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的路上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七年四月份,我被邪党非法拘留到看守所。在里面,我想起自己修的有漏,才会有今天的结果。在这期间,我悟到是因为自己不止一次在与同修交流的时候说:“旧势力在看着我呢,她们会说,你得法晚,你就想做大法弟子的事呢。”(我零四年得法的)当地几个老同修也没意识到这样的话不能随便说,而且还说了好几次。这不是等于承认它们了吗!连旧势力本身都是被师父否定的,我们也决不应该承认它们。

在看守所里,每到一个钟点,我就发一次正念,整整四十多天,没有停止过。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回到了家。警察又让我每周一、三、五去公安局报到什么的,当时没有悟到这是恶人们的新花样。直到有一天,恶人们没有让我回家,说是要劳教我。我才明白又走了旧势力的路。

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尊安排的路

刚一到劳教所,警察把我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一会儿,進来两个“烟民”(吸毒犯),拿着纸和笔说让我写“三书”。我说“我不会写”。她们说:抄别人的也行。当时我心神未定,糊里糊涂抄了一遍。晚上做梦,我走在一条回家的大路上,走着走着,前边是断崖,没有路了。我就没有多想,跳了下去。落在一个人的背上。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在梦中点化我呢!从那天以后,我只知道哭,特别是见到同修,好象她们就是我最亲最亲的亲人,不由自主的流泪。

半个月后,我又被调到对面房子了。里面住着两个老年同修和一个“烟民”。她们在穿绳子。等“烟民”去拉货,两个同修赶快围上来说:听说又来了一个同修,所以让你搬过来的。

经过和同修交流,我知道了写“三书”是大法弟子最耻辱的事情。有一天,我又看到师父的一篇经文,关于写“三书”的那篇,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下来,心想:现在我这个修炼状态不行,我要补救,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千万年的等待不能这样毁了。我一定要做好。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洗净自己身上的污点,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那个时候观念多,人心重,“烟民”在,我们不敢多说话。经过很长时间交流,我们三个对着“烟民”发了一念:让其搬出去,让对面房子同修搬过来,把这里变成我们的修炼交流场所。果然,没几天,对面同修搬了進来。我们在一起炼功学法交流,提高得很快。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

在这期间,我发现自己有许多后天观念。比如元旦,劳教所会搞一个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考核。当然这些我们都不承认。她们把我们单个叫出来谈话。我和几个同修都商量好,不配合她们,我们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可是,到她们叫我们谈话时,我们的嘴好象都不是自己的了,说的都是自己不愿意说的话。回来后,每个人都很沮丧。现在体会到,正念正行不仅要嘴上说,行动上也一定要做到,才是真正的不配合邪恶。

怎么样才能做好呢?我要找出根本原因。就象师父讲的,“你的胳膊让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你的头让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因为它是你。那么这个思想你让它静,它为什么就不静呢?因为它不是你。”(《欧洲法会讲法》)就象自己心里是这样想的,嘴上又是那样讲。我悟到这就是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于是我就不断的排斥:那不是我,我不承认它。我要把它修掉!

于是我下决心修掉这些心,可是排斥完一个又来一个。我每时每刻都不停,吃饭,去厕所,干活都不停止。各种各样的执著心,特别是怕心,同修指出不足,不愿意听的心。反正只要能发现不好的观念或人心,我都能排除掉它。我发现,这样修,提高的很快。

有一天,我和警察对话,我很镇定,一点也不怕它们,我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一天,我得到一篇同修手抄的经文《道法》。以前没学过。从中悟到,现在正法期间,不论是在劳教所,还是在外面,遇到什么事都应该发正念。正念能解决所有问题,他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经过和几位同修交流后,我们白天晚上不停的发正念,立刻解体劳教所、监狱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有个同修做梦,梦见劳教所千疮百孔,房子马上就快倒了,到处是水和火。有人说找不见路了。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劳教所四队终于解体了。

洗净自己身上的污点

四队解体后,我和几个同修被转到三队,那里是全劳教所最黑暗最邪恶的地方。刚到那里干活,那里的生产队长是一个“烟民”头。大家背地里都怕她,叫她“老巫婆”。她不让人东张西望,不准说话,否则就打。或者故意把有的干活的犯人碰倒,用脚踩。还有那些恶警把犯人两手戴上铐子吊在铁门上一两天,人放下来后,关节都脱臼了。

我决心要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经过与同修交流,除了睡觉外,我们每时每刻都发正念,包括这里原有的同修,一起协调起来发正念。

有一次,去厕所碰见那个“老巫婆”正在打一个女同修。我当时就急了,大声喊道:不许打人!那“老巫婆”愣了一下,没理我。我心想:她如此嚣张,就是因为这里的队长给她撑腰。有队长撑腰,我也不怕,我是正法神,我就是正一切不正的。

那两个队长正在生产车间监工,我走过去,对她们说:那个“烟民”在打人。那两个队长看着我,没说话。停了好一会儿,才过去。我认为警察不管,没想到吃饭站队的时候,那个队长批评了那个“老巫婆”。

转眼到了零八年农历初八,那些队长都来上班了。恶人们让我升邪党的血旗,还让我穿劳教服。我没有多想,拿起来就穿上了。有一个同修说:你不该穿它的衣服,不能配合恶人们的任何指令!第二天,一个烟民对我说:我梦见你的鞋子掉到山崖下去了,你要下去找鞋子,我急忙拉住你的手,不让下去,我说下去就上不来了。我悟到这又是师父借别人的口点化我,不让我去升血旗。我给自己发正念,一定做好。

到了升旗的那一天,我就不穿劳教所的衣服,几个队长就叫“烟民”强按住我穿上。我走到最前边,把穿在我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扔到那个队长身上。她一看就火了,打了我几个耳光。我大喊“警察打人啦”,那个队长害怕了,就叫了几个“烟民”捂住我的嘴。这次我没让她们得逞。

转眼,又到了星期一,她们又气势汹汹的问我:你还穿不穿?我说:不穿!她们又强迫给我穿衣服,我坚决反抗不穿。恶警说:不穿衣服,背铐五天,所长都批准了!这样,我被背铐迫害,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不给打开。我单独和一个“烟民”关在一起,手肿的跟面包一样。我还是信师信法,心不动。

她们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让家人来劝我。其实让常人看来,穿个衣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知道心里信仰什么,不说出来就可以了。他们怎么能够理解修炼人的做法呢。晚上,我梦到了师父,我抱着师父大哭。

邪恶一看什么办法都动不了我,又让我回车间去干活。一天,我和一个“烟民”在穿绳子,他说:这下,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我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时外面有人叫我,说队长叫。我出去一看,原来是那些队长让我搬东西,单独住到铁门外面去。那个地方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我進去后,不一会儿進来一个姓张的队长,让我写什么文章。我说不会写,他就叫一个“烟民”看住我写。几天了,我一个字都没有写,他们就让我蹲马步。除了上厕所,倒马桶,白天必须蹲,晚上不许睡觉。还放一整晚诽谤大法的碟片让我看。

有一天,進铁门里倒脏水,碰到几个同修,她们知道我在外面的事,都跟我说:不要听她们的,不配合她们!还有几个同修找她们谈话。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

经过和同修交流,我的正念更足了。她们让我蹲马步,我说不蹲,反正就是这么个人了,要杀要剐随便,反正就是不蹲。几个恶警一看没办法,也就不管我了。

过几天,又来了一个恶警,还有“老巫婆”和两个“烟民”,那阵势象要来打我。我心里很害怕。她们進房子后,对我很客气,但是我心里始终很害怕。有“烟民”把房门打开了,我就往外跑,边跑边喊:队长,他们想打我!几个队长说我扰乱秩序,几个“烟民”把我拉進屋去说:“早都想打你了!你看,你把三队都弄成什么样子了?想打人,不让打,想骂人,也不让骂。”接着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这下,就算找到打我的理由了。这就是人神一念,神念出来了,你就是神,人心出来了,你就是人!

正念显神威

这几天,我在铁门外边,总听见“老巫婆”在里面打人骂人,气焰十分嚣张。心想:以前,她还挺怕我的,这一次没有做好,让她们打了一顿,这环境不等于没正过来吗?常人的命运都是神安排的,觉者一念能造就一个世界,我也是神,人的思想不能支配我,这个环境我说了算!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天门大开,梦里我心里十分难过,边走边喊师父。刚过天门,发现自己穿着一条白色裙子。醒来后,我悟到是不是自己修好的一面已经修到了净白体状态。

几天后,她们又让我搬回集体宿舍,我又能和同修们见面了。我立刻给“老巫婆”发了一念:让她想到我,就害怕,看见我,就发抖。这一天,我上厕所,碰见几个“烟民”和“老巫婆”。有个“烟民”把事情做错了,“老巫婆”特别生气,挥了挥拳头,又放下了。我悟到这是我的正念的威力。这样的例子还很多。

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拿着自己的洗脸毛巾,上面有一个大洞。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写“严正声明”。于是我写好了声明,鼓足勇气向铁门走去,把他交给了警察。弄得他们惊慌失措的说:你这样子,就挣不到假了,难道你不想休假了吗?我说:我不要假。当我从警察那里回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走路腰都直了,觉得自己此刻才象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一天中午,有个烟民说队长叫我。当我来到经常给犯人开会的那间屋子一看,里面已经坐了几个同修。劳教所还来了两个女警。她们说是给法轮功学员上什么课。我心想:她们怎么配给大法弟子上课?这时其中一个人说:你们跟我学。一只手划方,一只手划圆。还说这很难,许多人都做不到。我觉得他很可笑,就笑着说:你象是在给幼儿园的小孩上课,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的智力有问题?他很不好意思,就下去了。

另一个警察拿了一篇发言稿过来了,我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那个警察看了看我说:干嘛呢,好好听。过一会儿,她又让跟着念,我还是默念:法轮大法好!等她把稿子念完,让其他人都回去,把我留下了。等别人都走完了,她问我:你是不是发正念呢?我没理她,她又说:你回去还炼不炼功?发不发传单?我说:我去病健身,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一定要炼!发传单是师父让我们救人。警察说:还叫师父呢,你再发,天网恢恢!我接下去说:是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就气呼呼的走了。

经过这么多的魔难,我发现自己发正念时,用什么有什么,我觉的自己终于神起来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