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时节 好老师走了(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明慧通讯员贵州报道)在冬日的冷风中,十三辆送葬车随着运送韦老师遗体的灵车缓缓行驶,韦老师生前工作的二中领导、老师及邻居、亲友等自发前来为他送行。人们含着泪,默默的悼念这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热心助人、踏实工作、认真负责的好老师。


韦兴志

贵州紫云县二中化学一级教师韦兴志,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到紫云县公安局、“610办公室”(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和贵州中八劳教所等单位的迫害,在长期精神高压、残酷的奴工劳役、凶残的暴力殴打中,导致其原本健康的身体产生严重疾病:恶心、头晕、头痛、胸闷、咳血等,最终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去世,年四十八岁。

就在这人生的金色年华,正是家庭和社会最需要的时候,他却因中共的迫害失去了生命,撇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女儿,丢下了孤苦无依的妻子,带着对迷蒙世人的深深惦记和未了心愿,遗憾的撒手而去……

一、非法抄家、关押、劳教

韦老师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他很快戒掉了烟酒、麻将等不良嗜好,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随后,他满身的疾病、疼痛消失了。同事们看到他炼功后身心俱佳,家庭和睦,笑口常开,神清气爽。

中共是靠“假恶斗”起家和生存的,面对信仰“真善忍”的亿万法轮功学员,它心生恐惧,于九九年七月彻底撕下了先前的伪装,公开镇压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韦兴志老师在修炼中深深受益,因而面对中共媒体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栽赃陷害,他坚持正信不放弃,坚定修炼,结果遭到紫云县公安局的长期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县公安局警察非法入室抄家,抢走了他的许多私人合法财物,并将韦老师绑架行政拘留半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韦老师中午下班刚踏进家门,又被县公安绑架关押,直到十月十九日,这帮恶人勒索了他两千块钱后才放回。

刚过三个月的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日,县公安局将韦老师非法劳教三年,关到贵州中八劳教所进行折磨。

二、带毒的奴工生产

韦老师被关到中八劳教所后,被迫进行有毒的奴工劳动,每天劳动时间普遍在12小时以上,没有任何报酬,仅能获得每天7分钱的医疗费,而且大多数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

工作环境是一个约40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挤塞着30个劳教人员和生产设备,房间灯光昏暗,显得十分狭窄,其工作是焊接彩灯,在焊接时会产生一种烟雾状的有毒气体物质。

因通风条件差,而且没有任何劳保用品与保护设施,致使劳动者被迫吸入大量毒气,这里的奴工人员在体检时百分之九十的肺部都有洞,韦老师也患了痨病,头痛、胸痛、咳血一直不断。

进行奴工生产时,如果完不成工作量,就会受到处罚和体罚,或被叫到办公室或专设的小黑屋进行暴打以避人耳目,被打者轻者卧床几天、半月,重者直接打残废,甚至打死。可这里的恶警还不知羞耻的强迫奴工人员见到他们时只能说“干部好、谢谢”等专词。

三、手臂上满是带血的伤痕

一次,在一个炎热的夏天,韦老师的妻子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去劳教所探望他,发现他在如此炎热的天气还穿着长袖T恤,心生疑窦,随手撩起丈夫的衣袖,发现他手臂上满是带血的伤痕,当问是谁打的时,韦老师沉默,恶警慌忙以时间到了为借口停止接见。

后来,韦老师把自己长期被毒打折磨的事实记满一张纸,交给再一次来探望的妻子时,被恶警发现,三个恶警马上当着妻子和女儿的面把他拖出接见室毒打,并吼叫着:“关禁闭四天,三个月不准接见”,接着把妻子和女儿搜身后撵走。妻子和女儿无助的跌跌撞撞往外走,泪水顺着她们的脸颊不停的流淌……

劳教所定期或不定期的威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五书”(即强迫写揭批书、悔过书等名目繁多的诋毁、辱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文章),并找来从事政治、党史和所谓哲学教育专家监督,不写就会遭到毒打。他们打人时是3-5个犯人或警察打一个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多根电棍电击敏感部位,甚至用一寸左右厚的书贴在前胸或后背上,用大锤猛击书面,以造成内伤而不留痕迹。这种毒打和折磨大多数一般警察和犯人是看不到的。

举个例子,由省劳教局一名副局长为该局“610”主管,以提拔重用、高额奖励等手段拉拢那些刚毕业或为当官而不择手段的警察成立劳教所各级“610”机构,其权力超越其它同级机构。他们在劳教所各大队成立专门的“攻坚组”,选一批凶恶、狠毒的犯人,设专门的较隐蔽的房间单独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用刑,而其他警察和犯人不知道。对新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单独隔离关押折磨,曾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了半年而不被其他人知道。就是关禁闭也是由“610”人员专管,不准禁闭队警察参与。而参与的犯人多是被以超常的减刑来引诱其对法轮功学员下死手,大批恶犯为减刑拼命表现,不明真相的其他警察也漠视这一切。“610”的这套人马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的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口号是:“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任何手段、整死算自杀。”

四、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这是中共迫害的他们的根本原因,迫害的目的就是要学员放弃这一信仰,与奉行“假恶斗”的中共同流合污。为达此目的,他们定期或不定期的对学员进行所谓的“改造、转化”等精神折磨,采用的手段是:找一些并无真才实学的混混“专家”“学者”说一些似是而非的昏话,或者干脆是中共的那套“鬼话”来进行蒙骗,再就是逼看诬蔑、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盘,其内容都是中共造假、扭曲、栽赃的谎言,与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一回事,看时眼睛只能离电视5寸左右,全天24小时观看。之后逼写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文章,若不写就会遭到毒打、罚站,不准睡觉。

韦老师曾被这样关过21天。被关禁闭时,常不给水喝,吃的饭是经特意加工的:饭分两层,底层是一盒不分季节都放在露天下的挨刀饭(大铝盒蒸熟后,切成八块),冬天如沙子般冷硬,夏天则成馊臭的稀饭,然后在面上盖一层当天的热饭,浇一勺盐水或菜汤甚至拌进不明药物。不吃则四、五个包夹摁住强灌,曾有人被灌时撬掉几颗门牙。

五、满目凄凉的家

带着满身的伤痕、满身的病痛,二零零五年,韦老师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回到家中才知妻子被当地恶人送了三年劳改,送到贵阳花溪羊艾监狱迫害,只剩两个未成年女儿相依为命。家中自来水已被截断(只因无300块钱参与更换新水管),两个孩子只好靠积存屋檐水生活。小女儿在学校被其他学生追打,回到家中与姐姐抱头痛哭。

由于长期的迫害,特别是在中八劳教所遭受的三年奴役,导致韦老师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时常恶心、头晕、头痛、胸闷、咳血等,回家后,紫云县公安、“610办公室”仍对他进行长期的监视、跟踪、恐吓,使他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致使病痛加重,最终医治无效,含冤而逝。

中共一直声称它们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是如何的“感化”、如何的“春风化雨”,但我们从韦老师十年来所受到的迫害经历看,中共邪党显然是在撒谎,十年多来,象韦老师这样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查实的就有3000多人,现仍有无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遭受各种形式的迫害。而且中共为了牟利还残忍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贩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