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立生前在冀东监狱惨遭折磨仍坚强不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从明慧网得知,受联合国关注案例的“中国法轮功家庭”的一家:父亲陈运川、母亲王连荣、大儿子陈爱忠、二儿子陈爱立、大女儿陈淑兰、小女儿陈洪平,因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一家六口只剩下大姐陈淑兰一人了,其余五位因坚定修炼,遭受迫害而去世。我在此记录下陈家二子陈爱立在冀东监狱遭迫害情况。

记得陈爱立刚入狱那阵子,就是不配合邪恶狱警的迫害。恶警挑了9个坏透了的犯人不分白天黑夜打骂折磨他,恶警也组织攻坚组、车轮大战,不让他睡觉,爱立一再讲:我们是做好人,不是犯人。狱警想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可是无论怎样胸牌都会被爱立摘下,爱立的手指都被犯人掰的反转过去了,可是胸牌还是没有戴上。爱立的手过几天不用医治自己就会正过来!最后他们把爱立倒背着铐在椅子上,不能行动,用针线把胸牌缝在爱立穿的衣服上,爱立就用嘴咬下胸牌。

爱立整天被打的脸肿的老高、青一块紫一块的,有善心的犯人看到了也只是偷偷的落泪,那个时候哪怕一个犯人说了同情爱立的一句话,传递给爱立一个同情的眼神都会被恶警收拾一顿,环境恐怖实在难以描述。最后,狱警终于没能把标志着犯人身份的胸牌给爱立戴上,一直到爱立出狱。

冀东监狱在渤海边上,冬天是很冷的,风刮电线的尖叫声会响彻黑夜更平添了几分恐怖。爱立入狱那年的雪下的很大,犯人们穿着厚厚的棉衣还在打着哆嗦。记得有一次天下了大雪,恶警让犯人扒掉爱立的棉衣,让爱立在雪地里光脚站着,爱立被冻的浑身打着哆嗦脚不停的跳着,恶警奸笑着不停地问:冷吗?爱立说:不冷!恶警想摧毁爱立的意志和对大法的正信,可爱立一直回答不冷,最后恶警无可奈何地不了了之。

一天半夜,犯人们都在睡觉,只有值班的犯人在号里来回溜达着。突然我被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吓醒,不由得从床上坐起来,头上出了一头的冷汗。我问值夜犯是什么在叫,他们赶快把我按倒说不关你的事,赶快睡觉。那一声尖叫声过后又传来一声。

这两声尖叫声一直留在我的心底。每每想起冀东监狱深夜的这两声尖叫声,我都会不由自主地从心底里产生出恐惧,那是一个生命深层发出的痛苦!后来一个犯人在我一再追问下恐惧地告诉我,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样我就没命了!他说狱警不让爱立睡觉好长时间了,爱立一如既往说炼,恶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爱立被熬的好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来,恶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一大壶开水浇在爱立头上,在爱立被烫的清醒的一瞬间。恶警还问炼不炼,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爱立在发出那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从那以后从监狱长到恶警都认为爱立不是一般的人,再也不去问他炼不炼了。

从省城来的监狱系统头目要看一看爱立是什么样子,这么坚持修炼,其他的监狱头目都毕恭毕敬地笔直站着,爱立平静地坐在那里,过后从来没见过省级头目的警察问爱立:你怎么见到谁都那么平静?爱立说:他们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众生。警察问:你恨我们吗?爱立表示,大法弟子心中没有恨。

一次,恶警叫爱立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看诬蔑大法师父的录像,爱立就是不去放录像的屋子。狱警就连哄带骗把爱立弄到了那屋子。爱立说:一定放不出来,机子会坏的。看管爱立的犯人都觉得好奇,怎么你说放不出来就放不出来呢?恶警更是不服,结果换了几个机器,几台电视也没放出来,一直从早上忙到晚上。狱警也好象似有所悟也就不放了。

爱立从入狱到出狱一直都有专职狱警承包监控,平时由狱警挑选信得过的犯人监视看管着,一言一行都要向上汇报和记录。谁也不许和他说话。可是爱立所遭受的迫害在犯人中悄无声息的传开了,谁都认为爱立是真正的法轮功,真正的男子汉,谁都佩服!

一年新年,一个犯人(一个在社会上有名的黑老大,据说狱警都不敢得罪他)从其他中队专程跑来给陈爱立拜年,对陈爱立说:久闻大名,你一天吃的苦比兄弟在外面吃的苦还多,实在佩服!佩服!然后给陈爱立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又说:有什么事需要兄弟帮忙的尽管说,兄弟舍命相助!陈爱立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 ”

陈爱立离开我们已经几年了,然而他的壮举定会激励后人更深刻的了解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正信是迫害不倒的,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这已是历史证明了的事实。希望那些还在作恶的恶警看到此文会惊醒,你们的迫害掩盖得再深也会曝光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