多病,关节炎、贫血、头痛、心脏病、胆囊炎,五脏六腑都是病,求医无效、治病无门。丈夫李绍铁也是患上心脏病、动脉硬化,连自行车都不能骑。害怕一下晕过去,去北京也未治好,不舍得花钱每年也要花掉几千元的医药费。张淑兰夫妇愁眉不展,担心自己一下死了孩子的学业都无法完成。一家人走投无路,巨额的医药费和身体上的折磨压得人整天都透不过气来,还怎样生活?谁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呢?

九八年六月的一天,她的邻居告诉她你炼法轮功吧!你看我一身病都炼好了,还不要一分钱,张淑兰说那我就去试试。结果这个四口之家三口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半个多月全家人都喜气洋洋,再也不用花钱治病了。三个人身上的疾病不治而愈,只要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个好人就行了,真是尝到了健康的滋味。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好事,张淑兰第一个想到自己年老多病的母亲,带上妈妈、丈夫、大儿子一起炼上了法轮功。老母亲一身的毛病也很快就消失了,身心健康了,丈夫的脾气也好了,知道与邻居之间和睦相处了。大儿子的咽喉炎也好了,说话不费劲了。就这样,亲传亲,张淑兰家里大大小小十几口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同时也明白了做好人的真正意义。

遭迫害,家被拆散,三人入狱,九死一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不许百姓炼功。真是晴天霹雳,这么好的功法却不让炼,要做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政府都不允许吗?张淑兰夫妇决定去北京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八十多岁的父母在她家给看家。年三十的头两天张淑兰才从北京回来,向阳派出所一个姓王的警察伙同另一个就去她家抄家,翻东西。在北京念大学的二儿子见警察要把妈妈带走,就不让去。王某骗孩子说跟他们去趟向阳派出所,一会就回来了。去了之后,他们问张淑兰还炼不炼法轮功?张淑兰说炼啊!这功可好了,把我的一身病都治好了呢!二儿子见妈妈不回家,就去向阳派出所找:“你们不说一会就让我妈回家吗?几个小时都过去了,怎么还不让我妈回家?”他们说:“没办法,你妈说她还炼,就不能让她回家了。”二儿子眼泪汪汪的回家了。

当晚十点多钟恶警就把张淑兰送到南看守所。到那一看自己的丈夫也在北京被孙维阳给抓了回来关在这里多日了,他身上仅有的七百九十块钱被孙维阳抢走了。张淑兰在南监狱呆了二个来月,最后被他们逼着写了不炼功才被放回家。身为副局长的孙彦丰又敲诈家属一千块钱,还告诉说这一千块钱不给开收据了。好好的一家人,因为坚持做好人就遭到了不公的待遇,被人随意欺负。

回来后张淑兰夫妇就静静的到江边去炼功,他们想这样就不会影响任何人了吧!可是没几天就被公安局驱散。那就在自己家院子里炼吧!公安局还让邻居监视,还是不让炼。不让炼功,不让做好人,那谁会给他们健康的身体呢?政府能无条件承担一个普通百姓的医疗费吗?就算有人给掏钱治病,那身体多痛苦啊?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四日,向阳派出所王某三人去淑兰租来修鞋的工作室骗他们说:“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吧!了解点情况,一会儿就回来。”可是淑兰收了很多活,也离不开呀!他们说不要紧,一会就回来。因为相信人民警察会说话算数的,善良的淑兰夫妇就跟他们去了向阳派出所。

一进门副局长孙彦丰早等在那里了,笑里藏刀地问一句:“来了?”淑兰答来了。你们还炼吗?淑兰又答炼。孙彦丰猛地拍桌子怒不可遏地跳起来:“不让你们炼你们为什么还炼?你的炼功带哪来的?上级不让炼你还跟上面对着干,给你们送南号去!”淑兰夫妇被强行绑架到南看守所。随后就去了一伙警察到淑兰家把家中正看书的大儿子也抓走关到了南监狱。张淑兰一家三口在没有通过正常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被送进了监狱。

张淑兰被劳教一年,丈夫被劳教二年。一同被判的富锦法轮功学员共有几十人次。去佳木斯劳教所这天早上,张淑兰的二儿子和她的外甥女前去送行。刚刚修炼法轮功得到健康幸福的一家人转瞬间支离破碎。这一家人还咋活?二儿子刚刚拿到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眼见着为了这个家操劳、慈爱的父母双亲被押上警车,那些警察却不许他上前说话。孩子痛苦的靠在一边,紧闭双眼,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淑兰的外甥女急得一边跺脚一边大声哭喊着:“二姨、二姨啊!悲痛使她昏倒在地上。二儿子无奈地上前哭喊着妹妹的名字,从后面架起她的双臂把她往回拖。这时站在一边的警察没有同情和怜悯,而是大声喊:“快录下来、录下来,法轮功心狠,不要孩子!”就这一天从七台河、双鸭山、鹤岗等全省多个市县押送到佳木斯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十多辆卡车。从前监狱关坏人,如今世道变了,好人进了监狱。

张淑兰夫妇走后,家里就剩八十多岁的父母看家。王警察带人三天两头去骚扰,还扬言要把张淑兰的母亲抓走。把张淑兰的父亲吓的全身发抖,腿直哆嗦,用手捏着老伴的衣襟,走一步跟一步,不敢松开。老太太说:“你把我带走了,这老头咋办?”警察说:“不管,你要再炼就抓你。”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晚上,向阳派出所所长王国柱得知张淑兰提前解教回家就打电话找她。孩子接的,王国柱就说:让你妈接电话。二孩子说你们有什么事冲我说,王国柱说不行,你妈不接我们就到你家去。十二点吃完饺子,正准备睡觉,王国柱就领王警察等四个人赶到张淑兰家敲窗户。二儿子说:“你们有没有人性?今天是什么日子?”王国柱说我来看看你们,你要再这样对待我,就把你带(抓)走。对峙了一阵他们才走。

懂事的二儿子在父母兄长频繁入狱的情况下,东挪西凑仅用了家里一万多元,又靠自己打工,写论文赚稿费,完成了研究生学业。

李绍铁被绑架在佳木斯劳教所两年,整日受到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在绥化劳教所三年,期间十几次被打得濒临死亡边缘,历经十多种酷刑迫害,直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