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讲清真相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我家住在辽宁省的一个小县城,四十四岁,是下岗多年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三次進京证实法,最后一次被驻京恶警及当地公安恶警押回,非法关押本地拘留所三十八天,自然成了当地的“重点”,每到“敏感日”,社区及本地派出所时常来“拜访”。有时跟踪、监视。零三年四月份,对面楼一楼东角又设了监视岗,进出家门都有人监视、观望,大约一年之久。但我每次出门都发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铲除我所遇到影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安安全全地出去,平平安安的返回,走路时背《论语》等经文。有了正念,无论邪恶怎么咋呼,一直平稳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一、书信讲真相

九九年“四二五”到今,一直坚持写真相信,邮寄真相资料,我每寄一封信,都要手写一份十六开纸的书信,再同真相资料一同寄出,我用十六开的大笔记本垫上复写纸,一式三份复写。根据不同人群,写不同内容的书信,寄不同内容的真相。如遇到特殊情况随写随寄。

我是名钟点工。干活期间,看见雇主家中的报纸,书刊,名片,商标,食品袋上等所有能通信的信息都记录下来,还有各单位,学校,社区,派出所等凡是能知道的,我都给写过真相信,寄过真相资料,特别是每期《明慧周刊》上,及真相资料上刊登的恶人、恶警们,所有能通信的却没有邮编的,我也不放过,就去邮局查邮编,每周几乎去一次邮局。在邪恶叫嚣疯狂的前几年,身边的同修时而有被抓的,耳边随时听到,邪恶又要怎么,怎么了!怕心也随之升起,而且邮局都配有监控录相等设施,但都没有阻止我去邮局查邮编。每次去邮局我都发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受低层设备的一切限制,谁也看不见,迅速的查到,安全的离开。途中背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所以,每次去邮局都很自然顺利。

我手里有五六种信封(牛皮纸的),信封哪都能买到,邮票却受限制。每到年节,一次能买个百八十张的,每年过年,我都去一趟邮局,多买些邮票。(因为平时邮局只卖十张,二十张的,有时还要盘问盘问),同修再帮着买点,所以邮票一直够用。每次寄出五六封不同信封、字迹不同的信。有段时间,每天邮五、六封信,大约有半个月,发现有人在监视,改为每周自己只寄一、两次,把写好的信分给同修寄,后来外乡同修也帮着寄,有时多、有时少,平均每周能寄二十、三十封信。我们这样配合好几年,效果很好。

二、珍惜每份真相资料认认真真发放

每份真相资料,我都套上自封袋,有时随身带几分,零散随意的发每到商店、饭店、浴池、服装店或街上车筐车斗等处随手放一份,并发正念,让有缘人得到,邪恶看不见。去居民楼里发,一般都是从上往下发,但我把真相放在住户贴的对子里(露出真相一个小角、光盘的一小部份),或贴在门框的側面壁上(宽窄正好能贴个小册子);或把资料夹在外门折页与墙壁的夹空中,这样不容易引起外人注意,家人都能发现,并能拿屋里去。如果把真相资料明晃晃的贴在门上,容易被恶人取走。

对于《九评共产党》、《九评共产党》光盘的发放,我很注重外包装,每本《九评共产党》及其它光盘,我都写上一篇三十二开纸的短语,用花色书皮纸把短语和《九评共产党》一起包好,装入自封袋;或用白毛巾(浴池发的)包好外面再套个透明方便袋;或把《九评共产党》装入牙膏盒里外面用透明方便袋系好。然后再送到世人家门口效果也是不错的。

三、面对面讲真相

几年来,大法弟子都在用各种方式讲真相,劝三退,但我觉的讲退也好,还是没退也罢,不要让人有厌烦情绪,给人一种好印象,这一点挺重要。

一次去洗澡,有位四十多岁的妇女进来就去冲澡,一边冲一边自语:“水太凉。”我插话说:“先别对着身体,放一会水就好了。”过一会,她对我说:“我帮你搓背吧。”我说:“行,一会我再帮你搓。”她说:“不用了,我买搓澡票了。”

我说:“不好意思,让你给我搓背。”她说:“我看你这人挺爱说话,挺好的,我才帮你搓的。”我接着便给她讲了法轮功及邪党迫害大法情况,然后又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她很高兴退出了邪党的团队,并要把她丈夫的党团队也一起退了(需要当事人的同意才有效),最后她用响亮的声音说:“祝你们法轮功早日取得胜利。”我回敬她说:“你们会得福份的。”

还有一次,去一个政府职员家打扫卫生,闲唠中,我问他们知不知道三退,她说:听人说过多次,一个个唠唠叨叨的,没退。我简单的讲了一下,她说:“你讲的,愿意听。”当时她和在场儿子就三退了。过了两天干活时,遇见了她丈夫,简短的问话中,他知道我炼法轮功,边说:“你们怎么做好人呀!?”我说:“举个例子,假如你我发生矛盾了,我找一下自己哪地方没做好,让你生气了,而不是现在的人那样,没理搅三分。”接着又给他很自然讲了“贵州藏字石”,毛贼的八三四一,“天安门自焚”疑点,毒奶粉事件,他微微笑着直点头。我便告诉他,那天给嫂子讲时,把你的党、团、队也给退了,他笑了笑,没有直说,也是默认了。我走时,他乐呵呵的赶紧帮我开门,嘴里还说:“讲得头头是道呀。”

在这血雨腥风、跌跌撞撞的十年中,有过精進的日子,也有过松懈的时刻,在这最后的宝贵时间里,认真学法,勇猛精進,跟着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