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有幸走上神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在忙碌中迎来了又一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不知如何表达这份感恩。

我不是因为身体不好修大法的,但当年身体确实不好。上学时,因多年住校,身体很虚弱。放假时帮妈妈倒桶脏水,都会感到浑身无力,心跳加速。这些还不算什么,内心的迷茫才是无药可医的大病。那时我也象许多同修一样四处寻觅,直到走进大法修炼,我的心才有了真正的归宿。

自己修炼有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里,干什么活都不觉得累,身体比二十岁时还要好。特别是性格的变化,一改曾经的冷漠和自私,给身边的人带来了不小的震撼。现在想来那时的我不知伤害了多少人,这事一直让我深感愧疚。这样的一个人突然变得热情了,关心别人了,能体谅别人的感受了,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所以许多人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虽然是在大法的蒙难时期,家人中仍然有十一人陆续走入修炼,亲戚、邻居、同事都有走入大法修炼的,还有更多的人在大法中受益。

单位里的莹莹有鼻炎,很严重,吃药打针都没有太大好转。每次遇到她,都能听到她清理鼻腔的声音,觉得她很难受,我就告诉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发生奇迹,她笑了。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痛苦的表情了,而且高兴地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我知道她听进了我的劝说,念了“法轮大法好”。看到她高兴的样子,我比她还高兴。她妈妈常去教堂,现在也看不到她去了,在家念“法轮大法好”最有效。身边这样的事很多。

邻居李老头身体多病,上到三楼要歇几次,说上不来气,下到一楼要扶着栏杆慢慢下,说迷糊头晕。看他一副干部模样,还是先看《九评》吧,看完之后就说好,再看看《转法轮》吧,看完之后说更好,那还得看《大圆满法》,结果一看就是半年。看完后去南方居住了。走之前乐呵呵的楼上楼下的搬东西,也没听他说累。这老头就是来找大法的,春天刚刚搬来,秋天一到就走了。

我的父母在林场工作三十多年,现在虽然七十多岁了,但因身体好,一直居住在山里,还种了一片玉米。零八年秋天,一两个月没下雨,天干物燥。护林防火的警车天天在公路上响。因山里有烧玉米秆的习惯,父亲觉得自己是搞技术的,学过放火的知识,认为不会出事。于是就把玉米秆点着了。火瞬间就窜起很高,落下的火星点燃了地边的干草,转眼近处的树木就着了起来。开始老头、老太还折下树枝灭火,可是火势越着越旺,面积越着越大。父亲的脸都熏黑了,裤角都烧着了,他们累的精疲力竭,也无济于事。眼看就要闯下大祸,情急之下忽然想起求大法师父帮助,于是跪在地上求师父帮助灭火。就这一念,情形就变了,火势突然回转,不往林子里面着了,而且还下了一会雨。一场大火熄灭了,要是真着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大姑今年七十五岁,一辈子信神,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三年前得了胆管癌,很严重,一度不省人事,在省城做了手术,医生说她只能活三个月了。那年五•一放假期间正赶上她“最后”一个生日,我去了,送她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叫她念“法轮大法好”,还有几本小册子。大姑说自己不够善,才遭此劫难。其实大姑很善良,为人平和,言语不多,在家族中很有威望。大姑的儿女们都很孝顺,可是面对这样的事,谁都无能为力,大法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都帮着老太太念“法轮大法好”,其实也是给自己念,而且在场的人几乎都“三退”了。那一次,三姑、三姑父走入了大法修炼。到现在三年过去了,大姑又要过生日了。

师父说这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那么我身边的人都曾经是谁呢?我自己的事知道的不多,但我知道我有一世的师父、师母,是我这一世的同学,我们也只有三年的同学之缘,之后就很难见到了,因为相距千里之遥。和我朝夕相处的,一起工作几年、十几年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还有在凄风苦雨中并肩携手走过来的同修,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不能因为谁迷的太深不救他了,也不能因为谁的固执任其失去机缘。

在千万年的等待中,在这历史的大舞台上,我们表演了各种角色,吃了无数的苦,受了无数的难。为的是等待师父和大法。今天我有幸走上神的路,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我的脚步。修炼大法十多年了,自己、家人、亲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太多太多,这还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师父为我们做的,为我们承受的,不知要多多少倍。我们从久远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越来越感受到这一点。值此法轮大法日,普天同庆的伟大时刻,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谢!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