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家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家得法缘于哥哥在书店请回了法轮功书籍《转法轮》

哥哥有各大医院看不好的肠胃病,吃东西冷热软硬非常注意,一疼起来就是急症住院,结果还是查不出原因,就让他吃“娃哈哈”等补品。他就开始学各种气功及研究周易,家里供着佛像,放着佛经,病症没有减轻。直到有一天他下班路过一小书店,被指引着进去买了《转法轮》。

哥哥连夜将书看完,跪在母亲床前兴奋地讲:“妈,活佛来传法度人了。”随后他找到炼功点,参加师父讲法录像班,第一天回来,进门就啃西瓜,当时是五月天,可把我们吓坏了,可他没事,从此身体强壮起来。那是一九九六年。

之后,母亲的一身病也好了,姐姐与我陆续得法。发生了许多奇迹。

家里成立学法小组,三伏天我家床上、地上、门厅都坐满了人,可是一点都不觉得热,有习习的凉风吹来,所以同修们总是早早的来,说我家凉快。

每到周末我们都去弘法。一次,母亲早晨烧上水,煤气火没关就去路边挂横幅弘法。等中午回家到厨房一看,铝壶已经是干干的却一点都没坏,火苗也很小了。她赶紧合十谢师恩!

还有一次家里停水,母亲将厕所水龙头开到最大就去参加弘法了。快中午时,邻居跑来找她说:“不得了啦,你家发大水了。”母亲跟她回去发现,楼前的小路上都是水,楼道口还不停的向外流水(我家在一楼)。在门口就听到屋里哗哗的水声了,母亲忙打开门一看眼泪就流了下来:只见那水从厕所经过门厅直直的流出,中间象有一条细细的水沟一样,其它地方干干的。邻居惊呼不可能,仔细看我家的地板,试图找出水流经之地是否真的很低洼,她当然没找到,“真是奇迹!”邻居说。母亲趁机弘法,邻居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父亲是我家最“固执”的一个,一生正直,是单位公认的好人。他有脑血栓后遗症,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他意志坚强,相信生命在于运动,用他当时的话说就是谁能治好我的病我就信谁的,但法轮大法是修炼是教人做好人的不治病,真修者可达到身心健康,母亲老说他悟性差。可有一天他宣布要修炼了,他给我们讲了两件奇事:

他每天都爬山锻炼身体,山路崎岖经常需要用树枝清理路上的小碎石。一次,他正低头清理,突然脚下一绊,他身体向前扑倒,头前方就是一块尖利的大石头,他想:这下完了!没想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接住他的前额将他扶了起来,“我清清楚楚的感到那手是热的!”父亲激动的说,可是他四下张望没有一个人影。

还有一次下山的时候下冰雹了,他正走在大马路上,周围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他行走又慢,索性一只手捂住头,继续往家走,心想这下得挨砸了。可是,他突然发现:好象有一玻璃罩罩住了他,冰雹在他周围落了一圈。他用手去摸,什么也没摸到,只是他的衣服湿了。我和姐姐都说,下冰雹的时候正在班上,我们都在求师父保护你呢!

父亲说这样的事情好多次了,他终于心服口服,都是师父救了他,他要好好修炼。

果然,父亲扔掉了十几年的药罐子。在以后遭受迫害的风风雨雨中,父亲都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二零零零年十月,他在天安门广场上只身拦截抓满大法弟子的依维柯,对警察讲真相。面对恶警半夜抄家,他站在门口怒斥恶警:“谁也不许动我的东西,想让我不修了,除非枪毙了我!”他保住了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听讲法带,从未间断。每天出门都带着资料,走到哪真相讲到哪。宿舍里的人常说,看到我父亲就相信法轮大法好。

我家的小弟子都很聪明健康,从出生就没打过针吃过药。遇到个感冒发烧的,就背《论语》,找找做错什么了,很快就没事了。从小就跟我们一起学法、弘法、讲真相等等。侄子是我和哥哥被关在劳教所时出生的,得到消息时,警察说:你家又多了个小法轮。侄子不满周岁,嫂子就被抓走,几月后在孩子周岁生日那天,嫂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半。所以,侄子是跟着我父母长大的,爱笑,不哭不闹。只是在嫂子被判刑的那天,他突然没命的大哭,像成人哭似的很伤心,父母怎么哄都不管用,就陪着他落泪……后来母亲看到判决书时,才明白孩子为什么哭。

当人真正明白了生命的真谛,那是从生命深处发出的渴望与喜悦,那是踏踏实实的感觉。我家就是这样走过了风和日丽,经历了狂风骤雨,现在依然踏实的走着。

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类似我家这样的故事很多,甚至更神奇更美好。我家的修炼故事仅是沧海一粟,就讲到这吧。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