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一思一念 走好救度众生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想把这段时间修炼情况写出来,希望和我类似的同修能引以为戒,吸取我的教训,千万重视学法修心,归正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走好救度众生之路。在此,感恩伟大的师父慈悲苦度!弟子惟有精進!救度更多众生,才不辜负师父的佛恩浩荡!

一、放下执著 救度众生

两年前,经介绍我来到甲同修家开的厂子上班。工作虽然辛苦,但还算精進。白天除认真干活之外,思想中时常给来往的客户和车辆发正念,余闲时,以第三者身份给员工讲真相。晚上坚持学法、发正念到十二点。每星期都刻录一些真相光盘,提供给一部份同修。后来得知甲在本地担负大法的重要协调工作,为了减轻甲的压力,能让他抽出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做协调工作,我不仅干好份内工作,还主动的帮助他管理业务,做一顿午饭等,忙的我不亦乐乎!

由于长时间的劳累,晚上学法、发正念迷迷糊糊,经常是坐着睡着了,醒来已经过去一两个小时了。早晨炼功也起不来。渐渐的放慢了修炼的脚步。转眼一年过去了,甲把厂子转兑给他的亲属。我也想换份轻松的工作,把精力多用在三件事上。可是新老板不会做生意,又是个工薪族,从甲那了解我是修大法的,在钱上决不会贪污,业务又熟悉,就极力挽留,不用我干体力活,只是帮着管理业务就行了。碍于同修的情面,自己也看好这份轻快活,也就留下来了。

原以为自己不用那么累了,可员工不断的更换,老板就让我教他们怎么干。时间一长,我又象以前那种工作方式,屋里屋外一把抓,就感觉很疲劳。心性也守不住了,委屈、不平衡,开始向员工发牢骚,讲老板的种种不是。也知道作为修炼人要修口、向内找,可执著心一上来,就什么都不顾了。有一天晚上,前任老板甲同修把我找去,很严肃的说:“现在我以同修的身份和你谈话,有一个员工把你背后说的话都告诉老板及其家人了,今晚他们家正研究如何要辞退你。他们可都知道你炼法轮功,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

我听后犹如当头一棒。惭愧的无地自容!心想:如果因为自己没做好,而把众生推到大法的对立面,那不是在毁众生吗?我很诚恳的对同修说:“谢谢你及时的给指出来,否则自己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了,是我错了。请你们发正念时,帮我清清场,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我不怕丢掉这份工作,我要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为了救众生,我改。”

夜已经很深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泪水止不住的往出流,仰望星空,仿佛看到师父在为弟子着急,在注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清楚的知道:当务之急,后悔、自责都无济于事,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把隐藏很深的执著心都挖出来,去掉它,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到家已是二十二点了,我盘腿打坐,先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慢慢回忆着工作中存在了哪颗心,使自己没有走正。思想中似乎有一种意念在自问自答:为什么自己在工作中有点成绩,总想得到老板的赏识?因为自己隐藏很深的“名心”、“显示心”,还有一颗“证实自我的心”,忽视了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为什么老板牢骚满腹时,自己不知觉的爱辩解?这是“不让人说的心”啊。还有不该说的话无所顾忌的说,这是“不修口”。为什么客户总在自己面前说:“你属于管理阶层,厂子的利润三分之二是你给赚来的,工资就应该比员工高,你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老板应该多给你奖金。”每听到这些话,心里就叫屈:老板不操心就能挣大钱,自己又操心又受累,才和员工挣同样多的工资,哪有奖金呢?这说明我有很强大的“利益心”、“争斗心”,才被旧势力钻空子,利用客户的话,勾自己的心。还有“妒嫉心”,却忘了人各有命啊!福份是德换来的。就这样,在自问自答中一颗颗执著心都挖出来了。我主元神也精神起来了,每挖出一颗执著心,就发正念否定它、去掉它。之后再挖再去,整个晚上,我只睡了两个小时,甚至睡梦中都在找自己还有哪些心?真感到是剜心透骨的找执著。

第二天,我决心已定:我要努力去掉各种执著心,不断的用法理归正自己,修出慈悲心,挽救众生。今后不管在什么环境,都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然后很坦然的上班去了。快到单位时,一眼就看到向老板告密的员工。“怨恨心”立刻冒出来了:“这个两面三刀的小人,背地里比谁说的都欢,他为了能够得到老板的器重,为了在厂子里说一不二,经常在私下里跟老板反应:某某(和他顶撞的员工)干活不行,某某藏奸等坏话。后来老板把这些员工一一辞退了。现在又来暗算我。”越想越气,都感到心快跳出来了。不对,我怎么又向外看了呢?如果自己做的那么完美,常人也就挑不出毛病来。

我不能用人心去想问题,我要用正念善待他。然后发正念去掉怨恨心。到跟前,我象平时一样和他说话,尽管他表现的爱理不理的,我也没动心,把门打开,开始工作。等自己不忙时,就主动帮员工干活,身体在忙碌着,大脑却在默默发正念:“彻底解体自身空间场从微观到宏观一切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所形成强大的思想业力和各种执著心,全盘否定另外空间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共产党的一切邪恶因素对我及众生的迫害。我的一切不正,都将在大法中归正。坚决走师父给安排的路。”

我在正念正行中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我正想要再找一找自己还存在哪些不足,突然感到头晕、恶心,想吐又吐不出来,身体发抖,开始闹心。我明白:是那些还没修净的执著心在起作用。于是我就发正念,那些执著心不甘心被灭掉,一个劲的往出冒。我就学法,可大脑乱糟糟,象是有什么东西挡着,学不進去。我想找同修帮着发正念给清清场,可同修没在家,这反倒点醒我:本应该自己过的关、过的难,自己不去闯,指望同修帮忙,多强的“依赖心”啊!于是我就学法,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

只要人心返上来,我就发正念排斥、清除。然后学法、去人心,再发正念。真的是在剜心透骨去执著。逐渐的一切不正确状态都消失了。当我再一次出现员工面前,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头脑清晰、一身轻,干起活来生龙活虎,有使不完的劲,心里总是乐呵呵的。一个员工问:“我怎么看你老象在笑,遇到什么高兴事啦?”老板也悄悄的问甲同修:“某某怎么变化那么大呀!”真的是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众生都在看着呢。

下班之后,我很诚恳的向老板道歉:“真对不起!由于我固守着自己的观念,对你在某些方面有看法,也就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上来了,说了大法弟子不应该说的话,造成不好的影响,深感抱歉!希望你不要因我一时没做好,就对法轮大法有抵触。我是修炼人,我知道:在道德急剧下滑的末法时期,就看世人对大法的态度来决定人留与不留。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修心向善、处处为他人着想,是我没修好。就好比学生在校学习,同样的教科书,有学习好的,也有学习差的,你能说教科书不对吗?哎,我就是那个差等生。但我知道做错时,我会努力去改正的,这就是修炼人和不修炼人的区别。”紧接着,我又讲了大法在国外的洪传,而在国内为什么镇压法轮大法等真相。

我的真诚、我的善念感动了对方。老板含着泪说:“你知道吗?我一直期盼着你能对我象和甲那么相处,那该多好哇!我相信我们今后会成为好朋友的。我也相信法轮大法好!如果你们那边(指法轮功)有需要我帮助的,我会尽力的。”就这样,我们一直在友好、祥和的气氛中交谈着。我为众生明真相而感到高兴!

接下来的日子里,为了挽回自己给老板造成不良的影响,私下里分别找员工谈话:不要因为我的缘故,你们就对老板有看法,那是我自身有问题。然后潜移默化的讲真相、劝三退。最后得到的反响是:“某某,你怎么那么正啊!”“某某,你怎么总是为别人着想啊!”此时,我似乎领悟到了师父《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的一段讲法:“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

二、小小花儿在绽放

我的家庭资料点已经成立三年多了,在这期间,我经历了很多神奇事,时时会感到师父在呵护着自己;同时也去掉了很多怕心。

对于电脑我是一窍不通,同修教的挺详细,可我就是记不住,没办法自己就照猫画虎一步步记下来,倒也能上网下载、做真相资料、刻真相碟。那时就凭着一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信心,一切畅通无阻。后来小弟子帮着建立个邮箱,能跟明慧编辑沟通上,这是我的心愿,我太兴奋了!于是我就常常在第一时间把本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出来,然后到处收集恶人的电话号码、地址、邮编等信息发往明慧编辑部,以便大法弟子能够尽快的打真相电话、邮真相信。救出同修,制止恶人行恶。

师父看到了我救人这颗纯净的心,很巧妙的让我轻松得到本地区的、还有各单位领导的电话号码簿。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只是跑跑腿、动动笔而已。每当我们整体出现问题时,我就和部份协调人切磋,然后写出心得体会发在明慧网上跟本地同修紧急切磋,达到整体提高。

一天,教我电脑的同修来了,看见我上网发稿件,吃惊的说:“你怎么不注意安全呢?这么公开邮稿件,别人会知道文件内容的。”我也不懂啊!两个月来,我发稿近三十篇。在邪恶虎视眈眈的注视下,竟安然无恙,太神奇了!我和同修异口同声说:“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呀!”同修帮着从新安装一套安全系统。然后说:“有台旧打印机闲着,你要能做资料,我就给你拿来。”虽然有点怕,可还是答应了。以后我又学会了打真相传单、小册子,还有《明慧周刊》,供应一部份同修。

旧打印机拿来时就缺颜色,打出来的传单颜色不亮堂。那几天同修隔三差五来修机器,可效果还是不理想。同修边修边说:“机器不正常是表面形式,咱们都得找找心性上是否有漏,被另外空间邪恶钻空子来干扰。”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可不服:“这台机器没拿来之前就有毛病,跟我没关系。”但转念一想:“大法是超常的,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一定是我的空间场不纯净。”我开始默默的发正念清场。后来同修终于把机器修好了。我就和机器沟通:“打印机,你也是生命,大法弟子选择了你,那是你的福份,我们都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缘,共同抵制邪恶的干扰,做出清晰、漂亮的真相,救度更多众生。”直到现在这台打印机还在正常运作,成为大法弟子救众生的有利法器。

奥运前,本地区邪恶疯狂绑架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一个大资料点被破坏,损失惨重。据可靠消息,他们被邪恶之徒监听、监控已有两个月之久。我害怕了,是因为被迫害的同修我都认识,而且有的还有来往。“怎么办?要不回避一下,把东西都藏起来?”“不行,这是人念。我是大法弟子,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众生需要我们救度,在同修遭受迫害时,自己不赶快救人,承担起同修没完成的重任,反倒有躲藏之心。”想到此,我就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那些怕的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及共产邪灵对我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然后打开电脑曝光邪恶。过后学法时,对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的这段话,深有体悟。“在人心的考验当中,对于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在人和神两种概念的认识中、互相的碰撞中,就会出现这个状态。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

还有一次,我帮着组建的一个家庭资料点在前段时间被邪恶破坏,同修被绑架。我的怕心又都返上来了,明知道怕的物质不是自己,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好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的往出冒,排也排不掉,人念完全占了上风。因为好长时间,自己陷在常人繁忙的工作中不能自拔,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迷糊,真相做的少,不爱炼功。所以在这种状况下,遇到魔难,我心中已没有法作指导了,想暂时不做资料和周刊了,又怕耽误同修救人;想做,心又不踏实。于是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一位协调人,他说:“既然心不稳,就别强为自己了。你承担那份我来做。”这样我就把机器、耗材分别放在不引人注目的同修家里。自己家里只有大法书了,我不能在把书也拿走吧,那我还修什么了?看看自己所作所为,哪还象个大法弟子。在如此紧迫的救度众生时刻,自己还有这么多怕心,怕心使我没有战胜魔难,怕心使我失掉心性提高的机会,怕心使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开始加强学法、发正念。通过一个星期的学法,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我不能再给协调人添加负担了,也不能给同修增加压力了。于是我又把机器、耗材搬回家,从新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有些日子,我好几天没连上明慧网,还以为自己用的电脑年头长了,反应迟钝。就找懂技术的同修帮着下载周刊和资料。同修说:“不是电脑的缘故,这不快到十月一日了吗?现在网上封锁特别严,别的同修也说上网困难。”然后把周刊和资料,还有新出来的自由门测试版软件也给下来了。第二天,我就用新软件上网,很快就连上了。当我看到同修们如何用正念突破网络封锁交流文章,很受启发。发正念时,就再加一条:彻底解体共产邪党对网络封锁的系统全都打乱,不起作用,不允许邪恶因素及邪灵烂鬼阻碍大法弟子上网下载真相救度众生、不允许阻碍世人被救度。这样一连几天都很顺利的连上网,可后来又不好使了,向内找,是我生出来欢喜心了。认清后排斥它、清除掉。然后试用老版也能连上,有时还没来的及下载文件,就没有服务器了。再从新连上,再从下文件。我不懂破网技术,就是按着上网步骤一下一下的点击。凭借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就能上网看明慧。邪党大庆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到处弥漫着不好的物质。“它们每一次行恶要集中很多烂鬼,几乎是倾巢出动,因为是正法、净化宇宙,所以它被消灭掉,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消减掉的,消灭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每次都是这样。”(《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一边背法,一边打真相传单,到整点就集中念力发正念,清除邪党、烂鬼,不允许利用邪党大庆的形式来毒害众生。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晚上到学法小组,和同修们一起清除邪恶,效果更佳。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