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

求名反失名,痛苦挣扎中

从小我就记忆力很强,喜欢读书,愿意做个正直、善良的人。但人际关系一直不好。我觉的时时处处都在为别人考虑,可总被别人误解。为了让别人都喜欢我、善待我,我更努力的讨好别人,却往往事与愿违。当时因为找不到事情因缘所在,于是我每天怨天怨人、怒气冲天,但仍为有个好名而盲目努力。

最后人际关系完全崩溃:婆婆当街辱骂,公公砸破门窗,母亲置之不理,父亲让我自己解决,丈夫对我埋怨有加。当时似乎没一个人安慰我一句。我又气愤又委屈,一年多时间里吃不下饭,连喝水都是打着精神强迫自己每天喝三碗,以维持生命。体重锐减,浑身无力。当时的那种痛苦,今天似乎忘却很多,但仍能感到那时晦暗的精神世界。因为自己生父早逝,从小觉的自己缺乏家庭温暖,所以只是为了儿子勉强活下去。中药、西药都吃,但对我的病于事无补。吃饭比吃药都难。从一九九二年直到九八年,精神和身体一直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

修炼之初,家庭矛盾得化解

九八年春天,邻居说起《转法轮》,我决定一睹《转法轮》的风采。当晚去了本村的炼功点。辅导员因为我的名声,对我成见很深,让我回家看这本书,如能做到再回来修炼。我不以为意,拿起书就回家了。当晚看了一夜,大喜过望,觉的《转法轮》是一部天书,一部让人修炼的天书。按照书中讲的去修炼,定能修成。于是我决定修炼。

开始的状态很好,我开了天目,看到了法轮,看到《转法轮》像盛开的金菊发出黄灿灿的光。以前因为身上的病常常失眠,喝酒为了催眠,没想到却成了瘾。为了能修成,我戒了酒。和公婆也和好如初。一切似乎又回到未出嫁时的原点。

学会向内找

可是境界并没有提高,只是师父给的功起的作用,所以与同修和其他不修炼的人之间的矛盾仍然不断。满以为去掉些就能修成,谁知仍然是老样子,我一度迷惑。

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发生后,我被绑架两次。这让我真正重视起心性修炼。我必须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往前走,不能只做表面功夫。

二零零三年在背法的过程中学会了向内找,首先找到了妒嫉心。它微妙存在于生命的每一个细胞中,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只要有比较,便是妒嫉。这种认为待自己不公啊,出身不好啊,同修修的好、修的不好,钱多呀,钱少呀等等,似乎充斥于每个大陆人身、心灵上,让所有人把它的存在当成正常,很难发现。随后又找到色心,去掉这两样之后,在和同修的一次矛盾之后明白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举四得”的一层法理。那个时候我觉的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沐浴在佛光中,法为我荡涤思想里的尘埃。

放下求名心,去执得真福

可是求名的心没找到,修炼上仍然磕磕绊绊。零九年串亲戚时,姐姐的一句话“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让我想了很久。这些年自己吃苦受累为别人,是站在自己角度、自己思想境界中,仍然没有做到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完全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啊。那颗未发现的求名的心,才是这许多矛盾的根源。

知道了这些,我明白了母亲的苦衷,那种命不由己的悲哀;也明白了同修的苦衷,那种抱着强大执著而又无法释怀的悲哀。什么是幸福,放下执著的人,才是真正幸福的人。人、神真是在一念之间。为了人的什么苦苦的、痛痛的烦恼,才是真的傻呀。写到这里,我觉的这许多年牵绊我的许多东西放下了一大半,我不由的要说:修炼真好,做大法弟子真好,法轮大法真好!

在这里我真心祝师父生日快乐,谢谢师父给了我修炼的机缘,也谢谢我周围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