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能在这里和同修们交流,我觉的这是一种“盛荣”,下面我把我做好三件事的一点心得和大家共同交流。

去掉执著,难关自破

2004年4月我从恶党监狱回来,同修立即来看我,给我送来师父的新经文,同修得知我没有大法书,就去别的同修家里一一的把书找来给我,给我学法创造了好条件。对于同修的帮助,我发自内心的感动,在家里我抓紧学法,从背着学到公开的,堂堂正正的学,逐渐的在法上认识法提高心性。

不久《九评》开始大量发放,我也走入了讲真相劝三退的大潮中来。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环境,让我们在救度众生中建立大法弟子的威德。

刚走出来时人心很重,怕出去讲真相讲不好,别人不理解还会说我们搞迷信,搞政治。一开始不敢给外人讲,可自家人都是常人,在我被关押的三年里承受了许多,他们对我進京也不理解,这次从监狱回来丈夫孩子及兄弟姐姐都看着我,常打电话询问,怕我接触同修。为破除这些障碍,我就多学法,并且周周不落的看明慧同修交流文章,共同精進找回真正的自我,去掉怕心。

首先我对姐姐讲真相,想从这里突破难关。我带几本小册子去了姐姐家,姐姐看我来很高兴,我们说了会儿话,然后我把话拉入正题。我告诉她现在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命 她一听就急了,她觉的这是天方夜谭,我苦口婆心的给她讲她就是不接受,还让我管好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我给她拿小册子看她连翻都不翻看一眼,似乎她是心明眼亮的人,看她那种气势还认为自己是在维护国家的利益,我觉的她很可悲。看她这种状态,我的人心也勾起来了,就想你顺从中共邪党,你就是好公民了?这样一个流氓党靠撒谎来统治,天都要灭它了,你还这样维护它,不怪有人说邪党把你卖了你还帮它数钱,想到这,各种执著一拥而上,争斗心,怨恨心一齐上来。我们由小声说变成大声吵,最后我们不欢而散。我带着气恨离开了她家,一路上就想下次再也不来了,她脑子被中共邪党灌了迷魂汤子了,毒害的太深了。

回家后心情难以平静,心想这常人太自私了,为了自己不受伤害听都不敢听、看也不敢看。

几天后到同修家交流,同修鼓励我不要放弃,我应该继续和姐姐讲清真相。

师父说:“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转法轮》〈第九讲〉),反思一下自己在姐姐家的表现也不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嘴上说是修大法的,是修善的,可是自己带着气恨那种表情不是和常人一样吗?可是当自己发现了自己的执著心时却又放纵它、不知怎么去掉它。

又过了几天我又带上几本资料一路上发着正念去了姐姐家,这次我下决心一定把握好自己不再有争斗心,我一進门姐姐就有警戒,尽量避开相关话题,我一要讲真相她就打岔,你要再讲她就干活扫地,从这屋扫到那屋,我耐着性子发着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灵,当然我还得和她唠点家常,显的自然些,然后我从包里拿出针对她思维的真相小册子,我就开始给她念,她到那屋我就跟到那屋,一篇篇感人肺腑的文章触动了她的善念,时不时的她也发表感慨,我看她有点转变就劝她三退,可是她说啥也不退,当时我的争斗心又起来了,觉的她都明白了为什么还不退,一点良知正义都没有。我又灰心了,又带着愤愤不平的心出了她家的门。心想,讲真相太难了。

第二天我又去同修家和同修讲我到姐姐家的情景,带着愤恨的情绪滔滔不绝。但是同修很平静,没有顺着我说,还是在法上和我交流,同修帮我指出不足说我太急不要放弃,我也认识到是自己太急躁,这也是一种执著,这个心不去也障碍众生得救呀!而且自己的争斗心还很强,心想我怎么能把握好呢?它怎么一冒出来我就控制不住呢?。在这时我才知道入心学法了。我想很多同修都能背《转法轮》,我没时间背,我就认真念,一定要把法装進脑子里。

通过认真学法,自己觉的提高很快。我下决心一定守住心性,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在看《明慧周报》时,看到同修在剜心透骨的矛盾中找自己的那种“大善、大忍”之心,知道自己修的太差,心性守的不好,还和常人一样,想起自己以前过的心性关,觉的很惭愧,那么多年自己是怎么修的?自己只是学法而不修心,认为看书了,师父就管了,执著心就给去掉了。师父说大法弟子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和常人发生任何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错,向内找。可我的悟性怎么这么差呢?过去我遇到矛盾只是表面上的“忍”,心里想我不和他一样,但是愤愤不平,表面上还挺好。我决心要在这方面找自己,彻底从根子上把那个不好的物质去掉,用慈悲、善念讲真相,真正做到大法弟子救众生。

不久我又带上资料,还带了“P3”去了姐姐家,这次我做好充份的准备,心态比上次平和了许多,这次她也没躲避,我还是照样给她念小册子上的文章,她越听越爱听,最后她说:“你们法轮功这么厉害,讲的真好”,我赶快拿出“P3”给她听“为你而来”歌曲,她听后说:“这歌曲这么好听,这法轮功真行!”这时我再跟她讲三退她爽快的答应说:“退!”

以后她来我家我就给她看光盘,她很爱看,有时看小册子没看完走时说,给我两本看完我发出去。我姐姐的变化给我很大的鼓励,使我感受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也使我感受到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从此我就在亲属中讲真相,现在我周围的亲属和亲属的亲属只要能说上话的我基本上都给讲退了。面对生人讲真相也很自然,发光盘面对面给,“讲真相劝三退”有时顺利,有时不顺利。在法中归正自己,怎样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侄女明真相福报

我的侄女要生孩子了,可是因为感冒住院了,我嫂子让我去照顾侄女,我想这可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嫂子已经退出邪党了,她说“我信”!可是她不让我给她女儿讲真相,怕她出去说,我当时就一念,“你说了不算,救人要紧”。

当她出门时我就给侄女讲真相,侄女很认可我讲的真相,她也很爱听,我还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她说“好”!我说,“你打算怎么生?”她说,“我也没主意”“我妈说让我剖腹产”。我说,“你要有信心,一定要自己生。孩子来到人世间,他该走哪条路那是神安排的,你不能人为的改道。”这时我嫂子進来说:“生什么生她根本就生不了,她没有劲儿。”我说,“你得鼓励她。”她说,“她肯定生不了,你看她那个样儿根本就不行,人家大夫都说得剖腹。”

不一会,侄女的丈夫回来了,我又给他讲了真相,他也退出了邪党。我说,“你们俩都诚念法轮大法好,孩子一定正常生下来”。他们记住了我的话诚念“法轮大法好”,还听了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

两三天后他们出院了,在家里住了十几天,还没到剖腹约定生产日期,突觉腹痛,到医院后大夫说:“剖腹来不及了”,就按正常产吧。進了产房,一会儿孩子降生了,是个男孩儿。

有缘人来退党

一天我去哥哥家,回来时在路边等车,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二十多年没见面的同事,她骑车直朝着我来了,下车急火火的说:大姐呀看见你真不容易呀!……

我们唠了一会儿,她也得回家做饭,我抓紧时间讲真相告诉她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她听后非常兴奋,她说大姐你咋这么能耐呢?我好几年前就想退党找不到门路,我一到单位,那个书记说:你等着吧我给你办,我以为他真给我办了呢,一年以后我去公司一问书记,他说:“不给退”!唉呀,今天太谢谢你了。我说,我们给你退,是神承认的,你到单位退是人承认的,神承认的才能保平安才能有福报。

我们没说上几句话就又急忙分手了,分手前她告诉我说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同事在那做买卖,我一听正好是我要找的人,我急忙找到做买卖的那个同事跟她讲完三退,她马上同意退出中共邪党。

给警察讲真相

在和同修交流时常听到有同修给警察讲真相的故事,自己打心眼儿里佩服,觉的这位同修慈悲善念很强,在关键时刻他选择了为他而放下了自我,警察不但没抓他,反而还爽快的三退了。这个事儿对我的鼓励是很大。过去每到中共的所谓“敏感日”街道或警察就到家里或打电话查问,所谓的查问就是“你现在在家干什么呢,我给你找点活干干”,几次的来访都被我谢绝了,没有给他们讲真相。

在零六年夏天我的一个亲属在沈阳住院,同病房住着一个马三家教养院警察,我努力放下怕心给她讲真相,这个警察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也知道法轮功自焚事件是假的,可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让炼就在家炼呗。她说,“法轮功特别团结,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抓了,孩子小家里没人照顾,在家的法轮功弟子把孩子接到自己家照顾。”她说,“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但是她觉的法轮功太傻,最后我只是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是没敢讲三退。

零八年五一前片警到我家,我抓住机会热情的把他请進屋里,進屋后他说明来意,是上旨下派没办法。他说我来你可能很反感,我说我是反感但不是对你,你来我家我很欢迎你。但是你们总把我们当作坏人看着,这个我反感,我们都是好人,我们也没犯法,真正犯法的恰恰是执法机关,我说你们当警察的也不容易,上挤下压真正的坏人抓不了,有事了还得你们担着,只能抓做好人的人。我看他眼圈里泪汪汪的他把脸扭向一边,他说我是实在人,在单位尽吃亏,好事找不到我,他也讲几句牢骚话,接下来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其实这些真相他都知道,也相信,但是劝他退党时他没表态。紧接着就有魔的干扰,一个电话打来就把他找走了,临走时我说你可别干伤天害理的事,对你不利,他说不能,你放心。从那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

遇事不慌,守住心性

在讲真相中也遇到过许多不如意的事比如;舅公公去世一周年,舅母通知我去参加一周年祭祀,我想这可是个好机会 ,因为舅母的亲戚我们都不熟悉,聚在一起能讲真相。我带了光盘和小册子就去了舅母家里,在那里见到了她的外甥女们我把光盘发给她们,她们高兴的收下了。这时舅母的一个外女说她在别的单位担任过邪党书记的工作,我借这个话题就说了句;“你听说了退党保命吗?”她说没听过,转过来她又问我,“你是法轮功吧?”我说,“是!”我就给她讲为什么炼,我给她讲自焚造假,她听了觉的很在理,又给她讲了点其它的一些真相。最后她说共产党是太腐败了,我说那你就退出中共吧别当它的陪葬品啦,她开始不退,后来我说你退了吧,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在我的劝说下她退了。

不一会儿,我们出发了,我们借了一辆大客车,同车的共有二十几人,我坐在最后的座位上,和我同排坐的还有一个男的五十多岁,是舅母大外甥女婿。我看是机会,我就和他搭话。几句话后我又把话题拉入正题,我问他看过《九评》没有?他说:“什么《九评》?”我就把《九评》拿了出来给他看。他说“我看不着”,我说“戴眼镜看”,他说“那也看不着”,我说“让你家嫂子看”,他说“她也看不见”。这时他忽然看见书皮上的几个大字念道;“--九--评--共--产--党”几个大字。他说,“为什么要评共产党呢?”“我说共产党坏事干多了就评评它呗”。他说它都干什么坏事了?我说它从当权以来一直用谎言欺骗群众,就靠谎言统治。他一听就急了,马上就大声吵起来,“共产党还能撒谎呵?”那意思你们前面坐着的都来听一听。大家都回头瞅我们,我当时就想我得保持大法弟子形像,决不能被你们这些共产邪灵操控的人吓倒,当然也决不能表现出争斗心。我面目表情祥和,不哀不怒,不怨不恨,我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讲真相,让全车的人都能听到,当然车里的人都是亲属和朋友,他们不会诬告,相对是比较安全的,但是,这一车亲属却对中共邪党这么相信,我想你不接受我也要讲给你们听,今天是个机会,我要让你们脑子里有个印象。我说:“它建政以来一直说国民党不抗日,现在网上都说打日本的主力军是国军,将士死了那么多”,我说“反右斗争迫害了那么多说实话的好人”,“文化大革命时期刘少奇被打倒那时,毛××哪去了?他身边的一员大将没了,他怎么不找呢?平反后就把罪恶归结到四人帮身上。”手无寸铁的六四学生为反腐败和平请愿结果遭到枪击和坦克车压死,血染天安门”,说到这他一听又急了,好几个人都说:“你真反动!”我说:“你说我反动也没什么不好,如果说一个政府的领导人的决策是错误的我知道了,我不按他错误决定做这就叫反动,这有什么不好呢?”他们说:“你这么能讲是有人教你吗?”我说,“不用人教,是因为真理在我这,所以我就能说出来。”

事隔几日大姑姐到我家,她说:“以后你再别出去讲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啦,管那么些事干啥?”我说:“我的使命就是救他们”,她说:“你看他们那眼神。”我说他们笑话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在意,因为他们是可怜人,不知真相他们就将被淘汰,我得给他们机会让他们选择。我心想我也不能受别人干扰,我就心里默念“无私无我、 无私无我、 无私无我”。

虽然没有达到让他们退出的目地,但是在对他们讲真相的同时也是不断的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当自己的怕心、面子心、分别心、争斗心、各种心等一出来马上抵制它,去掉它,真正的走出“人”,使自己“神”起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