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功——心中的明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是学医的,二十多年的实践,我知道很多疾病是现代医学解决不了的;我又见过许多祸从天降的意外事故,我的同事就有好几个因车祸而亡。还有个同事抱着儿子下楼,从楼梯扶手翻了下去摔成重伤,两岁的儿子脾脏破裂。一个同事夫妻俩带着十岁的儿子去游玩,在汽渡上,孩子却从驳船上的一个缝隙掉到江里,当时救都没办法救。这些悲剧,我如同身受,真感到人生就这么无常,就这么不易把握,这么多苦难。

人到中年,奔波了大半生,我身体也出现了许多毛病,左脚骨折,一年多也没完全好,不能跑,不能跳,不能站立;双手疼痛,连个小方巾也拧不了,拍X光片报告双手骨质增生,骨缝变窄,没有什么办法治,我真担心后半生拖累家人。梦里总是在黑暗中,找不到回家的路,醒来多么惆怅、迷茫,又在日复一日的忙忙碌碌中淹没,真的很无奈。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九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翻开朋友送给我的一本《转法轮》,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首先明白的是人是有轮回的,是有希望的。人从善如流,会得福报,人做恶事会有恶报。疾病、苦难、所有的不幸,都是业力轮报,人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达到真正的解脱,就唯有修正法。这天晚上,我手捧《转法轮》看到凌晨,心里真的有了希望,有了一盏明灯。

周末,我在朋友家见到一对夫妇,男的老态龙钟,整个人都是灰色的,灰白的头发,灰色的脸,臃肿的身体,我以为他六十来岁,其实他还不到五十,患有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这次因“痛风”脚又肿又疼,在大医院住院治疗半个多月,不见好转,他想出院炼法轮功。

等我再见到他时又是一个周末,一进门我就惊呆了,虽然他头发还是灰白的,可气色很好,白里透红,正擀着饺子皮,象换了个人似的。

我炼功没几天,手脚都不疼了,活动自如,胆结石、胃出血、长期便秘这些困扰我多年的老毛病再没犯过,真真切切感受到无病一身轻。

我的一个女同事,那年二十八岁,没有月经,年纪轻轻就谢了顶,胆结石术后一个多月了还捂着肚子,刀口疼痛得直不起腰来。我看她那么痛苦,就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叫她看一看,看的过程中她疼痛减轻了,腰也能直起来了,可是手术部位的腹内却凸起一个鸭蛋大小的包块,不怎么疼,她问我怎么办,我说:不知道。她就打电话给那个医生,医生说到医院来看看,她怕再开一刀,就到她宿舍旁边的一个炼功点,参加了集体读书炼功,包块开始逐渐缩小,在刀口处出现一个比铜钱小的紫红色的囊性物,一天夜里从囊性物破溃处流出好多带血丝的黄水,打湿了三条大毛巾,早上她又裹了一条小毛巾,跑来上班,叫我看,那时,流出物很少了,她到医务室贴了一块纱布,没两天就全好了,而且她惊奇的告诉我她月经来了,她个性外向,和领导关系也好,她就送他们《转法轮》,讲法轮功的神奇。

另一位男同事的妻子,是医院病理科医生,三十多岁,得了职业病“苯中毒”,全血象减少,类似“血癌”,面色苍白,经常晕倒,她母亲到庙里发愿,求自己死,女儿生。这个医生也是修炼了法轮功,很快血象恢复正常,她母亲因此也修炼了法轮功。

这样的奇事现代医学是无法解释的,在我身边还有许多,有腰椎盘突出的,有摔伤后久治不愈的,炼了法轮功都好了,人们也在传递着信息,因此单位里几乎所有的领导都看了《转法轮》,很多同事也在传阅,有十来人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每天中午在办公室集体读书、炼功,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为他人着想的人,在修好自己的同时,也将法轮功的美好神奇,心传心、口传口地传给了更多的亲朋好友,同事家人。

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已超过十年,却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使亿万人受益,国内大法弟子在长期残酷的迫害中,坚持和平理性地讲清真相,只为了世人在黑暗中心中都有一盏明灯,永远与光明相伴!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