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关工作的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我在大陆某省省直机关工作,曾是一位中层领导。自一九九七年九月修炼法轮功后,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是师父教我怎样做好人,怎样做修炼人。通过学法炼功,我戒掉了吸烟、喝酒等陋习,做到不收礼,从一个自私的人,逐渐的被大法同化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人。使我在工作上任劳任怨,尊敬领导,关心职工,人脉很好。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前,我年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九九年“四·二五”上访后,中共对修炼人展开了進一步的调查,自“七·二零”开始,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并通过所有媒体造谣、诽谤大法。面对机关负责人的提问及众生的疑惑,我是怎样讲真相、救众生的,在此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讲“四·二五”上访真相

由于我坚信法轮功,参加了一九九九年“四·二五”集体上访。回机关后,有关“领导”追问此事。我向领导和群众讲“四·二五”上访真相,讲修炼真相,讲《宪法》有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有依法上访的权利。

有关领导找我谈话:“你可逐级反映嘛,不要去北京上访,给机关抹黑,丢中国人的脸。”我说:国家对气功的政策是“不宣传、不报道、不干涉”。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叫《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污蔑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并将明显违背法轮功原则的表现归罪在法轮功头上。天津市有很多学员知道后,到天津教育学院杂志社讲述自己的修炼体会和法轮功真相,要求纠正错误的报道。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出动了防暴警察,抓捕了去教育学院讲真相的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四月二十四日天津学员去市政府上访要人,结果数十人被打、被抓,天津政府不放人,还说:这是上面的决定,你们有什么意见,到北京(指中央)去上访吧。得知天津事件后,我觉的我们都是修炼人,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所在地政府也管不了天津市政府,你说不去北京上访还能去哪里。领导自言自语的说“也是”。

针对说“我们给中国人抹黑”的问题,我说:错了,回顾一下历史,为啥有八九年“六·四”流血等事件,哪次不是武力解决集体诉求事件。“四·二五”上访,我是本着向国家领导反映情况的愿望,和其他学员一样自费陆续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大规模的去北京上访呢?还不是我们觉得师父正派,法正人心,大家从精神面貌上和身体健康上都受益了,而且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错,是少数人错怪了我们,冤枉了我们,我们相信政府会为我们作主的。我们修炼者就是修善的嘛。当时,我们真的是怀着相信政府这样一个心态去的。我还讲:小偷、流氓他们怎么不上访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做的不对,才不敢去。这次集体上访当时没被当局武力镇压,一是我们是修炼群体,现场氛围祥和纯正;二是总理朱镕基务实。我们不但没有给中国人抹黑,而且开创了中国政府与修炼者和平解决集体诉求的先河,是给中国人增光了。

我接着说:中共凌驾于政府之上,看到炼功人有素养、自觉性这么高,江泽民十分的妒嫉,把依法上访行为诬蔑为“围攻”中南海。我说:大家都本着善心对政府反映情况,没有喊口号的、没有杂乱的场面,现场很安静,很平和。马路中间有警察在那儿非常悠闲的走来走去。我们把道路的路口、机关的门口都让开,留很大的空间。哪有什么“围攻”呀。我还说:大家都知道八九年“六·四”,一帮学生提出来“反腐败”,结果被当局派部队武装镇压,发生了流血事件,政府发言人还声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我们炼功人中有工人、农民、学生、军人、警察、机关干部等群体,人员复杂,既然我们都“围攻”中南海了,怎么没派解放军来镇压我们,说明我们不存在“围攻”的问题。“四·二五”当晚九点钟左右,得知朱镕基答应天津放人,大家自觉将垃圾(警察扔的烟头)清理干净,就平和迅速的离开了北京。但是外地的学员多是由当地政府组织车辆接走的,所以参与進京上访的学员被记录在案,成为秋后算帐的依据。广大善良的大法弟子绝对想不到两个多月以后,会面临一场长达十多年的残酷迫害。

时间短的情况下讲真相

前提是修炼者心正、无怕心、微笑、语慈。有时在电梯里遇到外单位人员来我机关办事,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我微笑着说:我看你很面善的,咱们见面是缘,我告诉你,中央对法轮功的宣传全是造谣,现在地震、瘟疫等灾难多,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你会得福报的。一般都是冲你微笑或说“谢谢”。

在中午去机关食堂吃饭的路上,遇到本单位的熟人,前后人员距离稍远一点,目地是解除听真相者的后怕心。我说:“咱俩相处这么多年,彼此很了解,中央对法轮功的宣传全是造谣,现在地震、瘟疫等灾难多,把你的党员(团员)在我这退了,常念‘法轮大法好’神就保你平安。”在机关里,大家都知道我修炼,有的说好吧或点头同意。我看有顾虑的,就马上说:“给你起个化名吧,神只看人心。”

受迫害中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造谣诬陷,我和很多大法弟子被当地公安非法拘留,出来后,我因同情和支持同修上访,被人出卖(当时还有怕心存在)后,机关负责人找我“谈话”。由于我对负责人讲“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得亲口尝一尝”,讲我们是被江泽民一伙冤枉的真相,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当局免职。二零零零年七月,我独自一人到天安门广场去证实法,由于念正警察电棍电我,一点不觉的疼,就象蚊子叮了一下。中共实行连坐制,为了不给机关找麻烦,我不报姓名,被天安门派出所送至北京通州拘留所迫害,不许穿衣服,一進去全屋十六名犯罪嫌疑人在恶警的授意下拳打脚踢一个赤身裸体的我,可我一点也不觉的痛。头三天由同屋的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不准我睡觉。通过我讲真相有三个犯罪嫌疑人要跟我学功。被非法关押了七天,我说了住址,被当地办事处和单位的人员接回。由于不写保证,又被办事处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被强行掠夺了五千七百元才出来,停职四个月,不给工资。后来降职到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上班。中共邪党对一个说实话的人,就是这样迫害的。

外出开会讲真相

只要你有慈悲救人的心,师父就会安排有缘人与你结缘。二零零八年机关工会和业务部门以开会的名义组织有关领导外出旅游,我也参加了。我牢记师尊的嘱托“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要做好。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这就是最大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第一次机关工会组织的旅游,由党委、人事、办公室和业务处室有关领导及同事十五人组成。我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执着心的不同,从他们最关心的身体健康、升职、自然灾害等等因素入手讲真相,几天结束后有十二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第二次是业务部门的会,参加的人员主要为基层的局长、科长等。有的我认识,大多数人不认识。我利用旅游途中、开会休息时间,智慧的讲真相。当时我单位的主要领导和几个同事也参加了会议。我给四十多名会议代表中的十七人办了三退。

时间长可以反问形式讲自焚真相

好多人被江泽民一伙导演的自焚伪案所迷惑,从而误解并仇恨法轮功。我首先告诉对方天安门炼功人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指使一手导演的。对方说为什么?我说:我们用科学可以解释清楚的。

破绽一:我问对方:去过天安门广场吗?一般都会回答:去过。我说:广场那么大,你看过有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吗?对方回答:没见过。我说:那么我们试想一下啊,一个雪碧瓶,装满了汽油,浇在一个人身上,在充份接受空气的情况下,能烧几分钟?对方说:没做过实验。我说:我也没做过实验,但我知道汽油在空气十分充足时,燃烧是非常快的。假设能烧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那么警察发现后要到广场比较近的历史博物馆或人民大会堂去找灭火器,就是跑步去拿往返也要五分钟以上,还得是提前准备好的。如果自焚者身上着火三分钟,没等灭火器到,火早灭了。就不会有几个警察拿几个大的灭火器同时往一个人身上喷了(一般警车上只备一个比较小的灭火器)。

破绽二:我以前在医院侍奉过被液化气烧伤的一位处长,按医学常识,烧伤的病人是在特殊的病房裸露治疗,这位处长当时就是裸露治疗。可自焚伪案中的伤员全部包得很严实,违背了医疗常识。

破绽三:报道说少女刘思影因火烧肿了嗓子,为了能呼吸在气管上放了根管子,据医生讲,气管割了就不能说话了,可央视记者在不戴口罩,不穿消毒的白大褂的情况下,就采访她,小思影又是说话又是唱歌,这不违背了医疗常识了吗?

另外,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珍惜生命,不杀生,更不许自杀。自杀是有罪的。江泽民为啥要焚毁法轮功的书籍,就是要混淆视听,为栽赃陷害法轮功做准备。

以上是我讲真相的经历。我会更加努力的把真相传播给更多的可贵的中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