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名利情 抓紧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我是经亲戚介绍于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看了《转法轮》和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后,觉的很新奇,有许多东西是过去未曾听说的,也认为这是做人的真正道理,应该修炼下去。

但因当时上班,再加有领导职务在身,整天忙于工作,修的也不精進,自己也觉的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所以在“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开始时,思想上出现了波动,面对广播电视对师父和大法的造谣和诬陷,有些事情就搞不清是真是假了。当时心里想:大法讲真、善、忍,与中共邪党提倡的所谓实事求是、学雷锋助人为乐、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并无矛盾,为什么这样迫害法轮功呢?再炼下去,结果是什么呢?

就在我对此事产生诸多疑问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九六零年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当时刚上高中,在了解一个申请入团同学家庭历史和他父亲背景的情况下,有幸结识了他父亲,这个人懂阴阳,有宿命通功能,一见面就知道你是什么转生的,同时也知道你今生今世的命运如何(当时我不知道他有这个功能,是后来才知道的)。就在这次见面临别时,他告诉我:“某某啊,真人转世了,这个人在长春公主岭,姓李,今年九岁。”当时我心里想,与我这个平民百姓没有多大关系。也就没有多问。

可是,就在我炼还是不炼的抉择之时,突然想起这件事情,使我豁然猛醒,这不就是告诉我李老师是真人转世吗?这不就是师父的慈悲启悟吗?怎么可以失去这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机缘呢?!从此以后我对修炼就特别坚定。

一、修去对名、利、情的执著

在退休之前,我有一篇论文被选入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精粹论文选编”,我的名字也被收入了人事部编写的“中国名人词典”,我先后收到了几十封约我这篇论文的信函或通知,都是国家有关部委或知名单位所属的编委、协会、学会发来的,有的是约稿,有的是通知参加会议。

我一看,多数都是要出书挣钱的,用你的稿,让你订它的书,一套至少八、九百元,多的二、三千元不等,就是邀请参加会议的,也要交很多的会务费,这对名利心很重的人来说,也是绝好的机会,订他几十套送给领导、同事,花公家的钱扬自己的名,那还不干吗?但是我想,我是修炼的人,不能这样做,师父曾告诫我们:“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我绝不能陷入到追名逐利的圈子里去。此后,凡是看到这种信函,我连看都不看,直接烧掉。

对钱财的执著也是我修炼中面对的实际问题,由于过去家庭生活一直不富裕,所以总期盼着能过上好日子,特别是看到那些很富有、花钱很随便的人,心里也很羡慕,尤其想到让老伴两次失去就业机会,在经济上吃了大亏,心里更不平衡,也总想找机会挣钱。所以二零零零年三月,一退休,就立即到一个邀请我的公司入股,办企业。因为人熟、路子宽,活动能力强,确实在企业中发挥了骨干作用,使这个小公司在一年之内就兴旺起来,年产值由十几万上升到五百万,每个股东的年收入都在二十万元以上。

到了第三年,楼建规模大幅下降,建筑股的生产与销售受到严重影响,只靠油漆、涂料、膩子等产品参与市场竞争,有时是靠挖其它企业的用户,卖自家的产品,而且大部份是靠我的活动推销出去的,此时,我开始意识到:这种钱要是再挣下去就是损人利己、太缺德了。特别是在推销产品过程中,每天所想的都是走哪家的门,找谁拉关系,甚至是用钱财去笼络可以为我们办事的领导,低三下四什么都得干,严重的影响了自己的修炼。每当看到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的“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这段法时,我都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行为,最后终于退出了这个公司。

我面对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如何修去对情的执著。在现实生活中,这种问题实在太多了,这里仅就对孙子态度的转变过程谈点自己的感受。在我孙子四岁时,他父母就离异了,这给孩子在精神和心理上造成极大的伤害,孩子就跟我们老俩口一起生活,由于父母都觉的对不起孩子,隔一段时间就把孩子接去呆两天,总是让孩子吃好的、喝好的、玩新奇的,渐渐的使孩子养成了贪玩、挑食、不听话、怕吃苦等诸多毛病,最让人生气的是不爱学习,学习成绩一直不好,有时督促他学习,他还跟我撒谎。气的忍不住时,也骂过、也打过,都不管用。学法时,每当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这时,我都非常后悔,下决心今后不骂了,也不打了,可是有的时候,气急了还是忍不住,就这样反反复复,也记不清多少次了,给自己造成很多苦恼。

用大法衡量,我何必这样呢?人生由命,富贵在天,儿孙自有儿孙的福,神给他安排的道路常人是改变不了的,对亲情的过份执著不就是要修去的人心吗!这也许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魔炼心性的一大关,现在我对他多了一些耐心,多了一些引导,有时也给他讲一些人伦道德和大法的法理。

二、修去怕心,抓紧救度众生

师父要求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开始讲真相的时候,怕心较重,顾虑较多,只找熟人和亲朋好友去讲,随着学法的深入和讲真相经验的积累,逐步的修去了怕心,讲真相的次数多了,接触的范围也广了,有时在路上、市场里,遇到不相识的人也敢讲了。后来我回老家,改变了一对一讲真相的做法,给亲戚一个家族一个家族的讲,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

比如:到我的一个表妹家,他们亲兄弟姐妹共十人,都成了家,相互之间也很少见面,我买好鸡鱼肉菜,来到我三妹家,让他们通知兄弟姐妹都来相见,除一位住在贵州的未到之外,在本县的都来了,共有十七人,其中大都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有的是头一次相识,大家都非常亲热。我从自身如何走進大法、身心受益讲起,直到现实社会的败坏、共产(邪)党的邪恶、天灾人祸的根源,三退保命的必要性以及我亲身所见,用唯物主义观点无法解释的现象都讲了,讲了两个多小时,大家都愿意听,凡是入过党、团、队的都退了,带去的护身符一抢而光,还不够。后来我又到我二表叔家,也是先买好酒菜,得到信息的三表叔、四表叔都带着孩子来了,一共有十三人,多数人听真相都很用心,有的还边听边问,最后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也都退了,不但加深了亲情关系,重要的是使他们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认清了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使他们真正得救了。

虽然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做了一些努力,但是在本地区讲真相时,遇到了许多问题,有的说:“你说江某某不好,我能接受,你说共产(邪)党不好我接受不了,我从小就是靠助学金读书的,没有共产(邪)党,就没有我的今天。”也有的听完真相,要了真相资料,许多观点也接受了,可到晚上孩子回来看到这些资料就说:“现在是共产(邪)党给你退休金,谁的也不要听,就听共产(邪)党的。”结果第二天一早给我打电话,让我把真相资料拿走。

最让我为难的是我的一个老邻居,平时交往甚多,也比较密切,多次给他们讲真相,就是听不進去,但他们看到我身心的变化和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也说:“受益了,你就在家炼呗,可别出去什么都讲,尤其是活摘人体器官的事,千万不能跟人说,你也没看着,这么大个国家能没有一点乱事吗?”面对他们的这种状态,我既担心又无奈,曾一度产生过畏难情绪,我就在想:为什么现在的人迷的这么深?这当然是邪党几十年的毒害和愚弄的结果,使他们搞不清国家、人民与邪党的关系,把邪党窃权、侵吞国家财富和人民的劳动成果后,对扔给的一个面包和香肠就感恩不尽了,他们实质上是在维护邪党统治下的既得利益者,这在我们地区在职干部和高收益人群中具有普遍性,对这些人也不能不救。

师父要求我们:“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坚持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反复学习师父的有关讲法,在抓住有利时机面对面讲真相的同时,加大了发放真相资料的力度,自己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真相资料,开始每周发七、八十份,后来每周发一百五十份至二百份,同时还给同修一百五十份至二百份。两年多来,不管是严寒酷暑还是风雪阴雨,坚持边打印边发放,从未间断,可以说把大法的福送给了千家万户。

由于在打印真相资料、发放真相资料占用了大量时间,有时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就不够用心了,甚至有时师父把有缘人领到自己跟前了,还意识不到。比如:有一次,我出去发资料,回来等车的时候,天下起了小雨。这时,过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打着伞直奔我走来,热情的说:“大爷,咱俩一起用。”当时,觉的这个人很善良,但因车快来了,旁边还有人在等车,就没有给她讲真相,只是在车上问她干啥去,到哪个站下车。

回家吃完晚饭,我牙疼,我就向内找:今天什么事做错了呢?马上想到:师父把有缘人都领到自己跟前了,却没有救她,这哪象大法弟子呀!我立即站到师父法像前说:“师父,今天我没有给有缘人讲真相,弟子做错了,我明天一定要补上这一课。”第二天下午,还在下雨,我打着伞提前半个小时在她下车的车站等她,等了半个多小时,她真的来了。一下车,就急匆匆的往学校赶去接孩子,我拉她一把,她回头一看是我,说:“你咋在这?”我说:“昨天见到你,觉的你很善良,有个重要的事情应该跟你说,昨天没来的及说,今天特意来等你的。”她说:“什么事?”我看她很着急,就跟她一边往学校赶一边讲,从现在社会道德败坏、共产邪党的邪恶、藏字石警示的天灭中共一直讲到人类将面临的天灾人祸,她听的很认真,并让我给她起个化名,退了少先队。

前些日子,我去百公里以外的矿区护理我有病的弟弟,在帮他做完了必须做的事之后,就抽空去家属区发放真相资料。正在路上走着,从侧面叉道上过来一个人,我说:“你这身体真壮实,多大岁数啦?”“五十二岁了。”“是买断工龄的吧?”“是呀,这买断工龄可把人坑苦了,整天没事干,呆的很难受。”“那你是上当受骗了,入过党团队吗?”“是党员。”“退没退呀?”“这党可不能退。”“看来你还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呀!”我就从现在社会上假货泛滥、人人都在吃受骗之苦、贪官污吏横行、邪党危害人类的罪恶、藏字石的警示、共产邪党灭亡是天意,谁也改变不了,只有退出共产邪党,才能抹去兽印,躲过天灾人祸,他欣然化名退了党。临别时,他说:“今天见到您也是缘份,让我叫你一声大哥。”我说:“你要抽空找当地的大法弟子多了解一些法轮功的事情,他们不会跟你说假话,让他们帮你把在大学念书的儿子入的团也退了,别给共产邪党当殉葬品。”他也答应了。看到这个生命得救了,我也十分欣慰。

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虽然有了進步,但与做的好的那些同修相比还相差甚远,这也是我今后应继续努力的方面。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