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希特勒的“狼人”计划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下面所要讲述的是一个关于希特勒“狼人”计划的悲惨故事。我们从新回顾这段历史的意义在于,如何停止今天正在发生着的同样的悲剧。

一九四五年,二战进入尾声。世界反法西斯力量将对德国纳粹发起最后的毁灭性打击。此时希特勒的军队,已经无法得到兵力和装备的补充,处于强弩之末。

早在一九四四年,希特勒就丧心病狂地开始实施“狼人”计划,即鼓动全体德国人民组成游击队,拿起武器,全民皆兵。由于德国兵员缺乏,在“狼人”计划的实施中,训练青少年成为间谍和破坏份子,让他们携带砒霜和炸药前往盟军战线的背后进行活动,就成为主要内容。德国历史学家、德国电视二台负责人古多-克诺普博士所写的《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这本书中,就真实地记录了这一段历史。

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弗兰茨与赫伯特这两个男孩,作为“狼人”被空投到艾弗尔山的敌军后方。由于党卫军将这两名男孩空投的地方距离目标太远,结果没等他们开展活动,就被美军巡逻兵捕获。

经过审讯,美军第九军军事法庭以间谍罪判处他们死刑。他们的辩护人,一位美国军官,向法庭递交了赦免申请书,说明他们只是未成年的孩子。几个星期后,他们被告知,赦免申请被拒绝,并在第二天十点执行枪决。

在写给父母的遗书中,弗兰茨写道:“我这样做是深切地希望为我亲爱的德意志祖国和我的人民服务。”或许,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还不清楚,他们为之献身的第三帝国已经离最终的覆灭只剩下最后的三十四天,还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帝国元首希特勒早已在一个月前就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一九四五年六月一日清晨,德国布伦瑞克的采砂厂中,两名德国少年被紧紧地绑在了柱子上。随着凄厉的枪声,他们默默地死去了。此时,弗兰茨只有十六岁零五个月,而赫伯特也仅仅才十七岁。

像这样悲惨的事件,绝非只发生在弗兰茨与赫伯特身上,在纳粹德国时期,何止成千上万。号称党卫军“精锐之师”的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师”,全部是由十七岁左右的青年人组建起来的。从组建到毁灭,“希特勒青年师”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有九千多人阵亡、失踪、受伤、或是被俘。

就象古多-克诺普教授所说:“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是政权不可缺少的支持,假如没有希特勒青年团坚持不懈的全方位的投入,德国经济和社会早就崩溃了。青年们通过他们的投入对战争延长起了决定性作用。”“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五年出生的人当中,三分之一还多的人惨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或者死在国内的战场上。”

那些原本应该充满朝气、纯真善良的少男少女们,为什么成为希特勒狂热的追随者?为什么这些人临死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是为“一个出卖了自己,欺骗了自己的政府”而送命?他们是真正的“爱国主义者”,还是一名狂热的纳粹分子?历史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希特勒时代不仅是一个独裁暴政的时代,更是一个充满了谎言与诱骗的时代。正如希特勒自己所表述的:人们“常常是察觉不到坚决支持的是一种背弃人类社会价值的世界观。人性和人道主义的价值观从我们的头脑中完全排除了。”通过戈培尔指挥下的纳粹宣传机器喋喋不休的灌输,德国人民完全接受了它的一整套思想:纳粹专政具有合理性,其价值观合乎历史发展规律;为了“德意志民族的振兴”,“为了日耳曼民族获取更大的生存空间”,有理由将“不适合生存的个体、低劣的民族、堕落的阶级,驱逐并消灭”。而且纳粹文化对于各种词汇所赋予的新的注解,诸如“人民”、“民主”、“道德”、“正义”、“法律”、“善良”、“平等”等等所具有的普世原则的本意全都给予颠覆的解释。

除了灌输对“敌人”的仇恨外,纳粹也要求人们去“热爱”,把人们对国家和民族热爱歪曲成“热爱”专制政权、“热爱”国家元首——无限忠于希特勒。

一个吃“狼奶”长大的孩子,不可能指望他具有人的善良品格。当那些年少无知的青年完全接受了法西斯式的世界观,脑中被植入了仇恨的种子后,人格的堕落,人性的缺失,道德的扭曲,也就成为了必然。当他们长大成人,参加冲锋队、或是党卫军屠杀犹太人时,已经感觉不到有任何内疚,有的只是仇恨的发泄和被扭曲了的历史责任感。

这些参加“希特勒青年师”的孩子们,如果出生在正常的自由国家,能够在普世道德的教育下健康成长,也许很多人还会成为优秀的艺术家、科学家……然而他们不幸出生在那个充满邪恶谎言、鼓吹仇恨暴力的纳粹德国。

当他们年轻的生命成了纳粹的牺牲品时,也向历史敲响了警钟:一个强权暴政最可怕的还不是它暴力的一面,最可怕的是它编织的邪恶谎言——那谎言可以剥夺人们的思想、扼杀人们的灵魂、用仇恨摧毁人性,把“人”变成“魔鬼”。

重温这段历史,人们应该警醒,以人类最基本的普世价值观来判断,无论哪个政权,以什么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只要鼓吹仇恨和暴力,那一定是邪恶、反人性的,会给整个人类带来灾难。

这样的历史悲剧本不该重演,但今天却同样正在你我身边上演。

当年戈培尔的宣传部早已搬到了一个东方古国,宣传花样翻新了,但本质其实同出一辙:为了所谓“解放全人类”,实现所谓“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为了所谓“中华民族和全国人民的利益”,有理由对一切中共所认定的敌人进行“仇恨”与“暴力”。同时把所有的中华传统文化、传统道德观念彻底打碎,代之以“党文化”的世界观——判断一切是非对错的唯一标准就是——无条件服从中共,再自诩成民族的救星、人民的代表,把国人对于民族和国家热爱扭曲成对中共的感情,对所有批驳中共的言行冠之以“反动”、“搞政治”、“泄露国家机密”甚至“颠覆国家罪”。

当这些观念被塞进人们的头脑后,一次又一次的腥风血雨的政治运动便登场了。地主、资本家、知识份子等等先后成为了“仇恨”与施加“暴力”的对象。而积极参与运动的很多都是当时的“热血青年”。当年那些为了“革命”诬告生身父母、毒打老师、甚至杀人放火的红卫兵们,如果良知尚存,相信现在一定会为自己当年的愚昧和导致的恶果而悔恨。

中共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迫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但最让人痛心的是,这样残酷的事实和父辈们被中共所欺骗的惨痛教训,并没有被更多的当代青年人所了解。在中共从小到大,日复一日的教育灌输与虚假宣传下,青年一代依然会轻易相信中共的谎言,只不过仇恨的对象和理由改变了一下而已。

明慧网二月二十二日报道,二月十五日在法国埃菲尔铁塔前,一名中国游客、天津大学的大三学生贾乙超袭击法轮功学员成先生,用大石头把成先生头部砸出五厘米长的伤口。作为法国“退党服务中心”一员的成先生,当时只是在向大陆游客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希望他们能够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为自己和国家选择美好的未来。

贾乙超当场被法国警方逮捕,被扣留了护照。法国巴黎大事法庭对他做出8个月监禁缓期执行的刑事判决,命令他向法国有关当局支付一千欧元的罚款,另先行预付受害人成先生经济赔偿一千欧元,余额待估。

这个大学三年级学生为什么会如此仇恨法轮功呢?同行亲属表示,因为他在国内看过很多中共媒体挑起仇视法轮功的宣传报导,才会如此仇视法轮功,导致他在众目睽睽下行凶。

一位名为“风清扬”的年轻网友曾经写了一篇《我为什么仇视法轮功》的网文,文中写到:

“有一天一位要好的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仇视法轮功?”

“我吃了一惊。想了想后向朋友坦白:不错,我仇视法轮功,虽然我从来不表现出来。但我自己知道我心里仇视法轮功,而且还不自觉地把他们和世界上最邪恶的组织联系在一起!”

“朋友问:为什么?我想想,这还不好回答吗?我说:因为──血淋淋的镜头,有病不治,邪教,自杀等等。朋友又问:我知道,你说的那些是中央电视台的“为什么”,我是问,你为什么仇视法轮功?

“我一时无法回答,朋友又问:你看过任何一本法轮功的书籍吗?这次我又大吃一惊。我不但没有看过任何一本法轮功的书籍,而且也只是听说过其中有一本《转法轮》,现在已经被禁止。我只看到过这本书的封面,从来没有翻开过。

“法轮功是什么?我突然浑身冷飕飕。原来对这个自己不自觉仇恨了好几年的法轮功,我其实一点也不清楚,但我却仇视她。为什么?这次是我自己问自己。”

“风清扬”在文中反思了自己是如何被中共一言堂的宣传洗脑的。他说:“当我发现自己这些年被人在脑袋中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仇恨法轮功的思想后,心中极度不安”,他说,自己一直带着被灌输的仇恨对待法轮功,其实等于充当了这场迫害的帮凶,所以最后表达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深深歉意。

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年的迫害中,中共一直在用谎言抹黑法轮功,煽动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特别是对于青少年的洗脑更为严重。它直接把诬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写入课本,致使在法轮功真相广为人知的今天,还有很多青少年对法轮功有很深的误解和敌视。

而且因为中共一直混淆“党”和“国家”的概念,不断歪曲爱党就是爱国,使很多青年误以为维护中共就是爱国;当听到有人说中共不好就误认为攻击中国,心里产生严重抵触。甚至在自由社会也不愿意去了解中共罪行的真相。

其实人们都希望能够保持理智与清醒的头脑,为自己的人生做出正确的选择,然而在一个充满了谎言的环境中,这真的很难。但是只要您愿意去接触更多的信息,去读一读在大陆已经广泛流传的《九评共产党》,点击一下安全快捷的破网软件,您就会走出那堵红墙,看到那个本应该属于您的真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