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调查还是威胁?(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河北省涞水县16岁的中学生曲建国,身患骨癌。他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和水利医院接受治疗,头发因化疗脱光。为治病倾家荡产,学校的师生又为他捐款,后来只有回到家里等死。在这时他学炼了法轮功,病竟奇迹般的好了,头发也长出来了。孩子为了感谢法轮功,亲笔写下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明慧网上,还配发了自己的照片。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他的事在当地造成轰动,可是同时也惊动了专司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河北省保定市“610”责令涞水县“610”、公安局对曲建国事件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老百姓无从得知,但是曲建国家的大门却紧紧地闭上了,全家人不敢接受任何人的来访。显然小建国和他的家人受到了来自中共当局的威胁。

按照常理,民间出现了老百姓都关注的事件时,做出实事求是的调查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做到的,特别是对那些真实反映民意民情的事件,正确的调查与合理的疏导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最佳途径,甚至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妙方。从这个角度上看,老百姓真的乐意这样的事情能引起政府的注意,如果有专家来调查的话,不就可以把好事弘扬或把谣言平息了吗?

但是老百姓还真的怕调查,因为相当多的事件往往在调查后都变了性,本来是好事,一调查却变成了坏事。主要原因就在调查者,因为调查者在调查之前就已经给事件定了性,然后根据定性进行调查。就拿曲建国这个事件来说,应该调查什么?不应该调查小建国的病历吗?他得的骨癌是真是假?学校为他捐款,有没有这回事?你说炼法轮功好的,怎么好的?当时有什么反应?法轮功的书籍你能看得懂吗?有没有心理诱导的作用?如果想进一步调查的话,可以拿着病历,甚至带着小建国一块到北京,找到曾为他治疗过的专家认证一下,让专家们谈谈自己的看法。为什么全世界都解决不了的医学难题炼法轮功就好了?这该如何解释?

实事求是的调查就应该这样。可是中共怎么调查的?它除了问小建国是跟谁学的法轮功,怎么上的网,为什么不听“党”的话还炼法轮功之类的问话,它还能问什么呢?最后肯定少不了来一句:以后可不准乱说了,绝对不能再和炼法轮功的有任何来往。

老百姓对这些都心知肚明:这不明摆着不让人说实话吗?这哪里是调查?分明就是恫吓嘛。

还有一个调查更荒谬。据明慧网3月12日报导,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椽子沟村的徐大为,死时才三十五岁。徐大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重判八年。在监狱他受尽各种酷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2009年2月3日,徐大为被释放时,已是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徐大为善良、正直,曾在沈阳市的饭店当厨师

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关黑屋。打我,用拳脚打。”

家人将大为送进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离世。

大为是村民们公认的好小伙。家人一直为他鸣冤申诉。五个村的376位普通村民也联名签字致信政府,支持家人申诉。有一位邻居大爷冒着严寒去帮助征签;另一位六七十岁老大爷说:“让我签一百次,我也签。”有一位沈阳的老板去那里做生意,正赶上签名这个事说:“我得签,这个事我得支持。”这么多民众的签名引起了当局的恐慌。

按照最基本的常理,有申诉,政府不该去调查落实吗?特别是对引起民愤的事件,哪能仅仅是走走过场,转交一下手续就完事的吗?要真的调查起来也很容易。大为在哪个监狱呆过都是有记录的,监区长是谁?大队队长是谁?中队长是谁?和谁在一个房间?打人时犯人参与没有?医生打的毒针受谁的指使?不应该这样调查吗?

可是中共的调查却完全不是这样,而是拿着申诉状上376名村民的签名去挨个录口供:谁找你签的名?你认识徐大为吗?最后来一句“你不要参与这事。” 这就是中共的调查!中共打着调查的旗号,把自己的企图完全罩在了民意之上。

这些只是一时一事的调查,中共对法轮功打压前的调查更是完全颠倒了黑白。1997年和1998年连续两年,罗干要求各级公安对法轮功展开秘密调查,并内定法轮功为“×教”。这种“先定性,后调查”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搜集栽赃法轮功的“证据”。众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轮功刚一开始,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连续多天连续播出法轮功“危害社会”的所谓“证据”。这些所谓的“证据”从哪里来?不都是中共“有意”的调查得到的吗?

其实,在罗干展开对法轮功的“先定性,后调查”的同时,还有中共体制内的正义人士对法轮功所作的客观的实事求是的调查。这样的调查一对比,人们就知道谁真谁假了。

1998年上半年,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到长春视察了法轮功修炼的情况,中央电视台的播报就是一个明确的信息。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这年的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可是,所有这些真正意义的调查却全部被中共忽略了。特别是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迫害十年的情况下,所有由中共组织的对法轮功的调查全部都是为了更加恶毒的迫害。何止是法轮功,对任何人、任何事的这种先定性、后调查的所谓调查都必然是歪曲事实的。这就是中共所惯用的欺诈手法。您还相信中共那一本正经的调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