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宝弟子”到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我今年四十八岁,做姑娘时就信神,一方面是一种信仰,再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因为我从小就怕鬼,三人同行,我不是走中间就是走前面。就是这样,我还经常发高烧,做恶梦,大人不断的为我求医问药。

出嫁以后,我只能依靠自己,力图改变自己多灾的命运。记得我多次做着一种同样环境的梦,好象在什么“九宫地府”之中,为了早点出去,脱离那种阴森恐怖的环境,我几次“找关系”,或者跟它们“讨价还价”。这是说晚上。平时呢,一边忙着做生意(乡间小裁缝),一边忙着寻访“三高”,那就是“高神仙、高医生、高算命的”。后来,我就上庙来了,正式当上了“三宝弟子”,还受了“五戒”。什么叫三宝、五戒,我也不那么懂,心想,只要虔诚点,多上庙,多拜佛,多付出,“神”就会保佑我。于是,只要是庙里做佛事,我都会打头阵;尽管家里很困难,但我还是节衣缩食,向庙里捐款捐物不吝惜。这样,十几年来,我捐出了功夫不说,捐出钱物不下万元。平时为了图个吉利,出门总要向菩萨许个愿,“只要顺利,一定敬供果”,可是常常不顺利,回来还是敬供果。

最叫人苦恼的是,我身上常年有附体,常年头疼脑闷,精神恍惚,夜不能寐。有几次,我突然被一东西压醒,本能地伸手一摸,感觉它满身是毛!向下一摸,还有一条大尾巴!再向上摸,感觉是一个圆圆的嘴筒子,正好对着我的嘴!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毛骨悚然:它不正是一条狐狸精吗?正在吸取我的精华之气!就为这一苦痛,我多次向庙里或其他“神仙”捐资、祷告,结果也感觉有些生效,可就是管不了几天。多捐点多管几天,少捐点少管几天。有一次捐两千元,可还是无效,他们说“上界正在换届,等些时候吧”,等些时候还没效果,他们又说,再等些时候,再等些时候还是没用!我很生气:这不是黑社会吗?这不是骗子吗?我还曾经找到一位道士,要用黄纸写状子告“上界”,告“地府”,要向他们讨说法。

这些年来,为了我的病,我上过无数次医院,上过无数次庙堂,也请过多次道士,还参加过几个月的基督教,最后莫衷一是,精疲力尽,人财两空!就在我人剩一口气、生意勉强维生、万念俱灭的时候,我这枯竭的生命之河突然注入了一泓清新的细流,让我再次复苏了生的希望!

大约是三年前的一天上午,一个女的来到我店说要谋点“五色线”治病(小道方法)。先前坐在这儿的一位熟人接过话说,你这个方法不一定有效,我告诉你一个“单方”,简单有效,而且不要一分钱。因为他俩是亲戚,肯定不会糊弄人的,再加上同病相怜,我也就静静的听着。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元钱,写上九个字,递给她,并一字一顿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心想,这还不简单,便默默的念了起来。嘿嘿!真是有点神奇呢,我刚刚念了几遍,顿时感觉常年胀痛的头轻松了许多!

这只是一个契机。正是这个契机,让我走进了法轮大法,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真谛,找回了自己的初衷和生的希望。通过后来对法轮大法的深入了解和修炼,我的认识逐步归正了: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正法,李洪志师父才是真正值得信赖的大师!我与前面这位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熟人相见却不相识,也正是电视上的谎言所致!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当然也是正的;大法是慈悲的,大法弟子当然也是善良的。

我越来越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做一个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幸运:一是从来没有的无病一身轻,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多年讨厌的附体清除了;二是我的思想境界开阔了,常年争斗焦虑的心态没有了,家庭、邻里的关系和睦了;三是生意也顺通了,该我得的不丢,不该我得的我也不去争;特别是少用很多冤枉钱,而大法又不要我的一分钱;四是更关键的一点,我的生活有信心了,有目标了,不再出门看日子了,什么天灾人祸都与大法弟子无关了。

说到这里你可能不相信,其实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事太多了。我正是因为前半生受骗太多了,才试探着一步步走进大法,接着再被其中连续不断的神奇经历鼓励着。如果说我这几句话可能是“瞎编”的,那么我几十年的弯路就瞎编不了。何况法轮功就是修真善忍,我们怎么可能去说假话砸自己的牌子呢?如果我一个人的事实不能让你相信,那么全国当年一亿多修炼人的亲身经历,现在大法弘传全球一百一十八个国家的事实也不能让你相信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