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医的告白:我的头突然间不痛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我虽然不修炼法轮大法,但我支持大法弟子,也同情他们的遭遇。

5月13号这天,我在网路上看到很多“世界法轮大法日”的资讯,于是想到: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出于礼节应该要向所有我修炼法轮功的朋友,还有李洪志老师,致以问候,表达我的祝福。于是给一个海外大法弟子发了如下的讯息:“我向所有的大法弟子,和李洪志老师致以问候,祝李洪志老师和所有大法弟子,一切顺利。”

就在我刚把资讯发过去时,神奇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我的头突然间就不疼了。这几天我因为一些事情,心情很不好,很着急,感到头晕、头疼、没胃口,肚子胀得很厉害,肩膀、膝关节很酸、胀、难受,心情很烦躁,很不舒服,说话颠三倒四的,睡不好,吃不好,很难受。突然之间这些症状都消失了。

我是学西医的,我对宗教不特别感兴趣,但不反对别人信仰。但是就那一个祝福的话,那么简单,那么平淡的一句话,发出去后,头不疼了,一直到现在,睡得好,睡得香,浑身舒服、轻松,感觉不可思议。真的。

作为一个学医的人,我自己觉得很严谨,我们向来看结果,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好解释,确确实实我觉得很舒服,我对这个进行反思。从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说完那句祝福的话,所有原本不舒服的症状全部消失,我当时头上马上就出汗了,中医讲发汗的最好状态是微微的出一点汗,如果是出大汗,叫大汗亡阳,会消耗人的阳气,我就是微微的出汗。

我还想这是不是错觉,后来我还故意地摇头,用力摇头,我还是不疼。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我多日的头疼瞬间消失。之前为了缓解我的头疼,我用了各种方法:散步、慢跑、深呼吸、骑自行车,包括站桩,我是炼武术的,很不好意思,竟然自己所学的武术没有把自己的病调解过来,我就差吃药了,然后我做放松训练,站桩的时候好一点点,等不站了马上就头疼、头晕或是酸、胀,又都来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同情,很支持我身边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因为他们都是我看得到的朋友和亲人,我也没见过他们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中共宣传说他们杀人、投毒、自焚、精神异常,我很注重自己看到的,用事实说话,我身边的这些朋友都没有这种情况,相反他们很平和,很和善。

今天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感觉不可思议。我还会继续关注下去。很神奇,难以用语言描述,现在头可舒服了,这真的很深刻地让我上了一堂课,应该说,我仅仅是祝福了大法弟子和师父。

我希望:有条件的人去多听一听大法的音乐,去和大法弟子交流一下。你可以不修炼法轮大法,为了个人的健康,为了个人的生命,去多接触接触法轮大法,接触接触法轮大法弟子。对人特别有好处的,对自己有好处的。这样对法轮大法有一个全新的感受。我就是一个例子。

我曾经在台湾国父纪念馆看过一位大概快90岁的老人炼功,一站一个小时,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他看起来很健康。我希望大陆游客,到国父纪念馆的时候多看看他们,他们得到了益处。他们在那里那么长时间,他不累,都快90岁的老人了。

西医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我们自己承认,有很多事情我们解释不清楚,因为未知的世界,未知的东西永远多于我们已知的。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或者困惑,比我们已解决的要多得多。比如说有些人容易长口疮、容易疲劳、容易脱发,容易心慌气短,有几种这种症状,我们就归类为一种“亚健康状态”,我们只能这样说,说这是一种症状,一种症候群,不敢给人家定一个什么病,不敢说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世界很神奇,我们不懂的太多了。我发现自己太渺小了。

最后谢谢法轮大法,谢谢李洪志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