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呵护下走过的风雨十三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所经历的这些事也许是同修们都经历过的,只不过形式不同,但是我还是想把它说出来,因为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只能一事无成。

一、学法不用心走了弯路

九六年至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学法炼功家里人不反对。可我只把《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认真的看了一遍就放下了,没有用心学,只注重炼功,所以心性提高的很慢。特别是情很重,不愿放下,摔了很大跟头,白白浪费了三年时间。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慢慢的放下旧观念。心性忽高忽低,一会儿明白了“我得跟师父回天上的家”,一会儿又觉的心里不平衡,人的东西又上来了。我总觉的有一天我们学法炼功会受阻,于是请了很多《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及各地讲法录音、录像带等。可我并没有抓紧时间学,好多执着心放不下:着急看电视连续剧滑倒后摔在马桶上,肋骨断了四根。到南方旅游吃海鲜、捡鲍鱼,因为杀生招来邪魔烂鬼干扰。

九九年七二零后派出所的警察、居委会主任等人阻止我们炼功,烧了山洞里存放的各种洪法、炼功用品,我们只抢救出来师父法像和法轮功简介等图片。警察绑架了站长和辅导员,嘴里还骂着脏话。和他们讲理也没用,于是我们打出租车去了省政府,两次去北京想跟国家领导人说明法轮功的好处,学大法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利而无害。可都没说成,半路就被警察绑架回来。

市委宣传部和六一零的都来找我和丈夫谈话,我不听他们的话,表示坚决炼法轮功。他们就让我丈夫看住我,不让我炼,更不许上北京上访,否则的话他们领导就得写检查、单位的“省文明单位”的称号就拿掉,影响职工长工资。外面传言丈夫受我和女儿影响提前退休了。小叔子跟我说:“嫂子别炼了,听人说,侄女工作干的可好了,就因为她和她妈炼法轮功才没提上主任。”丈夫也劝我说:“别炼了,这家让你造完了,你们娘俩被抓,为了别被送看守所、别劳教,我舍下老脸求情、说小话、写保证,前半生都是教育别人,这回可好,净听别人说我了,今后我怎么工作呀,谁都别炼了哪也别去,我在家专门看你们。”这些话都没动了我的心,我知道这是能不能放下情的考验。

二、过好家庭关

面对上述情况,当时我的压力很大,可我心里明白,法得坚决学,功必须得炼。可怎样揭穿邪党恶人污蔑大法的谎言、证明学法炼功的好处呢?我大量的学法、背法(至今背过5遍《转法轮》)。学法后我明白了:我自身做好了就是在证实大法好。我决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

晚间学法炼功,白天干好家务活,生活极其简朴,省吃俭用下的钱送资料点做真相或送给遭恶党迫害严重经济困难的同修。主动跟亲戚、朋友、邻居搞好关系,谁有困难想办法帮助。小姑子家经济条件不好又患子宫癌,我出钱送大医院手术;小叔子离婚又下岗,我出钱帮他度难关,秋收没人手,六十多岁的我起早贪黑帮他们剥苞米、干各种农活。婆婆生病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我放下过去恩怨去昼夜侍候,买各种高级水果、点心给婆婆吃。小叔子结婚时我主动张罗一切必备品。他们感动的说:“二嫂就象咱妈一样,咱妈岁数大了做不到的事,二嫂都给做好了。”过年时丈夫的老妹夫告诉婆婆的弟弟说:“这个家全靠这个人(指我)支撑维持着,要不早完了。”丈夫站一旁说:“炼法轮功的人,心就是好。”

为了支持我学法、炼功、发正念,丈夫退休后替我做每天的三顿饭,就是不让我出去讲真相,怕我被警察绑架。我听说农村的舅母旧房倒了,想从新盖可买完砖就没钱了,八十多岁的老人在砖堆里过夜。我就找到她侄子,懂技术有经验,我出钱买水泥、砂石、五金等材料把房子盖起来了。舅母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等都很感谢我,村子都轰动了。我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相信,都做了三退,还帮我发真相资料。怕我丈夫不让我出门就往我家打电话,说他们家有活让我去帮忙,或说舅母想我叫我去。我每次背两大兜子真相材料、光盘、《九评》等。他们分头去帮我发。本村发完就到外村去发。我要去不成他们自己来取。神韵光盘都当面给。他们还帮我劝村里人三退。

前几年片警来过我家几次,说话很文明。有一次片警来了,坐下就说:“我本不愿来,炼法轮功都是好人,坏人炼不了法轮功,但怕我姨(指我)上访,领导和我的饭碗都得砸。”我丈夫接过来说:“你真说对了,凡是炼法轮功的人都诚实善良,在家孝敬老人爱护兄弟姐妹,在单位吃苦耐劳兢兢业业的工作,脏活累活抢着干,不图名不图利,长工资评奖金不争不抢,领导在不在都把工作做好。我要是企业领导就把人、财、物都交给炼法轮功的人去管。工人要都炼法轮功工厂保证不会亏损的。全国人都炼法轮功你们(警察)都得改行,纪检、监察局都得取消了。我家这位十多年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针,啥病都没有,六十多岁的人身体这么好不得感谢法轮功吗?”片警笑着点头。从此后他再也没来。丈夫也不再看着我了。

三、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

丈夫不让我出去发真相材料,我就等他出门后或晚间他睡觉了我再出去发,时间一长就越走越远,怕赶不回来,我就打车出去,郊区的村屯都发遍了。

有一次我背的太多,发的时间长了,往回走时天就亮了,已到了丈夫起来做早饭的时间了,我很着急,他起来后看我不在肯定会发火,我怎么说呢?我心里求师父:别让他醒。等我到家开门一看,全家人都睡着呢。我跪在师父法像前磕了三个响头连说谢谢师父。有一天丈夫出去了,我把早已准备好的真相材料背上想走,丈夫突然回来了,我只好把背兜放厨房里等他走了我再出门。可他不但不走了还站在厨房跟我唠嗑,我不能把兜子拿走,又怕他打开看,我急的冒火不知咋办好。求师父!正说话呢电话响了,丈夫去接电话我趁机把兜子藏起来。

有一次资料点出事了,小同修们把仪器、设备、耗材等用出租车运到我家,扛上楼,问我能不能放些日子。我看孩子们费这么大劲抢出来的,再没处放被恶人发现了不就全完了吗?我没多想,马上说行,就放这吧!

孩子们走后我还真急的不行。因为我女儿撕了单位里污蔑师父、诋毁大法的宣传资料被恶警绑架了。丈夫正着急上火想不出办法呢,这些东西让他看见还了得,不是火上浇油吗!这些东西往哪藏啊?搬又搬不动,拿又拿不走,我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吧。我向师父说完,我的脑袋也开窍了。我把东西屋的床都垫高,床底下的东西都拽出来,把装好的仪器设备都推到床下,四周再用包袱、书等杂物挡好,然后把立柜里的衣物掏出来,把耗材等小件放進去,再用衣物盖好。不知哪来的急劲,两个人都抬不动的床我一人就抬起来也垫好了。刚想松口气一看地上的衣物又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来,丈夫没到下班时间就回来了。“你这是干什么呢,不等人家翻你自己倒翻个乱七八糟。”他告诉我,有人捎信来说:市六一零要来翻我们家,让我把平时看的书、材料等赶快送走。我一下懵了,怎么办?我想不出好办法更不能跟丈夫说。这么一大堆东西往哪送,谁又敢接?有人敢接小同修就不会送我这来。再说已有人监视我们家了,一搬容易暴露。怎么办呀?我装成没事人似的跟丈夫唠嗑,可心里在冒火,一旦翻出来怎么办,肯定会给丈夫造成很坏的影响。我自己豁出去了,我求师父保护丈夫别出事,刀山火海自己闯吧。我求师父保护这些仪器设备耗材别损失了,我们资料点还要用呢,不能在我手里损失了,不然咋跟同修交代呀。我跪在师父面前掉眼泪,丈夫面前又装成若无其事。我帮丈夫做饭洗菜,处处讨丈夫高兴。说来也怪,不久我就忘了这事,这么严重的事怎么放的下呢?那时心里常常背诵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着》这篇经文里讲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这事一忘就是几个月,有一天想起来了,抄家的怎么没来呢?还问啥呀,师父都给挡过去了!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公安局大门北侧挡土墙上的铁栅栏上挂着污蔑法轮功的横幅,与同修发了几天正念不见摘掉,我决定等天黑人少时把它撕下来。准备好剪刀,半夜里爬起来拿起剪刀就走。天下着小雨儿,心想:这是师父帮我,下雨路上行人少。一口气跑到公安局门前,楼上亮着灯,院里也亮着灯,我不敢進院,外边的墙很高又镶着瓷砖,又光又滑,没处蹬怎么爬上栅栏呢?我求师父,我不能白来,坚决把这毒害人的横幅撕掉,我看墙上有块黑东西以为是瓷砖坏了,我两手把住墙头,脚蹬住这块黑东西,一窜上去了。掏出剪刀,两头各冲一剪子,中间冲两剪子,下来了。五分钟不到,我抱着一大包破布往家跑,想把它烧掉。跑到家一看全家都在睡觉。

我白天到公安局门前一看,两米多高的墙根本没有可蹬的地方,瓷砖根本没有坏的地方,挡土墙上去了铁栅栏就剩一寸宽的地方很难站住脚,我在上面稳稳当当的来回走了两趟,现在大白天我都不敢走了。真不知道我是怎么上去的,怎么下来的。这样的事太多了,本来很难的事,甚至是不可能的事,在师父的帮助下都做的安全、顺利、稳妥。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送《转法轮》、师父讲法、新经文,送衣物等;从医院抢救同修,在师父的帮助下都做的很好,达到目地,太感谢师父了!

四、放下执着讲清真相救众生

我这个人内向,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很难接触。我跟陌生人说话就更难了。仗着亲朋好友、同事中有点信誉,邻里也相处很好,他们看我身体确实变好了。我跟他们讲大法的神奇,炼功人的超常,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贵州平塘县藏字石等,他们都同意三退,都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要护身符、真相材料等,更喜欢神韵光盘,还有帮我劝三退的呢。平时我不错过一些婚丧嫁娶、生日宴会、学子宴等与亲友见面机会,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但是在陌生人面前我就很难开口,特别是匆匆而过的人就更张不开口了,总觉的不能太冒失,别让人把我当成精神病。往往我是先搭话唠家常,讲讲社会风气的败坏、共产党干部的腐败,高官们把钱存到外国银行,老婆孩子送出国,讲讲猪流感的扩散等,再引导他们三退保平安。我身上总带着护身符、小册子等,愿意听的就送他们自己回家看,再传给亲朋好友。感觉社会中下层的好讲,愿意退;机关干部有好讲的,也有的中邪党的毒深,不好讲的。我碰上一个办事员,要去领导那告我,声称自己是“大坚决”,生是邪党的人、死是邪党的鬼,要开除我党籍。我说我早退了,你也退吧!别等出事就晚了。把钱存国外的大官们都给自己留后路呢,他们是得了准确消息才那么做的。办事员不吱声了。

五、学好法跟师父回家

我只认为用一颗诚实善良的心去对待周围的人就可以了。在家时不注意修口,特别对丈夫更随便,总认为自己做的好,总爱指责丈夫,不许他说我一句。

学习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后我改了一大半,有时一不注意还犯,因此经常跟他吵架。一次炼静功时心想:我得修口,我得听师父的话,他说什么我也不发火。半个多小时后,丈夫走我跟前说起过去他嫂子对他父母不好,他哥哥没主见。我没太在意,他越说越来气,说道:“要是我老婆对我父母不好,我打不死她,立刻离婚!”我一听就火了,师父的话也忘了,恶狠狠的说:“我对你家人好,是你打出来的?是怕离婚?”说完还踢丈夫一脚。丈夫火了,说:“什么炼功人,修什么真善忍?忍了吗?你师父教你踢人吗?你们炼功人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吗?还不如我一个常人呢!”哎呀,我怎么又忘了师父的话了呢?这不是师父在考我吗?我表面上装着不服气,心里却在流泪,这次考试又是零分。

学完《曼哈顿讲法》后我痛下决心,坚决过好这一关,我真就做好了,因为再顶撞别人就是顶撞师父了。说起来,丈夫真是个有缘人,他佩服我们信师信法很坚定的同修,不怕影响自己到公安局要人(同修),同学聚会时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等等,我一定要做好,不然我是把一个有缘人往外推呀!我把《曼哈顿讲法》带身上,有时间就看,坚决听师父的话,去掉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