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与殊胜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今年65岁,自1998年2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12年有余,尽享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今借法轮大法日,我把自己及家人受益于大法的故事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与殊胜,希望更多的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拒绝中共邪党欺骗,从迷中觉醒,退出中共党团队,平安过渡到未来,在此叩首拜谢洪恩浩荡的师尊对我及家人的慈悲苦度,祝师父生日快乐!

修大法,老俩口无病一身轻

修炼前,我患有冠心病、胃病、混合痔疮、肩周炎、关节炎等多种疾病,长年以药相伴。98年2月一位同事推荐我修炼法轮功,我学法炼功不到一周,全身的病不翼而飞,非常舒服,我把没用完的药物分别送给了几位朋友,从此与病魔断绝往来,为国家节省了不少医疗费。现今许多朋友不相信我是六十多岁的人。我先生目睹我身体的神奇变化后,也开始修炼大法了。原本见风就患感冒,并要吃大剂量药物才能控制病灶的人,至今十几年也无需吃一粒药。他已是71岁的人了,无病一身轻,他经常一个人走南闯北,到处旅游,他走路快步如风,有的年轻人与他同路,都说追不上他。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就是按师父的“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尽管至今无缘见过师父,师父给了我们健康身体,这是我见证的大法神奇之一。

遇车祸,学法炼功一周痊愈

2000年6月21日,上午九点多钟,我乘本市8路公交车出门办事,当时正是公交公司新换一批柴油大巴,从中门进车要上两级台阶,入后厢几排座位。我当时坐在紧靠台阶的后厢第一排过道边座位上,巴士从停站后起步是突然加速的,车厢中间过道站的人都东倒西歪,顾客哇哇叫,司机也没减速,就在一个交叉路口时,一辆的士也与巴士争道,成直角,与巴士交会,巴士紧急刹车时,我被抛到车中间的台阶上,双腿在台阶上,上半身右侧躺在台阶下,我身上压了好几个高大男士,我上身成折扇状,交通事故发生后,他们要把我送去医院,我心里明白,不会有事的,师父会保护我的,但嘴说不出话,后来,在场人把我扶到车椅上。我示意坚持没去医院。回到家后,听师父讲法录音,当晚炼了半小时静功,一周后,我开始炼动功,尽管炼动功时听到许多处骨头咯吧、咯吧响,包括腰椎,肩,背等处,但不痛,一周后痊愈。这是我见证大法奇迹之二。

女儿癌症扩散,学法炼功半月痊愈

2005年7月,我女儿患子宫癌后转移到肺部,在巴黎肿瘤医院化疗。8月中旬女婿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并要我立即买两个假发托他亲戚8月20日带去巴黎。我当时悟到是女儿得法机缘到了,于是我写了10页长信告诉女儿女婿立即放弃医院治疗,一心去炼功点修炼法轮功,只有师父才能救你们。同时带去了带有师父济南讲法和炼功的mp3,他们8月24日收到信物。立即放弃了医疗,每天早上去炼功点炼功,回家学法。9月6日,女儿来电话告诉我说:“很神奇,一切指标正常。”女儿痊愈后,在师父安排下,他们的事业也发展的很快。现在她已经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这是我见证大法神奇之三。

正念化解凶险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有余。在红色恐怖中,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被邪党毒害的人们,随时都有被当局迫害的危险。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无数次用正念解除了恶警跟踪、蹲坑、对我家门窗近距离安装摄像头等迫害,有几次非常神奇。

如2002年7月25日,恶警对我家非法抄家,我正念叫他们看不见我也看不见家里的大法资料。尽管他们把我的家翻的底朝天,最后一无所获(当时只要抄到一张就判一年)。

2006年1月6日凌晨3点多,我带着几袋大法真相资料和60多张真相光盘,在南方一省会城市下了火车,打的士去一亲戚家落下脚,准备把资料送到农村去,到达目地地后,我下车交完车费后送给司机一张真相光盘(当时路短没来得及讲真相),此时司机拿起手机打电话,我知道是坐上了便衣警察的车了。我一边加快脚步一边发正念叫他们找不到我,我一定要把这些资料送到被救度的众生手上。我见亲戚家公用大门上了锁,就立即折回,进了院子外的一楼洞,只有两个无安全门的楼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将行李分散放置。此时只见两个穿制服的警察一前一后坐着双人摩托车,朝我这边开来。接着去和那辆堵在路口的的士会合,过了一阵,见到有人用手电筒照我和放行李的两个楼梯,并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说,没有哇,一直到早晨接近6点,我安全的离开现场。

还有一次坐火车,在京沪线南京路段时,我把真相小册子发给了我座位周围的几位旅客。坐在我对面位置的女大学生正在看我给的小册子,突然被一位警察夺了过去。她当时吓的脸都变了色,我目视警察发出正念:“好人看了得救,坏人看了不要多事。”那警察快速从前到后翻了一遍,立即还给了那女生,他一声不响的走了,我下车前再也没见到他回来。

这一次次的逢凶化吉,正是师父在保护我。这是我见证大法神奇之无数次。

优昙婆罗花开

我于某年来到国外,去年神韵演出前,为配合推票,我前往剧场,近距离发正念清场,第一天三月二十七日,我和一位老大姐同修在剧场附近学法、发正念一天。第二天,这位大姐没去。我见到一位中年女同修,我把她带到头天我们发正念的同一位置,我俩仍然学法发正念。发完正念下楼时,我们发现十七朵白色的优昙婆罗花,亭亭玉立,开在右侧钢管扶手下方,距我的发正念座位两个台阶。我当时只是连声说:“谢谢师父。”这是我又一次见证大法的神奇和殊胜。

师父把我从罪业深重的地狱中捞起来洗净苦度,使我有缘做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最后时刻,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法,努力多救众生,兑现誓约,完成使命,圆满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