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街与中南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平静祥和的来到北京府右街,国务院信访办所在地和平上访,要求释放被抓捕的学员,允许出版法轮功的著作,允许法轮功学员不受干扰的自由炼功。4.25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重大的事件。而4.25的发生地在神州上也是一个重要的地方。

长安街上的炼功人

1999年2月,中国新年大年初三清晨,笔者从朝阳区龙潭饭店到海淀区,途经长安街。

十里长街上,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到队列整齐的炼功人和法轮大法横幅。那一幕时至今日,还难以令人忘却,不止是因为人数的众多,还因为那庄严祥和的炼功场。当时的笔者是为了生存和利益早起奔忙,不是发自本愿;而法轮功学员们来去自由、发自内心的早起晨炼,没有外在的约束和利益的动力,其境界的差别,可谓天壤之别。

长安街是中国最重要的一条街道之一,在中国有人认为是「神州第一街」。长安街修建于明代,与皇城同时建造,是北京城重要组成部份之一,其名取自强汉、盛唐时代的都城───「长安」,含长治久安之意。

长安城富有深厚文化和修炼的内涵,中国传统思想讲求“法天象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体现在唐长安城中:皇城之南设四坊,象征四时;南北九坊,取则《周礼》九逵之制;皇城两侧外城南北一十三坊,象征年有闰月,而外郭城分为108坊恰好对应着108位神灵的108颗星曜。坊间遍布着佛寺和道观。而每坊的命名,又多与修炼有关,如修真、怀德、兴道、道德、升道、修行等。

中华修炼文化源远流长,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归真,在长安街上炼功正是适得其所,是发扬古老的中华文化。

4.25与中南海

中南海的东墙毗邻紫禁城,西墙外树荫道叫府右街。府右街北边与文津街相交,是中南海的北墙。中南海的南边,府右街与长安街相交。当时的国家信访办位于府右街,并没有公布详细的地址。中南海的正门是新华门,位于西长安街,门内影壁题字为“为人民服务”。

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画面和现场照片中,上访学员的身后,并不是中南海的红墙;而和上访学员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红墙,以及中南海西门。四月二十五日在长安街上,新华门附近并没有上访群众聚集。人群主要分布于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并且无人聚集在中南海红色围墙的一侧。

所谓的“围攻中南海”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迷惑不在现场的中国人的谣言,所谓“围”,是要四面环绕,新华门对面畅通无阻,不成“围”。如果谈“攻”,就是说法轮功对当时的中国政府采取敌对态度;而当天总理朱镕基接见了学员代表,执勤的警察在闲聊,这样的相互信任何来“攻”?

中南海是国务院所在地,既然门内题字“为人民服务”。一个人的事是家事,一亿炼功人的事就是国事,国事找国务院解决,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法轮功学员平和的提出诉求,炼功人不用暴力和喊叫,用炼功人的平和和善良处理问题,为的不是国家的长安吗?

迫害逆天意 国难民不安

4.25上访是中共的一次机会,是一个在和平对话和政治迫害之间的选择。而中共选择了迫害法轮功,不但直接造成了中国道德的全面下滑,这种迫害的思路和政策也波及全社会,更危害到全体中国人。中共一直全力打造“和谐社会”的假相,让人觉得中共对民众的打压政策带来了社会稳定和经济增长,而真实的情况却截然相反。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研究课题组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尽管公安支出达5140亿元,接近军费开支,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不断增加,整个社会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而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恰恰是因为当局将弱势民众理性的、基于利益的矛盾冲突政治化或意识形态化,不恰当的将其上升为危及基本制度和社会稳定的政治问题,并一味的压制和进行运动式打击的结果。

清华大学的报告写道,“大量的研究表明,在诸多矛盾冲突事件背后,是利益表达机制的缺失。若不从根本上解决利益失衡与社会公正的机制问题,一味以稳定为名压制合法的利益表达方式,则只会积聚矛盾,扩大冲突,使社会更不稳定。”

正如《梅花诗》第八节:“如棋世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秋色再佳,毕竟也已是秋天,一切粉饰的美景都无法长久了。

时至今日,中共在迫害中失去人心,走向解体,正是当时选择迫害造下的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