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我是患小儿麻痹后遗症的残疾人。我们全家都是九五年八月喜得大法。得法后,折磨我很久的神经衰弱、心脏病、妇科病都好了。但是拄着的拐杖,虽有师父点化,但因为我悟性差,没能在当年就扔掉。三年后,我把拐杖掉时,再看师父的法像,师父笑了!

我家三口都修炼,我家自然就成了炼功点、学法小组。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相互切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刚开始时,我们这一片的同修都不知道咋做了,都很消沉。当时我的心里特别急,怎么办?这么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不能让它们这么污蔑!我走出去找同修共同商议。可是冬天,天冷路滑,雪下的很大,车辄印很深,我腿残,走又不能走,又不能与同修失去联系,怎么办?我屋里屋外来回走,一会到门口看看外面的雪,怎么走啊?没办法,坐下来学法,只有师父能帮我。当静心学法时,我在书上看到景象,我出去了,不是在地上走,而是雪上飘,太美妙了!当时我就明白了!

第二天我骑上自行车出发了,心里也很高兴,这样的天我也能出来了!当碰到熟人时,她们都问我,路这么滑能行吗?我说行!她们哪里知道?因为我有师父!在路上当遇到非常滑的地方,大家都不敢走的地方时,我想起师父的法“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啊!既然是神,那常人中的一切都制约不了我呀!一定能行。

就这样,我走出去了,送传单、贴真相,力所能及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整个冬天一个跟头都没摔过。

我们这片的同修也陆续的走出来了。在邪恶的十年迫害中,在我们这个学法小组中的成员一个都没落下,大家相互鼓励、共同提高。

我几次遭绑架,都堂堂正正的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中讲真相。有一看守所女警,开始很恶,骂大法弟子,我几次给她写劝善信,她变了,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她不让了,一有搜监的事,她先来告诉我们赶紧把大法书放好,搜身时只走过场。有一次我被绑架送劳教,她看到对我说:你可不能转化。我很高兴她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我家是临街的房子,所以家门前就成了证实法的地方,我家每年的新年对联都是证实法的对联,这样也使很多众生明白真相,也知道我们家是修炼法轮功的了,所以每年过年一贴出对联就有人驻足观看,不管大人、孩子看到对联大声的念出来,有的还向我们要对联,说明年他也贴。有一次我给一老人讲真相,老人说;你们家的对联我都能背下来,写的真好!一看就明白。有时上街打车,司机会说:你家对联和别人不一样。我就给他讲真相揭露迫害。这几年,只要是看到我家对联的人,都会不言而喻的会心一笑。

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家庭中、亲朋好友中,没有干扰我们修炼的,都承认大法好,支持我们修炼,有的看了书,有的还走入修炼,几乎都做了三退。

然而,证实自己、自我膨胀的心也渐渐的起来了,认为这几年自己证实法的事也做了不少,象我这样的身体做的比正常人都强,从小养成的好胜心、争斗心、不服输的心都暴露出来了,还有爱面子心、不让说的自卑心也都来了。

师父为了去我的这些心,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同修开始排斥我,不让我去学法小组,都说认识我的人太多,我去了能给他们带来危险。一家拒绝我不说吧,几家都拒绝,甚至因为我去,他们把小组都解散了。当时我还不知道原因。过后有同修到我家说:没有小组了,我们怎么办?我说:你们敢来我家,就在我家学吧!其实我也感到他们在排斥我,在心里已经和同修摽上劲儿了,要拉几个人自己成立小组,结果谁也不来。

过了几天来了两个同修,是姐俩,劝我说:你就别去了,就因为你去才把小组解散的。原来是这样!当时我也悟到为了同修就不去了,但心里还想:看这些人吓的这样。还认为他们胆小,瞧不起他们呢!我请姐俩传话给同修甲,让他来我家一趟。同修甲来后,我告诉他:为了同修你把小组组织起来吧,我不去了。师父给咱们留下的形式就是集体学法,到你家学法是你的荣耀。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的境界挺高呢。结果小组从新组织起来真没让我去。这下完了,我委屈的心、妒嫉心全上来了,真伤自尊了。我心想,迫害严重时,你们吓得那样,你们不敢做的事我做,不敢干的事我干,学法小组给你们组建起来了,你们却把我踢出来了。红色恐怖严重时,你们有事找我,我从来没把你们拒之门外……这个伤心、委屈全来了!有三、四年的时间,谁也不能提学法小组的事,一提我委屈的泪就流下来了,就是不能原谅同修。同修劝我向内找,我就是找不到根。其实是不敢暴露自己那颗显示心、名利心、证实自己的心,说出来多没面子呀。

在这期间,我的眼睛被邪恶迫害的看不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加大对我的迫害。有一次,我身体发抖,感觉所有的细胞都抖起来了,人坐不住了,舌头根也硬了,眼睛也直了,发正念也不好使了,当时我要躺下就再也起不来了,我没承认,抓起桌子上的书《转法轮》打开首页师父照片,一道白光射来,症状全消,前后没有二分钟。我坚持学法、发正念,眼睛正面看不见,就用眼角看,我不承认它,该干什么干什么,白天眼睛模糊一些,到晚上出去做真相,一出门什么都能看到,眼睛跟好时一样。我心里对师父说:原来这都是假相。

但我心里对同修的怨恨没放下,认为这些魔难都是他们给造成的,见面时心里的那道墙就立起来了,说话就带刺。在一次开完法会的路上,我和一同修说出来这些年的委屈。晚上家里聚了几个同修,大家又说起我的心结,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心结的根:是显示自己、证实自己的心。这次是我从内心发出来的真正找自己,去掉名心,面子心,曝光所有的心,真的感觉被捆绑的枷锁松开了,心里也亮堂了。

但还有怨心,我知道那不是我了,心里和师父说;不要它!师父真安排了我们单独见面,我心平气和的向她赔礼道歉。

在修炼的路上,我跌跌撞撞的走的不稳,特别是和同修的间隔,耽误了很多宝贵时间,在今后有限的正法时间里,我要努力学好法,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把这些年失去的时光弥补回来,兑现史前誓约,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能让众生失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