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素华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种种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是辽宁本溪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曾三次被非法关入马三家劳教所,于2010年3月22日正念闯出黑窝。在马三家劳教所,我亲身经历了种种酷刑折磨,也耳闻目睹了恶警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把我所知道的马三家的基本情况及恶警的种种暴行揭露出来。

马三家劳教所原有一个男队,三个女队,现在男队增加到六个,女队虽然还是三个,但人数增加很多,一个大队分成几个小队。马三家劳教所周围有大片早年低价购买的田地,现以500元/亩/年出租牟利。最近新建了许多“小号”但建的象迷宫,大院套小院,从外面看不出来到底建了多少。在原有医院的基础上,新建了医院,还建了精神病院。据狱警们说,每年狱警都分批到上海,去见“首长”,给他们布置任务,我还看到狱警们在上海拍的照片。

在马三家,恶警采取各种恶毒的手段,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法轮功学员。所施暴行如下:

一、电棍电

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吊到暖气管上,用电棍电头部、面部、乳头、阴部等。

我亲历的酷刑:用手铐把我吊到暖气管上,恶警谢成栋(音)拿来一个特号的电棍电我的乳头。还有的恶警用电棍把我的面部电的完全变形,肉都糊了。

二、坐“老虎凳”

就是两手铐在凳子上, 动不了,一个姿势长时间坐在窄窄的铁凳上。不让大小便,不给水喝,同时放着散布谎言的洗脑录音。还有最普遍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成天坐在小塑料凳上,不让动,很多法轮功学员屁股上的肉都坐烂了。

我亲历的迫害:先后三次被关进“小号”,分别坐“老虎凳”23天,24天、25天。

三、暴打

拳打脚踢,苍蝇拍打脸,抓头发往墙上撞,用手铐打等等。

我亲历的折磨:被扒光衣服,用床板狠狠的从头到脚拍个遍,他们用三个苍蝇拍合一起打我的脸,苍蝇拍都打坏了。恶警还用手铐打我的脚趾、脚心、腿骨、大腿内侧、头、手指甲等敏感部位,让我疼痛难忍。女恶警穿着高跟鞋用后跟踹我的大腿。恶警宁丽娟(音)、于娜(劳教队员)等三人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头上撞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恶警宋玲玲用棍子打我的手,鼓起一个很大的黑色的包。恶警王艳萍把我的肋骨踢折了,徐秋霞(劳教队员)把我的尾椎骨踢折了,恶警孙美经常狠狠掐我的脖子、捏鼻子,往死里整,恶警马吉山和多个恶警将我摁在地上,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的踹、碾我的脸,导致整个脸完全变形。

四、绑“死人床

就是手脚铐在床上,全身都被固定在床上不能动。同时辅以灌“废功”药、打“废功”吊瓶等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据恶警说,这种“废功”药打少了四肢无力,打多了就是植物人,再打多,人就没命了。

我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因被灌、打“废功”药导致精神失常。恶警丁大勇、曹丽杰、相淑嫒、李淑嫒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打“废功”针。

我亲历的迫害:恶警头目李明玉(刘勇之妻)多次指使恶警把我绑在“死人床”上,给我戴上“撑子”,灌“废功”药、柴油等,并打“废功”吊瓶。

五、冻

冬天,扒光衣服关在厕所里,打开窗户冻。

我亲历的折磨:我被扒光衣服,用手铐吊在厕所的暖气管上,打开窗户,大片的雪花飘进来,落在我身上。

六、性迫害

恶警强奸女法轮功学员,狠狠地踹阴部,用三把牙刷绑在一起,刷毛冲外,在阴道里来回刷,电棍放入阴道里电等。

我亲历的迫害:多次被恶警踹阴部导致休克。

七、活摘器官

我亲历的迫害:恶警头目刘勇指使恶警把我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说:“你不是要做好人吗,为了救人,就活摘心脏吧,要不就转化。”我对他说:“我不转化,你也别想活摘我的心脏。”恶警马吉山说:“你还不转化,有多少都送去活摘器官了,然后尸体都炼了。” 恶警用各种酷刑折磨我一宿,我一直不停的发正念,期间恶警多次打电话与苏家屯联系,要把我送去,最终没能得逞。

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苏家屯集中营等地活摘器官,现在还不得而知。

八、各种“抻”刑

一是把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再将两张床分开,身体抻到极限后,将两张床固定。

二是将双手一高一低铐在两张床上,身体抻到极限后,将床固定,再将双腿捆绑固定。

三是将双手铐在二层床上,再将一条腿抬高铐在床上,单腿着地。

四是将双手铐在二层床的角铁上,头被压在二层床下,两腿被伸直捆绑后塞到床下,用棍子等别住,并在脚心下面穿进角铁,用角铁的棱硌脚心。

我的亲身经历:恶警马吉山、张春光和其他恶警多次长时间使用这四种抻刑折磨我,同时还用火烧我,用针扎我。

九、其它酷刑

用打火机烧手,用针扎,把法轮功学员抬起来,往楼梯上摔,用绳子勒脖子,拽头发在地上拖,掰手腕,手铐铐到肉里,用钢撑子把牙掰掉,往嘴里扔燃烧的烟头,泡在粪便里等等。恶警头目刘勇每天背着大皮兜,里面装着手铐、钢撑子、电棍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随时随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的亲身经历:恶警多次用胶带封住我的嘴,用打火机烧我的手;把手铐铐到肉里,肉都翻开了;他们还多次用钢撑子把我的牙掰掉。恶警拽着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着去吃饭,身上被扒的仅穿着背心、裤头,腿上的皮都磨掉了,鲜血直流。恶警强制我坐在厕所流满地的粪便里。恶警指使几个人扒掉我的外衣,将只穿着内衣的我抬起来,往楼梯上摔。恶警马吉山把我的手腕掰折,只有肉皮相连。于娜(劳教队员)用绳子使劲勒我的脖子。恶警黄奇用又长又粗的大针扎遍我的全身。恶警李俊问我法轮大法好不好,我一说“法轮大法好”,他就把燃烧着的烟头扔到我嘴里。

十、超时劳动

强迫法轮功学员24小时劳动。

十一、劣质饮食

吃的窝头是整个玉米(不只是玉米粒)磨的面做成的,而且吃的窝头、菜里面都掺有“废功”药。一来人“检查”或“调查”,就做好吃的,平时就做劣质饮食。

十二、勒索钱财

有一次儿子给我送了50元钱,恶警张卓慧(音)告诉我,却不给我钱。

除了上述提到的恶警外,以下恶警及劳教队员都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是:

男恶警:韩礼(音)、黄凯、张军(音)、高云天、张彦忠(音)、刘克、李明东、陈明强

女恶警:任怀平、裴凤、周千、张君(音)、象百凤(音)、张丽丽(音)、李秀玲(音)、相魁丽(音)、张秀荣、王乃民(音)、迟宇(音)、王淑征(音)、由岩(音)、潘桂厚(音)、郑丽(音)、张宇(音)、刘慧(音)、张磊(音)、管林(音)马晓丹(音)、赵静华(音)、杨晓峰、崔江(音)、李立娟(音)、任红战(音)、陈警敏(音)、赵国荣(音)杨亚琴(音)、祈福英(音)、李丽杰(音)

劳教队员:曾玲玲(音)、王玉彬

还有苏静(音)原是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头目,现调到抚顺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潘某专门在小号迫害法轮功学员。犹大赵永华(音)、苑淑珍(音)被恶警收买利用,在马三家迫害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