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一任 祸害一方

记山东沂南县双堠镇中共官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中共官员十年来换了好几届,届届官员都曾信誓旦旦的向当地老百姓许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可结果是,他们为官一任,祸害一方。这里放下他们贪污腐败、搜刮民财、警匪一家、道德沦落等坏事不提,单就他们惨无人道的迫害当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诸多罪状来说,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双堠镇的官员和警察在县“六一零”的操纵下,对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截访、抢劫绑架、勒索钱财、囚禁洗脑、非法劳教等,至今抢劫的钱财达十多万元,非法劳教的有九人,直接迫害致死一人,被多次摧残恐吓呈病态致死一人,被惊吓致精神失常一人,被解聘工作职务二人,有家不能归的数人。

原镇委书记袁封山、镇长李长庆在任时官员们的恶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这个镇的恶党官员便紧急召开黑会,确定由时任镇政法委书记于厚平和派出所所长高洪斌具体实施非法监控、绑架法轮功学员,同时兵分三路,一路由时任镇委书记袁封山和派出所所长高洪斌绑架“重点监控对象”:法轮功学员王维高(艾于湖村)和刘乃双(东梭庄村);另一路由镇长李长庆与副书记、副镇长及各片负责人协各村干部,对在家的法轮功学员摸底调查和监视外出;另一路由副书记于厚平和派出所所长高洪斌驱车进京追踪截留绑架依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七点左右,袁封山和高洪斌带打手顾振友(后堐子村),来到艾于湖村,由村书记董桂兰(女)领路,将在家里的法轮功学员王维高骗到派出所。王维高发现被骗后,与高洪斌论理,被高洪斌及恶警宁良安(指导员)、打手姚安(姚沟村)、顾振友(后崖子村)等多人毒打,强行关在铁笼里。原来,不识好歹的妻子邵泽花与其哥哥邵泽珂被中共利用,乱编事实谣言诬告,文字帮凶们便在沂南电视台、临沂广播电台、《临沂日报》(署名:谢会余)、《齐鲁晚报》(署名:王世心、郑燕铭)等极不负责任的媒体散布毒素危害百姓。这成了王维高当时被非法劫持的一个理由。刘乃双则被恶徒们强制写下保证书,并以开除教师公职相威胁逼迫他放弃修炼和信仰。

第二天前去北京上访鸣冤的法轮功学员刘长德、魏常宝、刘元芹(女)、刘元田(女)、刘乃雁、石增义、刘乃明、刘乃印、庞志华、刘本英(女)、刘丽丽(女)等在不同地点被恶徒于厚平和高洪斌绑架到镇派出所囚禁起来。全镇共绑架十七人,其中最小的只有三岁,最大的七十多岁。恶徒们白天把他们拉到洗脑班戏弄,晚上不分男女关在派出所铁笼里。

期间,镇里恶人袁封山、李长庆、于厚平、于凤晓(副镇长)、孙乾(副书记)、高元东(财政所所长)、张健(宣传委员)等恶毒攻击法轮功,所长高洪斌还歇斯底里的用椅子腿砸法轮章,边砸边口出恶言。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不写保证书的就推到房屋外面水泥地面上暴晒,并要挟村干部对回家的法轮功学员监视居住、外出。

更为恶劣的是,镇里的中共恶徒们还组织宣传车整天到各个村里的大街小巷播放诬陷诽谤大法的恶毒新闻,还要求各村干部必须在广播喇叭重复播放有关中伤有关法轮功的录音,大造恐怖气氛,毒害寻常百姓。不仅如此,这个镇里的恶党官员硬性规定全镇干部职工写揭批、作交流、表决心,人人过关,真是“文革”再现。镇宣传委员张健还把沂南县电视台记者叫来,窜到法轮功学员刘长德、王维高等家中逼迫他们对着电视镜头说违心话。

面对离奇谎言和无名恐吓,全镇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被吓倒,同年十一月份,刘长德、刘宗美(女)、魏常宝、刘元芹(女)、刘乃芝(女)、刘元田(女)、吴玉凤(女)、刘乃雁、刘乃名、徐光兰(女)、刘丽丽(女)、刘元刚、庞志华等一行多人再度进京上访,被东梭庄村恶人刘申厚诬告,恶徒于厚平等慌忙进京截访。在北京,于厚平疯狂的暴打每个学员,并破口大骂,不由分说,将他们推进警车强行拉到沂南县拘留所和看守所,对刘元芹、刘元田等非法行政拘留,对刘长德、刘乃雁等非法刑拘。县“六一零”恶徒和公安警匪对他们非法审讯,并逼迫他们每个人写“保证书”,勒索1400——5000元的保证金才放人。学员魏常宝家中并不宽裕,妻子刘元芹被讹诈去1400元钱后,无奈将家中仅有的一头母牛和糊口的粮食卖掉凑足5000元钱后,将魏常宝领回家中。而庞志华所在的东梭庄小学校领导迫于压力,向师生们宣布将他辞退了。

最不幸的是,在恶徒们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从北京拉向沂南县看守所的过程中,在泰安路段时,法轮功学员徐光兰突然出现口中吐血之状,恶人将她送到沂南县医院,医生给她注射了不明药物,回家两天后,徐光兰便离奇的离开人世,时年六十八岁。此刻她的两个儿子刘乃雁、刘乃名和女儿刘乃芝正被恶徒囚禁在看守所里。由于遭到中共的迫害,三个儿女未能在母亲临终时见上她老人家一面。不仅如此,恶警们硬向他们勒索了一笔数目不小的现钱,才把他们放回家料理老人家的后事。

法轮功学员连续两次进京上访,恶党地方官员倍感恐慌,临沂市和沂南县的头头们对双堠镇点名批评,这个镇里的恶徒们怕丢了饭碗,便对当地学员伺机报复打压。

同年年底,恶徒们全体出动,将进过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骗到镇里进行恐吓、威胁,并暗中派人监视他们的一切行踪。给这些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一种无名恐惧及压力。

二零零零年“七·二零”前夕,镇里恶徒神经质般的担心法轮功学员上访鸣冤,便使用诡计,将法轮功学员刘长德、刘乃雁、刘长顺、刘乃芝(女)等九名法轮功学员骗至镇里一黑屋里,办罪恶的洗脑班。不但在肉体及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从经济上进一步讹诈,他们向每个学员勒索八百至几千元不等才放人回家。

同年秋收后,在全镇出现大量的真相资料,令恶徒们惊恐万分。他们执意认为是法轮功学员刘乃雁及刘长德所做,恶人于厚平和高洪斌、恶警孟令奎带人闯入其家中抢劫并将他们二人非法绑架,后关进看守所。同年底,县“六一零”以所谓的“扰治”罪名,将刘乃雁非法劳教三年;刘长德被讹诈巨额现金后回家。

第二年冬天,在蒙阴县东垛庄居住的法轮功学员刘长顺(今年四十岁)在回老家(双堠镇仲山村)的时候,被恶徒跟踪,他被绑架到双堠派出所,双堠派出所的恶警们又把他送进看守所,县“六一零”见他不配合转化,强行将他非法劳教三年,投进王村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春夏之交,上埌村法轮功学员刘宗美(女,五十三岁左右)与东梭庄村法轮功学员刘本英(女,三十二岁左右)为让世人知晓大法福音,在费县朱栏乡柴火山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恶人诬告,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至费县看守所,二人不报姓名,被前去辨认的高洪斌认出后,又转到沂南看守所。双堠镇的恶徒趁机煽风点火,与县“六一零”狼狈为奸,分别将二人非法劳教三年,一同投进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家人求告无门,备受煎熬和恶人蔑视。

原镇委书记姜开雪、镇长代海波在任时官员们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袁封山为了塑造政绩,在全镇大肆集资集料,劳民伤财,搞了个修建一条河坝工程,取名“重阳河工程”,从中贪污渔利,民愤极大,被媒体曝光为“豆腐渣工程”、“面子工程”, 袁封山险被查办,在当地群众一片责骂声中提心吊胆的走了。

随后调来的镇委书记姜开雪、镇长代海波步其后尘,对法轮功学员继续实行高压迫害。特别是代海波在马牧池乡任职期间,曾多次参与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刚调到双堠镇不久,他就与姜开雪一起听取了高洪斌的汇报,安排手下对法轮功学员不能放松迫害。

高洪斌觉得代海波镇压法轮功有方,便向他请教,并于二零零二年二人率手下恶徒,驱车来到青岛,开始对正在青岛李仓区打工的法轮功学员魏常宝夫妇(双堠镇尚店村人)进行恐吓迫害。当天在李仓区王埠派出所所长的带领下,他们在一家工厂找到了魏常宝夫妇,高洪斌先对工厂厂长恐吓威胁后,又要挟魏常宝夫妇检查其租住之处,在去的路上,高洪斌阴险的说:“如果你们俩口子再学大法,我就找黑帮杀了你们两个人。”并将这句话连说了三遍。恶徒们在魏常宝的住处一阵乱翻,最后什么也没弄到手,就开始逼他们写下保证书才算完。

过了没几天,工厂厂长找到魏常宝说:“你学大法厂里不能要你,如果要了你,他们就给厂里停电。你们在青岛是不可能的了,他们打算把你们赶出青岛去。”无奈之下,魏常宝夫妇只好离开工厂,四处寻找打工的地方。

法轮功学员刘乃双一直受当地恶徒监控,他曾多次遭到双堠镇恶徒袁封山、于厚平、高洪斌、孟令奎、张景刚等、垛庄镇派出所、沂南县“六一零”多次骚扰劫持,并被非法绑架到临沂市洗脑班遭受迫害,几年来,光被恶警勒索的现金达一万一千元,恶徒还多次以开除他的教师的公职相要挟。

二零零二年,双堠镇派出所所长高洪斌率一群打手蹿到仲山前村,言称刘乃传家收留其他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不由分说将刘乃传推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审问,最后刘乃传被折磨的口吐鲜血、不省人事,恶警才慌忙将其送回家。

于厚平与高洪斌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也了解不少真相,无奈躺在中共这条贼船上脱不开身,越陷越深,二人深知迫害好人、作恶多端没好果子吃,于二零零三年便先后主动申请调走。

二零零五年新年刚过完,镇里的官员们都在忙着换届升官调位,普通百姓还浸在新年氛围中,突然传来了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的消息,很多人的心又悬起来了。起因是,居住在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的法轮功学员刘长顺与妻子王万花被邻居诬告,又一次遭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直接牵扯到了双后镇的几名学员。

于是,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及垛庄镇派出所恶警跨县作案,于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四日早,窜到双堠镇仲山前村法轮功学员刘乃传家,用手铐将他夫妻二人铐住,非法抢劫,把家里翻了个遍,抢走珍贵的真相材料及部份大法书籍并把他夫妻二人非法绑架到垛庄镇派出所,后将刘乃传转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刑拘,蒙阴公安“六一零”恶警王伟对他拳打脚踢并威胁他:说出上下联系人,否则劳教他。刘乃传不予配合,又遭到打手们的拳打脚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竟被蒙阴县恶警折磨的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蒙阴县“六一零”仍不放人,硬勒索刘乃传的孩子三千多元钱才将他放回。刘佃英被转到沂南县看守所,途中,刘佃英的脸被恶徒打的变了形,脖子被拧伤及颈椎昏死过去,直到看守所才苏醒过来。在家人的营救下,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回家。二零零八年古历三月二十一日,刘乃传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妻子为债务所逼改嫁他人。

与此同时,法轮功学员王维高(40岁左右)也遭到了迫害。这个镇的工作人员说,刚调来的双堠镇派出所所长张昌国与镇政法委书记张景刚秘派恶警王纪卿与打手刘善成(汪家庄人)、李建华(姚沟村人)等四人在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窜到艾于湖村,将刚赶完集回家的法轮功学员王维高劫持,并在他家中乱翻,抢劫了大法录音带和小录音机等。然后恶徒将他推上车劫持倒派出所非法审讯。恶警王纪卿要挟他在审问笔录上签字,并说这是定罪的证据。王维高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没罪,随即将笔录撕碎。恶警王纪卿气急败坏,顺手打了王维高一巴掌,并慌忙吆喝刘善成、李建华等五六名恶徒连续三次将王维高毒打倒在地上。随后电话通知了沂南县“六一零”,当晚十二点左右,将王维高和当晚被绑架的杨庆贵(女,44岁,仲山前村)连拉带推塞进警车,强行送到看守所折磨。杨庆贵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转到临沂市洗脑班,其丈夫花了不少钱找关系,又上交千多元打了水漂的保证金后总算把她领回家。而法轮功学员王维高经历的苦难更是让人叫屈不迭。

王维高被囚禁在看守所时,恶警们天天逼他写保证书,并许诺放他回家。王维高坚定信仰拒不配合,县“六一零”恶人见征服不了他,就向他父母骗取三千元钱,又从他二零零四年年度职业会计工资中非法扣去一千五百元,买通劳教所恶警强行将他投进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据一位正义人士讲,在王村劳教所里,王维高虽然受多名恶警犹大的蛊惑,走了一段弯路,但清醒后坚守信仰并与同修机智的反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底,王维高坚决不做奴工并严正声明坚信大法,遭到恶警张玉华、犹大刘学奎(聊城人,五十六岁左右)长时间的恶毒暴打,王维高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闻声而来的恶警罗光荣、王保华、孙丰俊急忙用胶带封住其嘴,把他按倒在地上,反手用手铐将他铐起来,两个恶警把他拉起来放到“严管室’,八大队队长恶警郑万新拿起鞭子凶狠的抽打他,并用电棍电击他,王维高被打的浑身青紫,脸都变了形。最后被折磨的不省人事,郑万新才放下鞭子说:“死活随他去”,便派了三个老年学员日夜看官。期间,恶警们仍变着手法摧残他。后来,在年迈的父母和好心人的营救下,十二月二日,恶警硬说王维高脑子不好使,将极度虚弱濒死的他放回家,说让他“保外就医”。其妻见状伤心的哭了两天,便只身一人外出打工挣钱供孩子上学。而双堠镇则悄悄的解聘了他的会计职务和工作关系。多次遭难,使王维高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至今体力活都干不了。

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魏常宝也受到了牵连迫害。这一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恶警王纪卿带领刘善成等几个恶徒突然闯到尚店村法轮功学员魏常宝家,猛砸门、吆喝,欲对魏常宝下手绑架,魏常宝机智走脱,恶徒们便将摩托车等财产抢劫而走。从那以后,魏常宝见无法在家生活下去,便领着妻子、孩子到外地谋生。

原镇委书记贺作海、镇长徐从山在任时官员们的犯罪证据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在这个镇任职不到一年的书记郭启,因处理“陈广成为计划生育超生户正义维权事件”不力,被上司撤职调走。县里的头头们觉的双堠镇是个多事之地,便派县里一个官员贺作海任镇一把手并兼任县政法委副书记,他到任后,当地百姓没见到他干出什么业绩,残害好人的坏事恶事干了不少。他除了配合上司继续派人设岗监视陈广成的家人外,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高压迫害。

二零零八年,中共为了举办北京奥运会,不但对四川大震预告不报造成十几万同胞死于非命,而且加大对全国各地正义异见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该镇推波助澜,引狼入室,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又进行了一次拉网式疯狂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双堠镇派出所、综治办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出动四五辆车十多个人,先后将上埌村法轮功学员刘长德、庞志华、粮所的刘乃芝(女)及东梭庄刘乃雁非法抄家并绑架。其中刘长德家电脑、刻录机、打印机、复印机等做真相资料的设备及个人现金1450元被洗劫一空,所有的财物竟装了满满的一“昌河”面包车。其他多名法轮功学员(刘乃海、刘乃双、刘乃明等)家中也受到骚扰,连仲山前村已过世的刘乃传家里也不放过,还派人去了两次。此外这伙恶人对上埌村的法轮功学员高洪洲多次非法抓捕都落了空,仍不罢休,伺机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下手。高洪洲已被迫离家出走。

刘长德、庞志华、刘乃雁、刘乃芝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沂南县看守所遭受非人折磨后,七月初又被非法劳教。其中刘长德被非法劳教三年,庞志华被非法劳教一年,东梭庄村的刘乃雁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三人被劫持到山东第二劳教所;双堠镇粮所的刘乃芝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除刘长德仍被非法关押外,其他三人现在都已回家。

以上仅仅是当地法轮功学员十年来遭迫害的斑斑点点,还有许多迫害内幕和细节有待于知情人去揭露曝光。恶徒们的无耻恶行,给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带来无尽的痛苦和压力,用人类的语言难以说尽言透。

正义审判即将开始,奉劝无知者莫再助纣为虐

信仰自由,天赋人权。十年过去了,法轮功学员虽然蒙受无数次非人魔难,但他们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当地老百姓都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有罪过,完全是被中共冤枉陷害。到今天,法学界人士包括办案的警察没有发现中国现行的法典中有“法轮功是×教”的条文,所以,中共办理的所有法轮功案件都是冤假错案。可是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为什么不拍拍脑门想一想:昧着良心害好人,被清算起来怎么办?其实被清算不是“万一”的事,而是已经定下了,且不说害人者要遭天谴,仅人间这层正义法律这一关就过不去。二零零三年“追查国际”成立时就宣布了宗旨:全面追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组织、机构和个人的罪行,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不久前,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了一项重大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包括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以及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等五名高官。法院通知书内容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将面临至少20年的徒刑。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则作出一项深具历史意义的裁决: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达国际通缉令,命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该二名中共高级官员。迄今为止,已经以群体灭绝、酷刑等罪名起诉江泽民的国家包括:比利时、德国、韩国、加拿大、希腊、智利、澳洲、玻利维亚、荷兰、秘鲁、瑞典、新西兰、日本和美国等数十个国家。现在中共的很多官员一出国门,就面临着被起诉。多年来,联合国和许许多多国家地区对中共的无耻迫害行径多次谴责,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在国会大厦投票通过了第605号决议案。国会众议员在议案中对过去十年来仅仅因为个人信仰而遭受中共持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决议案并要求立即废除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而下令成立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决议案认为,美国总统和国会议员应公开站在因个人信仰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边,运用一切可能的方式与法轮功学员见面,表明支持良知自由仍是美国政府的基本原则。 这是继二零零九年七月八日,六十一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函美国总统奥巴马,要求他确保美国政府运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包括公开的和私下的,给予法轮功学员各种帮助和支持之后,美国最高民意殿堂再次关注法轮功人权的正义之声。

面对这些正义审判和正义之声,那些仍在加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千万不要认为中共还是一棵大树再抱着它的烂腿不放,还想走走瞧瞧赌上一把,要知道,报应来了赌不起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黑手帮凶都将面临正义法律的严惩。

参与或配合迫害的单位、个人,邮编:276312

双堠镇镇长:徐从山手机:13854980689(现任镇委书记)
双堠镇纪委书记、副镇长:赵锋手机:13791564448(已调到辛集镇)
双堠镇副书记:张健
双堠镇派出所所长:张昌国手机:13581071666、(办宅)0539---3711006
双堠镇派出所恶警:王纪卿(手机13705493788)、赵海波、高峰
双堠镇司法所长:李先强手机:13205396477
双堠镇人民武装部长:祖发贞、干事:吴奎峰(0539—3225237)
双堠镇原人武部长:李存瑞(现在县畜牧局0539--3226803)
双堠原镇委副书记:张景刚(现在张庄镇)
双堠镇原党委书记:袁封山(现在县文化局)
双堠镇原镇长:李长庆(现在县民政局)
双堠镇原政法委书记:于厚平(现在供销联社0539--3223839)
双堠镇原副镇长:于凤晓(现在县教委)
双堠镇原党委书记:贺作海手机:13615398566、13563971218(现在县发改委)
双后镇原书记:姜开雪(现在县水利局)原镇长:代海波
双后镇原人大主席兼职镇六一零主任:于明江(手机13589687369、13235395369)
双堠镇原派出所所长;高洪斌(调到辛集镇)
指导员:宁良安、恶警打手:孟令奎(已调到孙祖镇)
双堠镇原财政所长:高元东(已调到孙祖镇
双堠镇上埌村书记:王军,村出纳:王敬平,村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王玉华(女)
双后镇艾于湖村原书记:董桂兰、现村书记:于臣法(手机13954926890)、村民:邵泽花(手机:15969920249)
双堠镇东梭庄村原书记:刘银厚、原主任:刘长胜、现村书记刘长现、村委员:黄传山、黄传利、帮凶村民:刘申厚、帮凶村民(门卫):刘长超。
双堠镇尚店村原村书记:徐勤礼。
沂南县四中教师:邵泽珂(手机13615398063)
沂南县青驼镇陈家寨村:邵士存(15020361647)、邵泽玲(13954913135)
沂南县“610”及公安局人员手机、宅电,电话区号:0539
陈维超:沂南县政法委书记
朱万利 手机:13181226878
李宝鑫 手机:13188705094
沂南县公安局 总机0539---3232110
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0539---3221238
沂南县公安局长办公室0539-3221007,
沂南县刑事警察大队0539---3221751
沂南县拘留所 0539---3221763
沂南县610的电话:0539---3259610
县610头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国保大队长:马成龙:13573945281
公安副局长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于守梅:13864952296,宅电:3223296
公安局长朱茂臣,
副局长刘长杰:1335506266613505395666宅电:3228596
副局长:杜继亮:13953961628,宅电:3224261,
110大队长:杜以昕:13608995858
杜以昕宅电:3228098,
110副局长:王桂金:13954916800,宅电:3225339,
看守所所长:黄帮涛:13853988069,办公室电话:3221763,宅电:3228539
副政委:李中生:13505492396,宅电:3222681,
刑警队长:尹传东:13605497358
尹传东宅电:3224177,
610警员:薛克华:13563956665,13385491089,
110队长:薛克伟:13608995788,宅电:3221859,
看守所:
王志军:13054912936,宅电:3223557
杨立涛:13697800903,薛秀娟〈薛允波的妹妹〉:13153915661,宅电:3225806
监管大队:朱红:13705394498,宅电:3255958,黄海连:宅电:3272286,刘志成:13869999502,宅电:3251876,尹纪兵:13969948053,宅电:3255739
李尚亮:13082650946,宅电:323917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