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大法在我家创造的多次生命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我二哥和二嫂都是九九年迫害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经常给我们全家讲法轮大法好等真相,使我们全家在大法佛光的普照下,神奇般的平安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只就近两年间,我们家就有大哥、侄女、侄子、侄孙四人在大法师父的保护下绝处逢生,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威力。

一、诚念“法轮大法好”,侄女起死回生

二哥的女儿小华(化名),知道大法好,也告诉别人大法好。2008年秋天患急性重症生命垂危,送去医院抢救四十分钟后,血压消失,呼吸心跳全停,做人工呼吸也无济于事。医生盖上白布单,宣告人已经走了,让二哥赶快给穿衣服办后事,说四十分钟以后衣服就穿不上了。

二哥顾不上悲哀,连忙给亲友打电话招呼都来办后事。二嫂在电话里告诉二哥,赶快在孩子耳边喊,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相救。”二嫂因故不能去医院,就自己在家远距离对医院的孩子不住声的说:“孩子,快跟妈妈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救我!”她坚信孩子能听见,会跟她一起喊,并坚信师父一定会救女儿平安回家。

就这样,半小时后,正在拆卸各种检测仪器的护士忽然喊起来:“奇迹奇迹!心脏停跳半小时了怎么又自动跳起来了?!”护士、医生以及医院的病人都说这简直是奇迹。于是紧张的抢救又重新开始了。

虽然医院全力抢救,但医生反复提醒二哥,呼吸停止大脑就缺氧,大脑缺氧六分钟,脑细胞就死亡了;这么严重的病人,医院没有抢救成功的先例,即便抢救成功,也只会是个植物人。二哥坚持让医生抢救,并继续带着孩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救我!”当天下午,孩子就有了呼吸,有了意识,第三天完全清醒,意识清楚,大脑功能正常。

二、学法炼功九天,侄子获得新生

2009年初,二哥的儿子小刚(化名)大病初愈,身体刚恢复,还比较虚弱,医生说要注射人血白蛋白,但医院没有这种药,让家属在外高价购买。用此药后,小刚突然出现呼吸衰竭,急忙插上呼吸机,接着又出现多种并发症。医生说其中任何一种病症都可能要了命的,经多方诊治没有效果。后来发现一用人血白蛋白,孩子的呼吸困难就加剧了。可是这时停药已经为时太晚了。医院做CT、拍胸片,各方医生会诊,诊断为双肺纤维化严重,已经到了中晚期。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小刚突然患此重症?医生百思不得其解。只是告知二哥办出院手续,并交代说,病人的双肺纤维化非常严重,同时反复强调:对肺纤维化,整个国际上都没有任何对症治疗的药物,也都没有确定的治疗方法,这种病得上之后只会恶化,不可逆转,而且小刚的纤维化已经到了中晚期,出院后其生命的延续快则两三个月,慢则三、四年,家属要做好思想准备。

二嫂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告诉全家人:“医生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会好的!”于是立即接孩子出院。出院后,小刚一有空就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于第二天开始学习法轮大法,第三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第十天去医院做CT拍片复查,双肺纤维化大大好转。二哥把前后两次拍的片子拿去让前面会诊的医生对比查看,医生开始根本就不看片子,认为不向坏的方面转化就是好的了,根本就不可能好转。在二哥的一再坚持下,才接过片子。看过片子后,医生们都感到万分惊奇,认为纤维化晚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有这么明显的好转,这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小刚住院一个多月,花去近二十万元。胆碱酯酶指标由120艰难的上升到1100,可出院后学法炼功不到十天,一分钱没花,该项指标就由1100上升到4300,已经正常,医生告知不用再检查了。双肺纤维化严重,医生告知只能活两三个月到三、四年,学法炼功不到十天就明显好转,就投入到正常工作中去了。一个月后又拍片复查,医生告知已经基本痊愈。至今小刚的身体一切正常。

小刚出院后不几天,媒体就曝光了假冒人体白蛋白害死住院病人的消息,而二哥托人买的正是这种假药。这时二哥才恍然大悟:正是这种假药害得大病初愈的小刚又重新陷入生命垂危之中。只因为他们修炼大法,坚定的信师信法,有慈悲的师父法身一直在救护,才使得小刚没象其他用此假药的病人一样命丧黄泉。

三、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重大哥得救

2009年7月,患脑血栓后遗症十八年的大哥不慎连摔两跤,不能动不说,全身疼痛难忍,整天整夜痛苦的大喊大叫,住医院治疗多日不见好转。医生检查诊断为脑干堵塞,说治不好了,回家吧。

回家后依然疼痛不减,昼夜呼喊不止,吵得半个村子的人都不得安生。20多天后,气力渐弱,一连四天不吃不喝,人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眼看着人不行了,家人开始请人打墓,准备后事,数十家亲戚都赶来见最后一面。

二哥和三弟也赶回家。二哥给晚辈们说:“我不是来看你爸,是来救你爸来了。”到家即在大哥耳边说:“哥,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会救你的!”大哥当时就跟着念。清醒时家人就提醒他念。四、五个小时以后,连续四天水米不沾牙的大哥竟能喝下四勺稀饭,人也精神多了。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连忙把准备办后事搭的院棚拆了。当天晚上,疼痛明显减轻,还能熟睡四、五个小时,村人也都安宁了。第二天早上,大哥喝了半碗稀饭。第三天一顿能吃一碗饭,还能在轮椅上坐会儿了。

亲友及村邻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嫂子和儿女们也都深信大法好,此后都自觉提醒大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来医生检查,医生说,这下就正堂堂的活下去了。

四、诚念“法轮大法好”,病危侄孙得救

三弟唯一的宝贝孙子明明(化名),三岁半,2010年过年后身体一直不适,不思饮食,时常发烧,精神状态很不好。三月初开始发高烧,腹部胀满如小鼓,不能进食进水。先后在县级、市级医院和省会医院服药、打针、输液,外加物理疗法,头部连用三个冰袋,都无济于事,连续八天高烧三十九度以上不退热。作CT,发现全身淋巴肿大,肝脏、脾脏皆肿大,抽血、抽骨髓化验检查,医生诊断为特殊病毒感染,并怀疑有白血病。医生说必须用一种特效药治疗,但这种药必须家长签字方可使用。三弟一看使用说明书,除了有一大堆副作用外,还有可能致癌的因素。一般药救不了命,特效药又不敢用。眼看孙子难救,三弟急火攻心,头脑发昏,顿时走不了路,明明的父母、奶奶急得直哭。

三弟坐在病房外的条凳上,无望中忽然想起了二哥曾经说过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奇效的几个真实故事,马上与弟妹前去二哥家求教,又立即回医院与孩子的二伯二妈一起,四个人围着孩子一起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救孩子,同时也教孩子念。一个小时后,量体温,三十六度六,孩子还能喝点稀饭了。全家人顿时有了希望,在孩子不发烧时也念,孩子的奶奶回家取东西也念,有空就念。此后两天里孩子共发烧三次,一次比一次低,最后一次烧到三十七度五,念诵一小时后降至三十六度一,以后体温、吃饭等一直正常,腹胀也随之消失了,孩子也精神起来了。第四天,医生让出院,三弟不放心,建议再做全面详细的检查。第五天,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指标全部正常。三弟高高兴兴的带着孩子回家了。

是法轮大法使我家三代四口人绝处逢生。大法的神奇一次次的发生在自己身边,展现在自己的亲人身上,我们整个家族及其亲友以及亲友的亲友所有的知情人都感到震撼,原本不相信大法的和坚定的无神论者也真心感谢大法的救命之恩,相信大法好。大多数也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有的还不辞辛劳积极帮助做大法的事,有的立即请回大法书和教功炼功光碟加入了大法修炼的行列。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人中,有的身体变好了,有的生意兴隆了,亲友中又开始互相传颂着明白真相后各自得到的福报佳音。

如今,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遇难呈祥的消息已经在我们的亲友及亲友的亲友中不胫而走,而且正在悄然间以不可阻挡的势头不断的扩散着,洪传着。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