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杨伟华医生坚持信仰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2010年3月11日下午3三点多,松原市宁江区工农派出所所长付平和伙同其他恶警非法闯入位于宁江区四百货附近杨伟华大夫的私人诊所,非法抄家,劫掠私人财物(有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上千元)。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杨伟华大夫和他妻子王大夫以及13岁的女儿。当时参与者绑架迫害的还有宁江区“610”头子孙丙仁。

杨伟华,男,四十多岁,中医大夫,毕业于长春中医学院,原居住在吉林省扶余县东九号村,开一家诊所。因坚定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精神信仰,曾经多次遭受绑架、非法抓捕,多次被非法关押,曾两次被非法劳教迫害。杨伟华大夫被迫离开原来居住地,到松原开一家私人诊所。

杨大夫坚持对法轮大法的精神信仰,曾屡遭迫害,如今又遭非法抓捕。杨伟华这次被非法抓捕后,被迫害的异常严重,据悉曾受到酷刑逼供。他妻子与女儿在被非法拘押两天后才重获自由。

被同时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刘树全、吴丹(女)和一名年过七旬的老人吴勇。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松原善友看守所遭受迫害。

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2000年3月1日当时家住扶余县的杨伟华大夫为法轮大法鸣冤,进京上访。为3月16日左右被非法劫持到扶余县看守所迫害。在关押期间受尽非人的折磨,特别是扶余县刑警大队的恶警和看守所的狱警王存范对大法学员非打即骂,手段残暴残忍。38天后,杨伟华大夫被扶余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

2001年3月3日杨伟华大夫从劳教所回家。半月后被扶余县公安局强行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恶警们向杨伟华家人勒索赎金后,才将杨伟华放回。

在扶余县看守所遭残酷迫害

2001年10月21日,杨伟华与另外两名大法学员在去外地的途中遭到绑架,当时的扶余县610办 公室头目徐淑贤(带领一帮恶警到铁路派出所对杨伟华大打出手,用皮鞋狠踢杨伟华的脸,造成杨伟华的鼻子不停地流血。

杨伟华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倒在地上起不来,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手。之后,他们象土匪一样把杨伟华身上的手机和钱财等抢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杨伟华被非法劫持到扶余县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杨伟华无辜的被非法迫害,在看守所里坚决不配合恶警的一切指使,以绝食抗议被关进了小号。恶警们指使小号里的犯人打他。第五天时,他们强行给杨伟华灌食,杨伟华被五六个恶警按在死人床上,把头、四肢完全固定住,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当时杨伟华恶心呕吐不止,灌进去的盐水从鼻孔流出。就是这样恶警们强行灌了很长时间,折磨得杨伟华全身疼痛难忍,特别是胃里强烈的烧灼感。恶警指使刑事犯刘立殴打杨伟华至肋骨断裂,呼吸困难,晚上疼痛的无法入睡,而且在绝食期间一直腹泻,体重下降了50多斤,每天杨伟华都在痛苦中度日。在以后的日子里恶警们对杨伟华的迫害手段更加残忍。

2002年3月1日杨伟华被扶余县刑警二队(或四队)的古队长等六人非法刑讯。他们不容分说将杨伟华铐起来,边打边问,你还信不信真善忍?杨伟华说信,暴徒们说杨伟华的事今天必须解决,而且叫杨伟华必须承认有罪,否则,他们就迫害不止。六个恶警面目狰狞,把杨伟华绑在老虎凳上,脚放在铁卡子里,手铐上后架在老虎凳的后背上。恶警踩住手铐,再用绳索勒住脖子用力卡住喉咙,老虎凳的铁皮穿入手指甲里,而且他们连续不停的打杨伟华的耳光,杨伟华被打得昏死过去。

恶警看到杨伟华的生命有危险才松了一下手,反复多次松开再勒,使得杨伟华大脑严重缺氧,意识模糊,恶警们仍不罢手,用子弹头狠划杨伟华的肋骨。杨伟华疼痛难 忍发出惨叫声,恶警怕被别人听到,用脏布把杨伟华的嘴堵上,疼痛使杨伟华用头猛撞铁筋。渐渐的杨伟华失去了疼痛的感觉,感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杨伟华深知 是师父为他承受了这一切,使他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这时恶警问他你还信真善忍吗?杨伟华说:“信!”恶警又问:“你支持法轮功吗?”杨伟华说:“支持!”“你支持某某市的法轮功吗?”杨伟华说,哪里的法轮功我都支持!

恶警把杨伟华拖回了监舍,十天后,再次酷刑逼供杨伟华,又把他吊在审讯室的铁栅栏上而且脚上戴着38斤重的脚镣,象荡秋千一样来回悠荡,瞬间手铐就铐到手骨,白茬茬的骨头露在外面,刺心的疼痛,晚上无法入睡。

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杨伟华大夫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劳教所一大队时,因坚信大法,遭受长期关押迫害。2004年1月底,他以绝食抗议迫害,在绝食期间,被恶警多次野蛮灌食。杨伟华大夫坚决抵制迫害,在挣扎中,副所长王延伟毫无 人性的冲上前大打出手。当杨伟华大夫大声质问恶警:你们为什么打人? 王延伟恼羞成怒,一面指使恶警取电棍,一面指挥一群恶警一齐殴打杨伟华大夫,恶警们对杨伟华拳打脚踢,杨伟华遭到一顿毒打后,遍体鳞伤,头部、脸部多处淤血、 红肿、脸部极度变形,满嘴是血。被打得无法行走。

杨伟华大夫的妻子接到长春市劳教所一大队的通知,说杨伟华现在绝食,让家属去劝说,杨妻和杨伟华的父亲接到通知后,匆匆的来到劳教所,看到的是:杨伟华全身是伤,脸部变形了,当时嘴角还挂着血块,而且由两个犯人架着行走。

杨妻当时质问一大队长李中杰(此人是打大法弟子的凶手):你们警察为什么打好人?杨伟华只不过是做个好人,而且他有心脏病,你们还把他打的这样?李中杰说:就是知道他有心脏 病,否则打死他。并且扬言说:给杨伟华加刑八个月,同时让杨妻劝说杨伟华放弃修炼,遭到杨妻的断然拒绝,杨妻对恶警们说:杨伟华是好人!他没有做错什么! 你们打人是犯法的!并要求见所长,恶警当时推脱说所长不在,第三天杨妻和父亲再次来到劳教所要求见所长,可是恶警们都躲起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