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真“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

前言

我今年六十三岁了。我于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四日得法,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在中共是非颠倒、惩善扬恶、践踏信仰的当下,我把我亲身经历的,在大法中获得重生的事实写出来,证实“法轮大法好”,用事实说话——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真“神”。

一、枯木逢春

三十多年前,我年轻时做了节育手术,因医疗事故导致我节育并发症十多种顽疾。我去了多家医院,寻遍了中医西医里的名医,也没能治好我的病。因为我丧失了劳动能力,丈夫以此为理由跟我离婚了。我拖着羸弱之躯还带着三岁的小女儿,生活上无依无靠,病魔折磨得我常常痛不欲生,因为贫病交加,终日以泪洗面。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年。后来我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解决了妇科问题,但是内科病更严重了。

常年以来,我每日靠打针吃药维持生命,出气都是药味,真是苦不堪言。医院的科技手段对我无能为力,我就找气功师、去寺庙想用超常的方法寻求我的出路。几经周折也没能解决我的根本问题,反而身体每况愈下,愈来愈糟。

九五、九六这两年,我的胃黏膜大量脱落,消化系统机能全部紊乱,吃药片整个便出,一点儿都不消化;扎吊瓶,还找不着血管;一天吃一碗饭,大部份都得呕吐出来;呼吸系统、泌尿系统、血液循环系统、神经系统都亮起了红灯;体重在七十斤左右。医生们会诊,告诉我是胃癌的前期表现。我的人生之路似乎走到了尽头,就象一棵枯木历经风雨摇摇欲折。这一年我四十九岁。我记得曾经有一位算命先生告诉过我,四十九岁那一年是我的坎儿,能过去是奇迹,不能过去就完了。我不知道我未来的人生会发生什么奇迹,只是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会眷顾我这个苦命的善良人。真是冥冥之中有定数,就在九六年的夏天奇迹真的发生了。

六月十四日那天,有两位朋友找到我,送给我一张观看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的门票。当时我也没在意,在她们的劝说下,我按时去广场观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我记得那一天放的是第七讲。当我第一眼看见电视里的师父时,就觉得师父慈祥可亲。我全神贯注的听讲,越听越爱听。四十分钟后,我的小腹哗哗直响。又过了十多分钟,我感到恶心,便跑到厕所里去吐。吐了一地,全是一团一团的黏液,一点儿食物也没有。吐完之后,我的身体特别轻松。我回到座位时,两位朋友齐声说:“怎么样?来对了吧!师父开始给你净化身体了。”我听后感到很神奇,坚持把第七讲听完。这在以前坐上一个多小时是坐不住的,是不可能的。

回家后,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去书店买了一本法轮功的书,叫《转法轮》。我把《转法轮》一气呵成看完。由于文化水平有限,法轮大法的深奥法理还不太懂,内涵也看不出来,只是粗浅的了解一些表面意思。

第四页中有这样几句话:“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我当时心里就发了一念——我要修炼法轮大法。我活着的目地就是返本归真。整个人的思想里根本就没有了“病”的概念,也不管未来的时日还剩多少,就是“朝闻道,夕可死”的感觉。我想师父看我有了“修炼”这一念,从此呵护着我,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予我第二次生命,我的人生由此才开始春意盎然,生命之树枝繁叶茂。

二、了悟因果

从我下定决心要修炼大法那天开始,消业就一天一天的进行着。有时吐黏液,像浆糊一样粘稠;有时吐黑水,像墨汁一样黑,像腐败的鱼一样臭;有时是液体,有时是固状物;有时是网络状的成片的;有时是树的须根状的打绺的;有时吐几口,有时吐几盆。有时吐出胆汁,苦得嘴和舌头都发麻,脸部肌肉直颤抖;有时吐出黑泥,仿佛就是我吃的那二十多年的中药西药,原封不动的从骨髓里从内脏里从血液中倒出来,从每一个汗毛孔中散发出来。

记得二零零一年冬天,那一次消业最严重。我用双手卡腰,往外呕吐,吐不出来憋在嗓子里,就用手去抠嘴,“哇”的一声,鲜血喷到水盆里,溅到地上、衣服上,我也不知哪里来的这么多鲜血,当时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全身冰凉。幸运的是我的头脑十分清醒,就求师父,消业太猛了,请给我缓一缓。很快身体热乎了,鲜血止住了。师父时时刻刻在关注着弟子,帮我走过一关又一关。

每次我都被消业折腾得胃部痉挛、大汗淋漓,全身无力。那时家里就我一个人,孩子们都不在家,整个房间弥漫着中药渣子的味道。邻居们都觉得奇怪。是啊,自从修炼大法我把药罐子都撇了,我家一粒药都没了,可就是屋里药味刺鼻。同修们来我家,看我消业的样子可怜兮兮的,就常常来鼓励我,给我许许多多帮助,也许是师父借她们的言行点化我,启悟我,让我对修炼信心倍增。

我自始至终坚信师父坚信法。我知道这是师父从我的生命本源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净化,净化一直到纯净为止。这是好事。吐完之后,漱口净手,捧起《转法轮》学法,不把消业当回事儿。不管我怎么难受,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坐不住就用枕头顶着胃部,跪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通过学法我知道了什么事情都有因缘关系,我成天消业也决非偶然,我习惯背诵师父《洪吟》〈因果〉:“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全靠背这首诗,让我消业呕吐时勇闯病业关。

随着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我呕吐的次数减少了,不那么频繁了,但是,消业的程度还是很猛烈很痛苦的。有时上面不吐了,就在下面排黑便,像黑泥一样,连续七天都是如此。

有同修跟我切磋:“一般人得法后消病业几回就完事了,你怎么没完没了,总消病业怪吓人的,你得从法理上悟一悟!”我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就跟别的同修不一样,别人都是轻轻松松的,我总是一波三折。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的迷惑,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我家的老院子里,地上趴着一条大龙,那个长啊,从大门口到当院绕一圈。街坊邻居们,老老少少端着盆,挎着筐也不经过我的允许,毫不客气进院就割龙肉,那样子十分的理直气壮。我站在自家的当院,望着他们进进出出忙着分龙肉,一条长龙很快就剩下了一副白白的骨架,有几个人来晚了,没得着龙肉,就进到我家里屋割龙肝龙肺,差一两都不行。此时我的心里委屈极了,这条龙明明是落在我家的院子里,他们凭什么硬气霸道的把龙肉瓜分了呢?就在我忿忿不平时,梦醒了。

这个梦是在点化我什么,我一时还不太清楚,就跟几个同修说说,她们也悟不太明白。炼功时,我突然意识到龙肉被大家瓜分了,是在还业呢!我生生世世在迷中不知造下了多少业力,欠了多少人的债,今生修大法了,师父帮我善解了重重的渊怨,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我早就被各种债主索命还债了。

我修炼第七天,感受到了法轮在我的小腹内旋转。三个月后,我能像正常人一样饮食,吃饭喝水都能消化吸收了。后来中药局付药的医生在街上看见我都觉得奇怪,问我怎么好长时间不去医院抓药了,还以为我没了呢!一个离不开医院的老病号经过修炼大法彻底告别了医院,这本身就是医学界的奇迹!

经过三年多的持续消业,我的身体逐渐康复,面色红润,心情舒畅,体重达到一百二十斤。了解我的人都见证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奇迹。也有许多人因此而走进了大法修炼的门。每每想到自己已经是濒临死亡的人,修炼大法后获得新生,我发自肺腑的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感激得泪水常常湿透衣衫。

三、浴火重生

在历经人世坎坷、饱经沧桑后我走上了修炼之路。面对苦难我不再怨天尤人而是用大法的法理来指导我的生活和修炼。大法直指人心。人心变好了,道德提升了,身体自然就健康了。

神话传说里讲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经历烈火的洗礼后,一个崭新的凤凰诞生了,振翅而飞,告别了旧日的一切,迎向新的黎明。在大法中获得新生的我们千千万万,就象新生的凤凰。是啊!怎么那么神?只要你相信大法,并按照他说的去做,就那么神!

后记

如今社会上还有许许多多身患重病的人们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着,还有许许多多世人被中共的欺世谎言迷惑着,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可怜,因为我也曾深受其害。于是我把我在大法中亲身受益的事实写出来,希望磨难中的人们能够了解法轮功,并像我一样幸运,走进法轮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