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父的要求做,救度更多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二零零九年黄历十一月十二日,我做完饭,心想:今天是集日,前天刚下了一场大雪,路不好走,吃完饭不去赶集了。虽然不想去了,可心里并不踏实,特别是,想起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一句话,“师父心急啊!”于是马上改变了主意:要去赶集,哪怕只救一个众生,也比不做好。

我们村离集市五里路,中间要穿过另一个村。走到这个村的西头,遇到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她说:“大娘,你真爱赶集啊!”意思是你这么大年纪,这样的天你还去赶集?我笑了笑说:今天我要不来赶集能和你说上话吗?她也笑了。说了一会,我就劝她“三退”,她说,她已经退了,叫××给退的。我听了挺高兴。

我从集东头往西走,走到西头大约十点来钟,劝退了五个人。往回走吧。刚走几步,对面过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汉,离我也就只有一米多远,声音挺大的说:你也来了!我不知道他是在和我说话,所以没有吱声。他又向前迈一步说:“你不认识我啦?”我说:“老大哥,你是和我说话吗?”他说:“是啊!”我说:“老大哥,你不要生气,我真不认识你呀,你姓什么?”他说姓刘叫刘某某。我接着问:“你是说在学校咱们是同学?”他说:“我没有念过书。”正在这时他老伴过来了,跟我说了几句话走了。我记得他老伴,因为春天我给她办了“三退”。我马上问:“大哥是党员吗?”他大声说:我××年入的党,××年叫××书记给我把党员扯了。说到这里老大哥就骂起来了,说那个书记死了二十多年了等等。我一听,赶快说:“大哥,我帮你退了吧,共产邪党干的坏事太多了,老天爷要灭它了,退出来,咱不跟它遭殃。”他说:“好!好!”说完我俩分手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劝退了两个。

回到家,虽然心里挺高兴,但想那位老大哥做“三退”的过程,也有点纳闷。师父讲,对修炼人来说,“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那么,这件事可能就是在提醒我在救人方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向内找,发现还真是有不少问题,如,经常碰到擦肩而过的人,自己不管不问就过去了;遇到人想讲真相,问人家是哪个村的?一听他说的村名,知道那个村有我们的同修,自己就不想讲了,认为同修一定给他退了;还有,看见这个人象个当官的,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文化,讲不过他,就不讲了。师父说;“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这一找,找到自己多少人心哪,怕心,依赖心,没有慈悲心,等等,还有一个没有暴露出的利益之心。找到了这些人心,知道今后怎么努力了。

我在救人的过程中什么样的人也都遇到过,有听的,有不听的,有翻脸的,有说谢谢的,有拿手机想举报的,等等,但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都有惊无险。

其实我是九七年就得法的老弟子了,看到同修们写的修炼体会,觉得对自己帮助非常大。也曾经多次拿起笔来想写写自己修炼中的体会,可又觉得比精進的同修差的太远,就把笔放下啦。今天也是卡头去尾的写了我在救人方面的一点体会。自己总觉的做的不好,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又给了我这个六十九岁的人一个健康的身体,我只有在正法的最后时期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责任。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再有哪,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一些人就是很难抓紧,现在做事的大法弟子就是这些人在做。有一些人不出来,不重视,把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看的没有那么重要。其实,你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全在那里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我会牢记师父的教导,也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都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精進,救度更多的众生。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多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