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要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2010年1月中旬8点多,我与同修定好去赶集(讲真相救度众生),走在距车站几步远的马路上,突然被一辆摩托车撞趴在地,撞我的人忙把我扶起说:到医院去看看吧。我说:没事,你走吧。他一再说去医院检查一下,我说:没事,你快走吧。他就走了。

在车站等车的一位女孩子正在看着,我慢慢走到她面前想跟她讲真相,还没等我开口她就说:怎么这么便宜就让他走了,记住他的车号了吗?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给别人找麻烦,而且他又不是故意撞的,也许他有急事。紧接着我给她讲真相,她明白后很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并且说:谢谢你,你们修炼法轮功的真好,法轮大法好。

当时因胳膊抬不起来,我就慢慢的蹭回家,到家门口无法掏钥匙,我就用脚踢门,老伴开开门后我忙说:赶快去告诉在另一车站等我的同修别等了。待老伴回到家帮我把外衣脱去,才发现右肘位的大骨头顶出来了,老伴(同修)凭着以往看资料的经验,就慢慢用力,就把支出来的骨头复了位。可是稍微一动,那骨头又支出来了,老伴又顺利的按复了位,我强忍着疼痛,最后只好用布条紧紧的捆上了。我想,修炼人处处做到正念正行,信师信法。第二天早晨我想炼功,一看右臂到手全都肿了,手和脚的外踝骨都肿的象面包似的,那车是从左脚面轧过去的,四肢疼痛难忍真是新伤勾起了旧伤,心想什么时候能好呢,这不耽误了救度众生吗,转念又一想,有师在有法在,一定过好这关,不留后悔。我每天加大力度学法坚持整点发正念。同修都很关心我,在法理上与我切磋并且帮我发正念。可是我总感到很困、很累,象被捆绑着似的,再加上四肢的疼痛炼功困难,很是无奈。自己心想修炼人不管遇到什么事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洪吟二 》〈正念正行〉)。下决心清除迫害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多学法、多发正念。否定它、不承认它,我是修大法的,我师父说了算,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决不允许邪恶的旧势力迫害我,我有执著我会对照法归正,邪恶不配迫害我。发完正念就感觉身体轻松,因此,修炼人时刻保持正念正行才不易被邪恶钻空子。

第三天把捆绑的布条拆去就开始炼功了,为了方便炼功和保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有两个月我总是穿着上衣睡觉,因右手只能抬到腰部,自己不能穿、脱衣服需老伴帮我很不方便,老伴说:疼也得炼功,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我想也是,修炼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所以我坚持炼完五套功法。被撞后我只有两天没炼功、没发正念和没发资料,这样经过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又开始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了。

我今年74岁,在这三九天气里,没有师父保护念不正可能就爬不起来了,撞完回到家后,我立即到师父法像面前很惭愧的对师父说:没对撞我的人讲真相、证实法很惋惜,弟子做的不好,请师父原谅。

通过这次车祸,我亲身体悟到,修炼的艰苦、严肃,不管身体怎么难受,都得保持正念正行,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信师信法,不能想坏事,不能让邪恶得逞钻空子,悟到就得做到,否则,误在那里关、难很难过去,真是非常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一念之差就会有不同的后果,好坏出自一念。“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转法轮》

修炼既艰苦、又严肃、又玄妙,所以必须精進实修,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们很多人抱着一种真正得道的心,那当然是修炼的目地,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转法轮》)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不断的修好自己的基础上,要抓紧时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返本归真,随师回家。

我文化水平不高,写出个人的一点经历体会,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坚信师父、坚信法,时刻想着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不用人念动真念,人神只是一念之差。感谢师尊、感谢同修。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