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回思皇、帝、王(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接前文)

二、说“帝”

帝,是次于皇的名号,也称天帝,其所达到的境界和管理人民的依据是道德,以民为子,将人与万物相区别,没有皇的高远广大。

《白虎通》中论五帝:

黄帝号“自然”,始作制度,在天地人的规律中取其中和、自然,万世不易;
颛顼号“高阳”,能专一持正天人之道,道德高明;
帝喾号“高辛”,能将道德施行、发挥到道德的最高境界;
唐尧,唐者,荡荡也,至大之貌,尧者,峣峣也,至高之貌,是说唐尧的道德境界高远博大;
虞舜,虞者,乐也,舜者,顺也,循也,是说虞舜能继续推信唐尧之道,使人民欢乐和顺。

帝的境界有道有德,有天下的概念,但没有拥有天下的观念,更没有王朝国家的概念。德者,得也,是说人从天道规律中所获得用以指导自己行为、使自己的行为能够顺应规律的那部份内容。德只有人才能够获得,只有人才能够体悟,也只有人才能自己选择,自我约束。而道德境界阔大的帝可以带领他的人民走很远的路。有道行之则远,无道行之则近。“高谋远虑”,“高瞻远瞩”,并不是一句虚话。

人的道德境界越是崇高,就越是能够深刻地认识事物,洞彻和把握事物间的规律,做起事来就越是游刃有余,四通八达,否则就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处处掣肘,寸步难行。帝治理的时期,人们不再则天道而是则圣人之道而行,是以圣人对道的体悟来规范自己的言行,虽然是任德而为,但是,也已经建立了基本的刑罚制度,有了强制的硬性规定,有了善恶的区别,有了黄帝的兵征天下,较之普遍无私、率性而为的天道规律而言,境界已经大大的缩小了。所以,老子称这种状态为“失道而后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