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悟“正一切不正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六日】未修炼的妻子本来对我修炼是很支持的,可是,当我从看守所出来后,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论我看书还是炼功,她都坚决的反对。有一次,我正在炼功时,她从后面一下把我推了很远,还骂骂咧咧:“你是否苦头还没有吃够?你是否还想毁掉这个家?”甚至有一次,她把我的书和磁带全摔在地上。

那时我很茫然,面对如此的家庭环境不知该如何修下去?甚至一段时间炼功学法都偷偷摸摸的,一见到妻子来了心里就有点怕。怕她骂我,怕她毁大法资料……为这事,我跟同修多次交流过。有的同修说:“这是你自己走的路,必须正面面对。要用慈悲和宽容对待家人。做好了,就是在证实大法。”还有的同修说:“现在是正法时期,我们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邪恶利用家人没完没了的干扰,就应该严厉制止。不能一再没完没了的忍受。你这人太软弱了。大法弟子在家里应该强硬起来,应该有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位置,不能让常人捏来捏去的,听他们的你还修炼什么?”

究竟应该怎样在家里正一切不正的?我当时对同修的说法不是太认可。我觉的,家里的亲人不是破坏大法的魔,他们主要是怕自己再度被迫害而出于保护亲人的一种简单粗暴的做法,本质并不坏。作为大法弟子应该理解和宽容他们,要善解一切。那时我就是本着这样一个很简单的心态去对待妻子。很快我发现,她的态度在好转。很多时候,当她发脾气大喊大吵时,我不顶嘴,实在忍不住了就走开。渐渐的,她跟我发脾气的次数在减少,觉的自己一个人吵没意思,進而对我学法炼功也不管了。有时她说:“其实,我知道你们炼功人都是好人,可国家不让炼,咱别往前顶,以后你就偷偷的在家炼。”而每当此时,我便给她讲大法真相,讲国外大法形势,讲网上的因果报应故事。她表面上似乎并不愿意听,但也没强烈的反对。我认为,大法怎么美好她并不清楚,但你在家里的表现她却看的很清楚。于是,每天下班时,我都很主动勤奋的做饭、打扫卫生和关心孩子学习等一切家务。渐渐的,她不再干涉我修炼了,她觉的我不仅对家里大人孩子负责,也是个很能过日子的人。再后来,她身体难受时,也学着我打坐的样子盘腿打坐(只是时间短);再后来,她对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也不反对了,甚至有时在我讲时她还能帮上几句。有一次,她去买化妆品时,风风火火的跑回来了,说:“快去,那个店老板我给讲三退讲了一半不知该怎么讲了,你去能讲明白。”我一听十分高兴,跟她一起去了那家商店,并给老板三退了。

后来我曾想,如果按照同修当初的说法,跟妻子来硬的,把她的表现看作成是一种魔的干扰,那结果会是什么样呢?正一切不正的不是用暴力,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师尊告诫我们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个最基本的要求。而是要理解对方,宽容对方,能包涵一切,这就是在建立一个修炼者的威德。没有了争斗心和强调自我的因素,外界的一切很快也就不拧劲儿了。

那天,一个同修跟我说:“家里孩子起初对我学大法很支持,当他们单位有人攻击大法时,孩子们把对方顶的哑口无言。而对我学法炼功也很支持。可是,当我被迫害之后从监狱里回来时,孩子的态度就变了,不让我出去讲真相,一发现我背兜里有真相资料,就大吵大嚷。有同修来家里时,孩子们有时堵着门不让進屋。我总是想把这个环境正过来,找几个能说会道的同修到我们家把孩子说服压倒,让他们支持我。把他们这些不正的表现都正过来。”我笑了,我说:“正一切不正的不是这么个正法,很多家里人当同修被迫害前或被迫害后,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呢?他们有怕心,怕失去亲人,怕罚款拿钱,怕在朋友或同事面前丢面子,亲人蹲了大狱,他们在外面抬不起头……,如果我们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理解并宽容他们,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这使我想起我常人中一个最好的朋友,当我被迫害从狱中出来时,他请我吃饭,请我唱卡拉OK,想让我过常人式的生活从而不再修炼,不再被迫害。我知道他是想用这种情的绳索捆住我,可是,我必须得冲破这一切。于是,我不再一次次听他摆布,而是不放过一切机会给他讲真相。最后,他不仅认可大法并支持我修炼,而且还帮助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有些东西表面上看上去是一种干扰,其实,也是看我们在这种状态下能否将路走的正。就上面同修“被孩子干扰”而言,我觉的不要跟孩子去争论,不要用理论或气势去压倒对方,不要往前顶。当他不理解你时,你的“对”在他眼里也是“错”。当他理解你时,你和他便是一个整体。而争论的本身就是在争辩人的理,表面上是为护法,其实是证实自己。如果我们能够放下这件事,用平和慈悲的心去对待身边的亲人,抱着一颗“我就是为你好,我就是为你着想”的心态,孩子回家了,高兴的为他们做些好吃的;孩子喜欢什么,就给他们买上;孩子的孩子回来了,像一个慈善的长辈关爱有加,这样时间一长,你在他们心目中的形像便高大起来。这时候,你其实什么都没说,但你要说的话都说了。他们知道你是学大法的,这样做的本身不就是在证实大法么?心性和境界能优化自己生活的环境。能使自己的亲人感到和你在一起便是永远的春天。

那天和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时,有几个同修提到某某当村干部的同修被人打了,被打的同修住了院。我说:“打的很严重么?”“不严重。”“那为什么要住医院呢?这件事一定有自己该修去的东西。”同修说:“其实,按伤势说完全不用住院,但打他的人是对着大法来的,边打边说你们法轮功怎么怎么样。我们应该刹刹他的威风。”显然,同修想通过住院让对方赔偿医疗费,从而让对方服软。那么,这样做是证实大法什么了呢?村民们能通过一个大法弟子的村干部把一个“刁民”制服了而展现大法的美好吗?他们通过这件事有多少人能认可大法并支持大法弟子以后的工作呢?

师父早就告诫我们:“冷静的思考,心再大一些,咱们真的把所有的人都当成要救度的众生去救度,看看他有没有变化?那个邪恶在法拉盛的出现、控制人干坏事,绝不是偶然的,肯定是针对学员有漏的地方来的。对于人的一面不要一味的向前顶着干,不是压倒他们,是救度他们。慈悲的做,冷静的做,看看这件事情有什么效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每当看到这段法时,我就想:法拉盛事件中同修被特务打了,师父还要我们找自己别往前顶。这种博大的胸怀和无私的境界一下子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遇事向内找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法宝。那我想,我们在帮助被打的同修时,不要用人维护人的方式去做,那等于在害同修,也在害众生。而要站在大法和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去看待这件事。是不是这个村干部当初竞选时的基点有问题?是不是同修当了村干部之后干了不该干的事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修炼人没有敌人,任何时候大法弟子都要用心性的表现去“服”人,而绝不能用常人的方式去“治人”。如果那样的话,邪恶会抓住更大的把柄去迫害你,甚至把你迫害的不能修。

一点浅显的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