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修大法全家得福(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 我以全家人得法修炼后的神奇事,来证实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美好,并以此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我有缘得法

一九九五年七月,朋友到我家说:给你看一本书。我一看是《转法轮》,打开书看了十几分钟,眼就睁不开想睡觉。迷糊一会儿再看十几分钟又瞌睡,就这样迷糊一阵看一阵,我用了两天时间把《转法轮》看了一遍。

我被书中修心性做好人的道理所打动。我对朋友说:若照书上说的做,人生还有啥烦恼?在单位上班,人与人之间为了名利争斗感觉很苦很累很烦,使我落下了一身的病。而我以前学过的气功只是教祛病的手法,不讲如何修心性,只治标不治本。所以我和朋友说:这书太好了,在哪买的?给我请一本。朋友说:是借的。我便立即把一本《转法轮》全复印下来。以后随着大法的普及,我请到了新书《转法轮》,并找到了炼功点。

从此我象久旱的禾苗得到了雨露,溶入了大法修炼的洪流中,至今已十六个年头了。回顾这十六年的修炼历程,真是感慨万千,多少次泪湿衣襟。若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走不到今天。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999年7.20之前的炼功场面,无论严寒酷暑坚持炼功

在炼功过程中,其他神迹不说,就说我们那炼功点。有几次晨炼打坐时下大雪,北方的冬天零下十几度,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大法弟子一个个象雪人一样打坐近一个小时,却丝毫没有冷的感觉,身体却在往外冒热气。那种美妙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从此我也从一个全身是病,外号“大药罐”的人,变为十六年没感冒过一次、没吃过一片药的人;从因为工作量大,身体承受不住想辞职,到身体健康,工作效率成倍提高的人;由以前的爱争斗,变为对名利看淡、为人随和的人。我所任科长的科室也被评为市级业务先进科室。大家从我的变化,见证到了大法的美好。

二、母亲得法

一九九六年的九月份,我在外地开会,突然接到电话说69岁的老母亲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我火速赶往医院,只见老母亲口歪眼斜地躺在病床上,右面身子瘫痪。医生告知:脑内有瘀血。征求亲属意见,两个治疗方案:1、开脑壳取出淤血;2、保守治疗,即躺着不动让大脑自然吸收掉淤血。我们都同意第二个治疗方案。在实施这个治疗方案时,因头部丝毫不让动。母亲一动不动地躺了两天两夜后,直嚷再也坚持不了了。

这时我捧出了《转法轮》对母亲说:妈,以前动员您修大法,您说忙没时间,今天我读《转法轮》给你听。读了一阵后,母亲说:听你读法,象有一股泉水从头顶灌注全身舒服极了。就这样,她一难受就听我读《转法轮》,一听就舒服,扎针吃药却没效。

我对母亲说:既然学大法您感觉这么明显,说明您有缘,如果能到学法小组学法炼功效果会比在医院好,您信不信?母亲说:“我信!我信!我要出院到学法小组去!”我说:慢!您必须得百分之百的信,您是我母亲,我不能拿您的命当儿戏。母亲说:我真的百分之百的信!

当我找医生说要出院时,医生说:“开啥国际玩笑!这种病要出院最早也需要一个月以上,才十八天就出院,不要命啦!”后来医院让立下字据:后果自负。

出院的当天晚上,我和姐姐就把母亲搀扶到学法小组。当炼到神通加持法时,母亲说:我的右手指能动啦!一股热流从肩头通向手指!在场的学员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炼完功回家时就不用搀了,一路身体排着浊气走回了家!第二天母亲就能帮我擀饺子皮了。

在我家住到第十天,母亲对我说:昨天晚上我琢磨,我都好了,老伴一人在家,我应该回老家了。可咋对女儿说呢?晚上就做个梦:在云雾缭绕的天空有个象体育场的观礼台,上面坐满了人,一层比一层高,都在静静的看师父在黑板上画法轮图形。当我入场后,没有我的座位。师父看看我说:有人刚进门,不好好学,牵挂多,这样的学员就够呛。母亲说:我醒来悟到,师父是说的我呀!我可要在这好好学一段时间再走。

从此,母亲和我每天晚上到学法小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母亲说:看师父讲法录像时,腰部和头部有法轮直转。就这样到第五十二天时,我把母亲送回农村老家,在车上,母亲说头部有淤血的部位和舌尖发麻部位有法轮在转,我们都知道是师父在给调理。

母亲回家一个星期后,我回老家探望,一进门母亲就对我说:师父说的话一句也不假呀,以前我对师父说的“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转法轮》)这句话没多想,认为身体能恢复就很满足了。没想到我回来的当天已停经22年的例假又来了,这功太神了!我真的返老还童了!

我母亲炼大法的神效轰动了全村,当即有二、三十名村民来跟我母亲学炼大法。那年我村有六名患脑血栓、脑溢血的老太太,其中四名没修炼的每月药费四五百元,现今都已离世了;而修大法的两位如今都健健康康的。我母亲整天乐呵呵的说:是师父给我延长了寿命,我是最幸福的人!

三、姐姐得法

我姐见证了母亲修大法的神效,也参加了学法小组受益匪浅。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姐夫害怕,便阻拦姐炼功,说再炼就离婚,看见大法书就撕。在他的阻拦下我姐不炼了。直到有一天感到肝部疼痛,到医院查CT肝区有阴影。医生说不是好病,要有思想准备。

回家姐夫便求我姐炼功,我姐说:当初不让炼的是你,现在求我炼的也是你,你把大法当成啥啦!姐夫说:我知道大法好,以前是害怕镇压,不让你炼,如今你身体成这样,你若不炼你又没工作,别说住院没条件,连查体费咱都花不起呀!现在我失业,靠打零工挣的钱连生活费都朝不保夕呀!求求你啦,看在孩子份上,为了保命你炼吧!就这样,我姐又恢复了学法炼功。

我姐夫象变了个人,打工回家再累,只要见我姐在学法,家务活就全包了,好让我姐安心看书。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姐姐,炼了一个多月,她的脸色由暗青变红晕,到医院复查,肝部阴影全无!从此,姐姐家又有了笑声。

我姐九十二岁的老公公患脑痴呆症,护理这类病人,没经历过的,想象不到有多么的难。老人经常把大便往床和墙上抹,嘴里嚷着蛋糕!蛋糕!我姐时刻牢记自己是修炼人,对老人要慈悲。每天用半天时间给老人清洗尿布和脏衣服,服侍整整三年,直到老人去世没生过一次褥疮。

去年底,我姐的邻居对我说:你姐家六十平米的昏暗楼房,养着九十四岁的老婆婆和八十二岁的老母亲,还收养了一位苦命的外甥女十二年,还有一个满地跑的三岁小孙子。简直成了养老院和托儿所了。居委会都说没见过这么好心的人!我姐却乐呵呵说:如果不修大法,别说照顾老和少,我自己的命都难保!

四、大法保住了外甥女的命

我小妹自小体弱多病,二十多岁时又被邪灵附体,整日神神叨叨的主意识不清。婚后丈夫遭遇车祸脑残,整日神情呆板,给洗车店打工,一天五元的工钱人家都不愿用(正常人一天至少二三十元),所以她家的生活费靠全家人救济。大女儿出生仅一个月,便由奶奶抚养。

待看到她小腹突出,才确定她又怀孕了。经亲属协商,都认为这孩子不能留,就动员她去做人工流产,她坚决不去。最后亲属商量只能谎称说由我带她到医院保胎,她才跟我到医院。当医生往她小腹部扎针时,她一下蹦起来,不打医生,一边打我一边说:不是保胎吗?往这扎针不把孩子扎死了吗?又给我一拳说:你知不知道这是杀人哪!(她平时说话从没这么有逻辑,当时我却没悟到是师父借她的嘴在点化我。)她拳打脚踢地把我从医院的三楼打到一楼大门外。熟人求医生第二天到我妹家去做引产,第二天一早派车把医生和医疗设备载到我妹家。

安排好这一切,晚上到小组学法时,大家问我为啥迟到,我就把迟到的原因如实告知大家。同修说:你这样做是杀生!你还修不修啦?我说,不是人出生后才有灵魂吗?,没出生咋能算杀生啊?并说出不能保留孩子的两大理由:一、我妹大女儿出生一个月就由婆婆收养。现在婆婆也是直肠癌晚期,如果这孩子生下来无人抚养;二、我妹服用大量副作用很大的药,难保此孩健全。

站长见我执着,对大家说:今晚不干别的,专帮她吧。大家极力开导我说:孩子出生有没有人照看或健不健全,是由他本人业力大小决定的。应该放下执着。直开导我到晚上十点,我还是想不通,对大家说:你们别费心了,除非师父说堕胎是杀生,否则我不会改变的。站长说:师父今年三月在《纽约座谈会讲法》很快就要来了,我已经得到一本书。这样吧,咱们马上回家,你拿起电话,我在电话里读给你听。

当我拿起话筒,听他读到:

“弟子:那堕胎也算杀生吧?

师:那没错。怀孕了之后,打胎就是杀生,你不管人类的道德什么样了,人类和法律上承认不承认,法律代表不了神,你杀生了就是杀生,你说法律上没杀生,那是人说的。我们发现妇产医院有许多婴儿,在那个周围空间里边有许多肢体不全的,或者是肢体很全,却很幼小的小孩生命在那里边没地方去。本来这个生命他转生了,他可能有他的前程,可能他活多少年之后他再从新進入轮回,可是还没等出生,你把他杀掉了。那么他就要在这个漫长的岁月中痛苦的挣扎着,那么小的生命孤孤单单,那么可怜!他要一直等到给他在人世天定的年龄全都过去之后,才能進入下一个轮回。所以你一下子就给他治到那么苦的境地上了,你说那不是杀生吗?而且还业力很大。”

听到师父讲的这么明白,堕胎是杀生,我为自己的行为后怕。第二天早上我跑到医院说,不堕胎了。医生拿出发热的消毒包说:瞧,已经消好毒了。

没几天,全区组织学习了刚到的师父《纽约座谈会讲法》,我对着师父的法像痛哭流涕的说:慈悲的师父呀,您为不让弟子杀生造业,及时派人点化,弟子让您操心了。弟子一定放弃执着,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当我妹妹生下足月的女婴时,我发现孩子不仅健康健全,而且水灵红润,大家都夸漂亮。

一个星期天,母亲来电话说:你妹今天回家乡没抱孩子,刚满月的孩子交给谁了?我到车站询问,有人证明说我妹上车时还抱着孩子。我马上回电母亲,孩子是回家路上丢的。傍晚,我接到电话说孩子找到了。原来是我妹下车后犯了疯病,把孩子丢在河边的芦苇里。当时河边有许多洗衣服的人,离孩子近的没听到哭声,而离孩子较远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却听到了,多亏这位法轮功学员把孩子抱回了家。

大家都说这孩子命大,从胚胎三个月到出生刚满月就经历了三次生死大关!若不是师父的法身呵护,怎能每次都是大法弟子的保护才能转危为安?如今这孩子已由我姐抚养。孩子聪明伶俐,三岁时大人做饭,她就自己盘着小腿捧着小录音机静静地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稍大些,第一次双盘就盘三十分钟,大家都夸她双盘的姿势好。而且她每次到我家,第一件事是给师父敬上一炷香。如今她已是十二岁的大法小弟子了!我家及身边大法弟子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很多呢!

的确,我为今生今世能成为大法的修炼者而自豪!更感到能成为师父的弟子而无比荣幸!我们一定坚修大法,圆满随师还!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