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二零零九年九月,我的亲属同修被国保大队绑架,六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对此,很多同修不理解——我们真相也讲了,全县同修都能够很好的配合发正念,劝善信也写了,还劝退了许多可救之人,为什么我们的人不能无罪回家?而且之前有过这样的例子,为什么这一次就不行了呢?

从法中我们知道,旧势力给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条它们想要的路,如果大法弟子不能走师父安排的路,那就走了旧的势力安排的路。这就牵扯到当事同修和每一位听到这件事情的同修在迫害发生的那一刻一思一念是否在法上。

当听到邪恶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否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当听到邪恶非法抄出多少大法书籍和资料时,是否想到这是救人的法器而不是邪恶迫害的证据。当邪恶将大法弟子绑架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否想到在任何时候都不要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与要求。当听说在十月一日前不可能放人的时候,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否想到只有师父说了算。当听说邪恶黑窝内有中共头目有目地的迫害我们,是否把它看的比大法弟子还要大?当听说邪恶迫害我们的材料已递到检察院和法院时,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否想到大法弟子是顶天独尊的神,人是判不了神的。当看到被迫害同修在开庭时当场签了字、按了手印,我们的第一念是什么?是否无可奈何的认为就定格于此而没有想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们是大法弟子,作为修炼十余年的老弟子,在关键时刻,是否想到我们有师父作主?我们是否真正的、百分之百的做到了信师信法?在我们的意识里,是不是承认了邪恶的存在。

就我自己而言,当迫害发生后,那个阶段,我的整个空间场都充满了怕的物质,我知道,真正害怕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我不断的发正念否定这种感觉,可怎么也清理不了。于是我问自己,我在害怕什么,“怕”被迫害,“怕”失去平静的生活,“怕”个人利益受到损失,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私”字。这个怕让我法理不清,甚至想不起法来。直到陪同其他同修到公安局直面直接参与迫害的邪恶,去法院、找律师讲清真相,才解体了这个怕。

这时我反思迫害,当迫害发生的时候,我没有想到要保护大法书籍,因为我听说邪恶已经把书翻出来了,所以无形中承认了“翻出来就会被抢走”,那时我想到的是保护现场其他一些重要东西,结果邪恶抄遍了家也没看到这些东西。

同修啊,只要我们一思一念能够在法上,邪恶是不敢迫害我们的。可是,当迫害发生了,我们思想深处却怨恨那个诬告亲人的不明真相的常人,而没能在第一时间向内找自己有什么漏而被钻了空子,虽然我们有漏也不许旧势力迫害,但毕竟为它提供了迫害的借口,在那个时候,我们看那个常人好象比大法弟子还要大;当听说常人中的某些人能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时候,我们在潜意识里却把他看得比师父还要大,虽然表面上是不承认的,真是一手抓着神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当曾被迫害过的同修善意提醒我们要符合常人形式适当花钱的时候,我们的潜意识中,是否将钱看的比法还要大?如此这般,师父怎么为我们作主?

当然,信师信法不是嘴上说的,而是真正修到那个成度才能体悟出来的,被迫害中的同修和亲人在那样大的压力下和我们在和平环境下谈正念也是不一样的。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