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与假恶斗的对比(图)

忆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采访报道)举世瞩目的四·二五大上访过去十一年了,当年参加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仍在中国,也有部份离开大陆分散在世界各地,目前在温哥华居住的李尤江就是其中一个。在纪念四·二五十一周年之际,李尤江接受了明慧记者的采访。


李尤江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温哥华中领馆前抗议迫害(左一)

就是想去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去向政府讲真相,反映我们炼功后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李尤江说。

现居住在温哥华的李尤江来自北京,回忆起十一年前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她说:四·二五那天早晨,大家和往常一样集体炼功,炼完功听有功友说了天津发生的事情:

科痞何祚庥在天津一家杂志上污蔑法轮功,天津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后到该杂志社反映情况,指出报导的不实之处。

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 天津市公安局动用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殴打驱散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抓捕四十五人。部份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

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去公安局要人。公安局说,这个事我们决定不了,要解决问题,去北京吧。随后许多天津学员到了北京找国务院信访办。

李尤江说,当时一起炼功的学员知道了上述情况后,都表示也要去信访办,去向政府讲真相,也是支持天津功友。

“记得我们到北京府右街信访办那里是上午九点左右,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信访办附近已经进不去了。警察就引着我们到对面去。我们一直待在警察指定的地点,有炼功的,看书的,也有小声交流的,有的学员走来走去在捡地上的垃圾和警察丢下的烟头。

警察开始挺紧张,后来看我们很平和,他们也就随随便便站在那里,抽烟,聊天,也有和我们交谈的。

一直到晚上九点左右,有学员传消息说:问题解决了,大家回去吧。我们就回家了。”

祛病健身 亲身体验法轮功的神奇

李尤江说:我们当时天真地认为,政府不了解情况,我们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要去告诉政府工作人员真相,让他们不要做错事,那样对他们不好,就抱着这么一个心态去的。

讲起炼功后自己的受益,李尤江滔滔不绝。

炼功前李尤江身体很不好,一身的病,病毒性心肌炎,青光眼、肾炎、关节炎、脊椎骨质增生、左后背筋膜炎等等,经常出现憋气、呼吸困难、四肢无力、经常昏厥,连三斤重的东西都提不动。

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一天,见义勇为基金会在北京公安部礼堂给捐款的李洪志先生颁奖,当场还有李老师的报告会。李尤江在她嫂子的带动下去参加了报告会,听了之后觉得非常好,知道了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尤其对“真、善、忍”三个字特别入耳。回来后又看了《法轮功》一书,对法轮功有了基本的了解。

第二个月,一九九四年六月,李尤江到济南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办的九天班,系统地听了师父的讲法,正式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李尤江说,一炼功,就觉得全身发热,象有电流通过一样,而且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记得刚开始炼功没几天,家里下水道坏了,漏水。我家住一楼,怕影响别人走路,我就去不断地扫水,很累,突然听到腰里格崩一声,后来去医院照片,医生说:好棒啊,你腰上的骨刺齐根断了!我的腰从此再也没痛过。”

“还有一次在集体炼功时,来了一个想学功的新学员。我教她,把我的垫子给她打坐,突然我的胸口象被点击一样,很痛,我低头一看,左边胸口、心脏部位有三个针眼,红红的,从此胸口就不憋气了,也不痛了。”

“在济南学习班上,师父又给我清理了身体,青光眼、左后背筋膜炎等都在一瞬间好了。”李尤江说,和她一起参加学习班的一个朋友,子宫里长了一个瘤子,听完课,她的瘤子就没有了。

炼功前,李尤江每年要花上万的医药费,住院一住两三个月,但从九四年开始炼功后,她就再也不需要看病,也没有再吃过一颗药,浑身的病无影无踪了。

改变了无神论观念

炼功后,李尤江体会到了许多神奇的现象。

在济南参加学习班的第二天晚上,李尤江就开了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还看到一块大石头上写着三个字“下凡人”。当她想到与她有工作关系的一个新加坡的医生时,马上就在天目中看到了他。

李尤江说,在她早期炼功的一些照片中,经常出现法轮;自己照片出现过一个头垒一个头的奇景;看师父打莲花掌的照片时,看到师父手指尖上有美丽的花朵等等。

李尤江说,过去受过无神论教育,炼功后亲眼看到了许多神奇的事情,慢慢就改变了那种观念。

努力按真善忍要求去做

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更主要的是使修炼者的心性得到提高,对个人以及整个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李尤江说她原来性格不好,脾气暴,爱埋怨别人,特别对先生,老埋怨他,所以炼功后“忍”的考验特别大。

“有一次和先生去商场买东西,约好在一个地方等,我乘车,他骑车,我在那里等了四十分钟不见他来,原来他忘了,去书店看书去了。后来我很生气,见面后正想踢他,可是这个脚就是抬不起来,我想到了,要忍。师父在管着我呢,不让我做不好的事。”

“修炼中经常遇到考验,平时和周围的人关系挺好的,有一次和朋友们一起吃饭,结果一桌子的人都指责我,我都忍住了,没有生气,心里明白他们在帮我提高心性。”

在劳教所受尽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打压,居住在邪恶中心的李尤江也没有幸免。二零零一年元旦,因为制作讲真相标语,她被警察抓进拘留所,后被强制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新安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四月出来。

在非法关押期间,李尤江受到毒打、罚坐、脚踢、不许上厕所、“包夹”洗脑、夏天连续一个月不让洗澡、高强度劳动等折磨。

李尤江说,当时她血压很高,高压一百八十,可照样要去劳动,从早晨六点,一直做到后半夜三点,早晨起床洗脸上厕所加起来只给三五分钟时间,洗脸上厕所只能做一件。而且因为不给洗澡,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硬梆梆的。夜里睡地上,褥子只有两层布,等于没有。

在那邪恶的环境中,李尤江亲眼看到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折磨成精神病,有一个女学员被打断了腿。

同时工作单位也从经济上迫害李尤江,被劳教后,单位把她开除了,没有了收入;她母亲受不住女儿被抓的打击,在二零零二年底去世了。

但是迫害没有动摇李尤江的信仰,劳教出来后,她仍然坚持和民众讲真相,希望更多的人能认清中共的邪恶,了解法轮功真相。

迫害法轮功是中共邪恶本性使然

走过这十多年的坎坷岁月,经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十一年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李尤江清醒地认识到,当年的四•二五上访,对法轮功学员来说,是一次神圣的护法行动,是为了争取自己信仰自由的合法权益,而对邪恶中共来说,是一次有计划有预谋的构陷。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一些不了解真相的中国人常常指责法轮功学员:是因为你们围攻了中南海,才会有镇压。言下之意,没有四•二五上访,中共就不会迫害法轮功。

其实这种看法正好中了中共的奸计。李尤江说,当时是天津公安局告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四·二五当天,法轮功学员是在信访办门口路边,是警察把法轮功学员指挥到马路对面,再亲自带队使队伍形成一个圈的;而且后来公开的图片表明,中共当局在法轮功学员来到的主要路口都事先装好摄像头。

法轮功讲“真、善、忍”,中共讲假、恶、斗,迫害法轮功是中共的邪恶本性使然,决不是因为四·二五的和平上访引起的,更没有什么围攻中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