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雨必漏的破房不漏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因各种执著太多,感到生活压力太大,几乎没有了生活的勇气。一个同事给我了一本《转法轮》让我看,说这本书对我会有很大帮助。

我的家人原本就信神,对师父在书中讲的法我深信不疑。只是那时心性太差,修炼不精進,工作忙又带两个年幼的孩子,所以看书并不是太用心,只学会了五套功法。我还没有请到宝书呢,就听人说电视上对法轮功怎么怎么讲的。同事们知道我炼功,都笑我,那位同修也就把《转法轮》要了回去。因为地处偏僻,从此我与大法断了联系。

本来生活就不顺,没有了法那日子更是暗无天日,迷在了常人的名、利、情中,无知地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使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一年中我几乎没有几天不在用药。即使如此,还是整日有气无力的,有时在去上班的路上就有身子要散架的感觉。现在想来,若不是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的命早就没了。

因为离家远,又没有自己的房,我就和孩子住在工厂里的一间旧房里。这房破的一下雨水就会顺着墙往下流,小雨小漏,大雨大漏。每到下雨天的晚上,我和孩子就只能龟缩在床的一角,我心里一边想着那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名诗,一边流泪。有一次下大雨,我下班回家开门一看,屋里漂着大小鞋子……那时根本没想自己的问题,只是很烦。

直到二零零八年五月,一位老同学跟我说起大法弘传的事,这我才与法又结上缘。

一次,和同修说起我住的房子的事,告诉她这房子总是漏,总是漏,烦死了!同修说,“向内找找,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师父在点化你有漏呢?” 我当时听了心里还觉的有点可笑——房子又不是现在才漏,都这么多年了。同修轻轻说了一句“也不是现在才有漏吧。”我一下子怔住了,是真的吗?

于是我回想自己这几年的所做所为。最为突出的是,年年都要去报考职称,可总因身体不好,一年只能考一门。一次到市里参加考试,前一个晚上做了个梦:到考场门口了,自己却怎么也找不到准考证了,等到找到时有人已做好试题交卷了。我坐在考场门口大哭起来,直到把自己哭醒。第二天早上,准考证没丢可钱丢了。我给同事打电话没有回音,就進考场了,忘记关手机。谁知才开始考试电话一下子响起来。当时那个监考的老师眼瞪得象个铜铃一样,立即没收了我的手机。我从小考试从不做假,这次被监考老师误认为是利用手机考试作弊,那个委屈就别提了,眼泪不停的流,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考成啥样子,可想而知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参加过考试。现在想来,那是不是点化自己再不修已没有進考场的资格了吗?真是太执著常人的名利了。

那天回到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这么多年我与大法失去了联系,一直没有真修,行为连常人都不如。师父,房漏真的是因为我这几年没修有漏而出现的吗?如果是,弟子一定好好修,一定放下常人中的各种不好的心!其实,当时自己那个心,不是还没有真正信师信法吗?

后来因为一直没有下雨,我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今年春天下了一场大雪,我想:坏了,房子不知要漏成什么样了呢!一天天过去了,雪都融化了,房子竟然没有漏。我想也许这是因为雪是慢慢一点点融化的缘故吧。就在前几天,我们这里下了一场大雨,我住的房子仍然没有漏。这我才明白了,师父真的是时时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啊!

我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于是给师尊上上一炷香:唯愿师尊一切安好,请师父相信我一定会坚修大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