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被迫害严重的同修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得法修炼了十一年,十一年的沧桑,十一年的风风雨雨,十一年修炼中的快乐,大法的神奇妙不可言。

在这里我与同修们切磋如何帮助被迫害严重的同修闯过生死关。《明慧周刊》经常报道某某大法学员被邪恶迫害生命垂危送回家后不久含冤离世,我常含泪在问自己,他(她)们为什么回到家中含冤离世,我为她们做了什么?

本地同修甲经大法弟子与其家人到监狱多次营救,其同修奄奄一息的时候(医院诊断肺结核肌肉萎缩,)送回家瘦的皮包骨,肋骨突出一根一根的非常显眼,腿勾着伸不开,昏迷不醒,打吊针药不吸收,针头也弯了,插不進去,监狱认为他活不了,以保外就医送回家中,他们完全是为逃脱责任,让他死在家里。甲的父母真是以泪洗面盼儿归,儿已归命难留。

大法弟子知道后,几位同修切磋后,决定把他接出来,发正念彻底清除另外迫害他的邪恶,解体迫害他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带他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只要我们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神奇,神奇就可以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参加切磋的同修一致同意接他出来,就到他家与其父母商议,他父母表示,通过你们多次参加营救,我把儿子交给你们最放心,也只有大法能救我儿子了。其父母同意我们立刻就把他抱上车,他平躺在我的腿上,我双手抱着他头,车行驶在公路上,这时一同修说咱们背《论语》吧……背着背着他也发出声音,啊!也在随着我们背。我高兴的说:他也在背《论语》,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对了。

把甲同修安排在一位远点的同修家中,决定我们大家轮流到那儿照顾他。甲在监狱中可能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头脑不清醒,大小便不知道,大便时用手抹的哪都是,有一天又出现休克状态。根据这个情况,同修又在一起切磋。说:如果他真有生命危险怎么办?怎么面对家属,是送回去,还是在城里租房?我们几个人轮流照顾。我当时表态是甲同修是不能送回家,常人救不了大法弟子。他绝食十一个多月能够活着回来就是超常的了,全盘否定旧势力对他的迫害,我们坚信师父,相信法,大法的神奇就出现。

当时正是奥运前夕,租金半年四千元,而且是经常查户口,而甲同修的住址一定要保密,因为他是以保外就医回来的,恶党人员也随时来查看他,如身体见好就再抓走,在六个月之内到他家两次。当时我表示租金贵,大法弟子的资金是有限的,轮班照顾也不方便,长时间牵涉更多人,干扰我们做别的事。我家租的房条件差,只要同修看着行就到我家吧,我家修炼人多,照顾他的人也多,减少同修负担。经同修和我家常人一说,也表示非常支持,同修说这是最好的条件,下午就接到我家,同意共同照顾他,与他一起学法(念给他听,当时他不清醒)。

同修每天换班不停的给他念《转法轮》,有给他洗尿衣服,床单,被褥的,共同发正念清除迫害他的邪恶,扶他坐起来拽着他的手帮他炼功等等,他在我家住了六个月,前四个月大小便全是在屋里,有时是每天换,洗七八套衣服,后来减少四五套,两三套。

四个多月以后就能扶着到屋外坐在凳子上,再后来就能扶墙走到厕所坐凳子上,有时也能走十几步,最多能走四十步,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集体的力量。奥运前夕有一天,儿子从外面回来说:查户口的快来咱家了,我丈夫说快把师父法像藏起来,甲同修怎么办?都不能动,发正念清除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他们不配干扰我们,请师父为我们加持。一会我丈夫从外面回来说:他们从西院到东院去了,好象没看见咱家的大门。

六个月后甲同修又换了地方,由外地的同修照顾,大约经过一年的时间,他能够行动自如,上下楼做饭,法理清晰。

我早就想写出来,总认为写不好一直没有写,现在写出来了。我们应该帮助被监狱迫害严重的同修闯过生死关,不再含冤离世。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在救度众生,在助师正法。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