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苦老母心 辛酸孩童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看到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两骗局败露 中共疯狂报复冯晓梅》一文,记忆中关于王宏斌、冯晓梅一家的点点滴滴印象在脑海萦绕并清晰起来,为冯晓梅的处境深感忧虑,为其一家的不幸的遭遇深感痛心。

认识冯晓梅和王宏斌两口子还是在1998年前后,他们都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当时还是河北电话机设备厂的工程师,也是炼功点上的义务联络人。他们受益于“真、善、忍”大法,经常热心的帮助初学炼法轮功的新学员,不辞辛苦的创造便利条件,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石家庄的很多人都认识这对儒雅、平和的夫妇。

1999年的7月20日上午,突然传来了他们夫妇一起被当局绑架的消息,石家庄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去省政府上访要求放人,笔者当时也去了石家庄市维明街的省政府驻地,得到的消息是命令来自于“上面”,要解决问题就去北京吧。王宏斌冯晓梅夫妇被秘密关押50多天后才陆续获得了自由。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被十几个便衣在家中绑架,在市公安局“610”马文生、王晓峰(恶警,与王宏斌妹夫同名)、长安公安分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胡光辉等人阴谋构陷下,用刑讯和欺骗逼王宏斌在已编好的口供上签字,并送石家庄市劳教所非法劳教,王宏斌遭受了两年的精神和肉体折磨,积郁成疾罹患肺癌于2003年10月9日含冤去世,终年39岁。

明慧网于2004年5月9日报道了王宏斌在劳教所所遭遇的酷刑迫害:“宏斌在劳教所遭受严重的身心摧残。尤其被剥夺探视权,两年不允许他会见任何亲人,使他更觉孤苦难耐;同时被剥夺休息时间,强迫他长时间做奴工,加点加班卖命,……他被实施酷刑,长期不让睡觉,强迫洗脑转化。有一次熬不住睡着了,竟被管教指使看管他的人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还有一次,宏斌被双脚离地单手吊铐在窗户铁栅栏上三天三夜。管教指使人拿着棍子在旁边守着,只要脚一蹬墙就用棍子敲脚踝骨。平时被侮辱、打骂更是常事。”“王宏斌被严重侵犯人权,每天24小时都被管教指定的犯人跟着,连去厕所都跟着。随时会被送去严管(严管就不让通信,不让送衣服,不让去食堂,不让买日用品等等,切断和其他人及外界一切联系)。因为他亲眼所见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30天30夜不让睡觉而精神失常。他的精神长期处于紧张郁闷状态,造成严重的心灵创伤。”

王宏斌的死是石家庄市公安局“610”制造冤狱,市劳教所长期虐待、草菅人命造成的,中共及其一切协同迫害的组织、个人难辞其咎。

自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被绑架后,冯晓梅也直接遭遇人身威胁,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到北京去上访诉说冤情。结果被北京警察不由分说打得半边身体发黑,先吐血,后便血20多天,全身浮肿,脸部严重变形,眼睛只能睁一条缝,脚穿不上鞋,走不了路。冯晓梅在北京一个派出所期间,恶警48小时不让上厕所,在北京市崇文区看守所被恶警灌过迷魂药等,遭了很多罪。就这样的身体状况,回石家庄后又被送到栾城看守所关了一天,后来在朋友的呼吁下,警察怕出人命才将她放回家。 当冯晓梅稍稍恢复健康,就开始奔走为丈夫喊冤,石家庄的“610”犯罪恶人心虚,千方百计阻止她上诉,甚至设计陷害她,找借口要抓她,打恐吓电话威胁,乃至阴谋绑架她儿子。冯晓梅只好时常带儿子流浪,不敢回家住,还要打工赚钱抚养孩子,受尽流离之苦。王宏斌在劳教所的两年里从来没让他们夫妻见过面,在宏斌健康恶化后,劳教所非但不让见面,还刻意隐瞒病情,拒绝办理保外就医。好几次劳教所管教态度恶劣,还企图扣押前来探视的冯晓梅。

冯晓梅终于没能逃脱当局的阴谋构陷,2009年5月在上班时,被警察绑架并强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由直属“610办公室”的监狱管理局特派恶警乔小霞直接策划指挥,女所恶警大队长刘子维,唆使普教打手用“踩盘”的酷刑折磨冯晓梅,长期憋忍大小便,剥夺睡眠、不准洗澡、整夜罚站、强制苦役。持续的摧残下,冯长期便血,健康状况严重恶化,极度消瘦虚弱,甚至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其生命安全亦陷于极度危机之中。

洗脑班的头子袁书谦的一句用心叵测的话道破了当局疯狂报复冯晓梅的真实用心——“知道为什么抓你吗?就是因为你请律师的事!”

当一个国家的极权者,视公民“请律师”为敌对行为而大肆报复,这个国家一定是邪恶大行其道,暗无天日!《两骗局败露 中共疯狂报复冯晓梅》一文深刻的剖析了中共河北“610”犯罪组织的晦暗心理——企图掩盖王博一家的冤狱和中共自导“自焚”伪案的真相,真是欲盖弥彰!

王博一家被制造了冤狱,却因律师的无罪辩护而为大众周知了一个真相——原来当局对法轮功的一切迫害性指控都是违法违宪的,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法轮功和“邪教”有何关系。原本为了遮掩中共自导自演“自焚”骗局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法轮功,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焚”的真相在国内外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和热议,人们纷纷在思考:中共建政以来的所有镇压异己运动,是不是都是这样干的?!

中共导演“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是可耻的,但因此而迫害知情者王博一家则更是毫无道理的黑社会行径。仅仅因为怀疑冯晓梅可能帮助王博一家请了律师,竟将其投入牢笼横加虐待,更是黑帮本色邪性至极。十年来,冯晓梅一家已有三人直接或间接死于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目前家中仅剩毫无经济来源、年近七旬的老母亲苦苦支撑,妹妹的遗孤王天行尚属稚龄刚刚上小学,自己的孩子王博如饱经童年的风雨之后又被迫辍学,做杂工帮助糊口,这一家人的心酸和血泪令闻者无不动容!

严重关注冯晓梅的生命安危,呼吁依法惩治一切制造冤狱和虐待被监管人的警界败类,还善良人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