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点滴小事说洪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作为法轮大法的亲身受益者,在李洪志师父传法十八周年之际,写出自己得法修炼后身心变化和感受的点滴小事,以谢师尊救度之恩。同时献给千千万万热爱生活、寻求人生真谛的人们。

迷雾

我是带着先天性“软骨症”来在人世的。三岁时仍不能站立,腿脚软的象面条儿,为此差点被爷爷活埋掉。爷爷说祖辈上没见过这样的孩子,我的出生是家族的不幸。留着我,长大了也是个祸害。亲戚和邻居也都说我将来准是个累赘。然而母亲就是不肯丢弃我。我的少年时代也是在病痛和饥饿中长大的。因为“文革”时父亲被中共打成“右派”,二十二年才平反,可想我家的处境多艰难。长大后,生命里又遇到一个酒疯子。孩子出生六个月,我就跟他离婚了。工作上也是一波三折,特别坎坷。

三年的顽疾不见了

九八年秋天,一位学生家长姜姐给我送来一本法轮大法的《大圆满法》,被我谢绝了。因为我受中共党文化的灌输,相信无神论。半月后,姜姐又送来《转法轮》,并说是特意为我“请”的。出于面子,也出于感动,我决定看一遍。万没想到,在我第一眼看到书中师父照片时,竟然莫名其妙的潸然落泪了。带着这份莫名的感动,我专心的看下去。而且越看心里越亮堂,越看身体也越舒服。不知不觉中,一口气看完了三讲,忽然觉得有了困意。真是奇怪:三年严重失眠,完全靠安眠药催眠。今天怎么看了三小时书就困了?于是脑子里记忆着书中“不失不得”的法理睡下了。

次日醒来,感觉身体有一种彻底睡透了的轻松,特别舒服。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睡足了六小时。这可是我三年都不敢奢望的呀。三年来,我每天晚上吃七片安眠药也只能睡上俩小时,而且总做梦,从来不曾睡透过。这对我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更奇怪的是,早上起来摸哪哪有电。不只是金属,木头都有电(后来才知道那是功能的一种体现)。我很惊讶,也有些害怕。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之后一星期,二十年的干燥病也彻底痊愈了。而这时候我还没开始学炼功法,只是天天看书,就发生了这样神奇的变化。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开始了。有一天,我一出家门正赶上一个胆小的人往垃圾箱里扔法轮大法书,被我捡回来。我如获至宝,因为我非常渴望看到大法书,却又没钱买。回到家,我用一天一夜时间听完了全套《济南讲法》磁带十四盒。之后就“感冒”了:发烧七天七夜,眼睛都是红的,浑身发冷,骨头节都痛。我没吃药,也没害怕。我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帮我“消业”——消去今生、前世、生生世世积存在我身体里面的败坏物质,把我身体所有的病业从“根”上往外推。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难受七天后,我象变了个人似的,无病一身轻。至今十一年了,我家找不到一片药。孩子不炼功,只是认同大法。我学大法十一年,孩子也十一年没吃一片药,身体非常好。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我想说“法轮大法好”!

谁撕了我的算卦书

法轮大法对真修弟子的心性要求也是很高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学大法之前,我因为历尽磨难而不得不相信命运。于是自学了《周易》、《八卦》、《姓名学》。开始研究命运的规律,也开始给人起名、批八字。而且小有成绩,也曾为此沾沾自喜。亲朋及邻居纷纷求我算卦、批八字,我算的还挺准。给人起名、改名,我还挣钱了,起一个名字一百元。当初姜姐送书时就提醒我放弃这些东西,我很反感的说:放弃什么都不能放弃算卦,因为我靠它挣钱来的快。姜姐说:“慢慢就放下了,师父有的是办法让你放下。”我当时很不服气,想:何等高人能改变人的秉性啊?我咋就不信呢。

可就在我第一遍看完《转法轮》时,发生了一件奇怪事:我明明记得放在衣柜顶上的算卦书,头一天晚上我还看,怎么睡醒一觉就被人撕掉好几页?可是问谁都说不知道。我就训问妹妹家俩孩子,孩子齐声说:“够不着。”我这才想起孩子才三岁半,怎么可能是她俩呢。妹妹说:“那就是你师父不让你算了呗。”我不爱听这话。于是我又买回一本新书。可刚把书放在桌子上,孩子闹着要吃鸡蛋酱。我端着一碗酱眼看走到桌子跟前了,却不知怎的手没拿稳,一碗酱严严实实扣在新书上。我二话不说先把孩子揍一顿,我怨她偏吃什么酱,害的我又要把书扔掉了。

事后才想到真的是师父不让我算卦了。我也相信这个理,就是放不下。可后来每当我给人起名挣一百块钱,不是孩子惹祸赔偿了,就是因为其它事情花出去了。总是没等捂热乎,钱就没影儿了。我终于悟到人各有命。谁好过谁难过,都是自己的造化,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轮回果报造成的。我不能因为挣钱而斗胆破坏天理再给自己额外的造业了,造了业不得自己还吗?师父事事都在看护弟子,学大法就是好!

我咋就不能打游戏

师父不但给弟子清理身体,还帮弟子安排心性关。我天生性格倔强。打游戏常常是过不去关不罢休,通宵达旦是常事儿。有时过不去关都要把电视机砸碎了,脾气也越来越暴躁。修炼后,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开卖店的同修打游戏,我也想玩儿。可她玩儿没什么事,我一玩儿游戏手柄就不好使,要么就是断电了,我为此挺生气。同修说:就是师父不让你打游戏!我听了想:那怎么让你打不让我打?我赌气回家连上游戏机。奇怪:电视怎么没信号了?我调转旋钮,“啪”,旋钮折断了。我买回新旋钮来调试,却又断电了。我想是插排质量差吧,于是又买回价钱最贵的插排,一试还没电。我想是不是电线年久了?我又去买电线,可是几家商店都说卖没了。

我找到在电业局工作的哥哥。哥说:“那就是师父不让你打游戏。”哥劝我不要打了,我不听。说真的,我一直信奉无神论。我虽赞同书中的法理,却一直怀疑这世上真能有这样的高人吗?再说我刚学大法,根本不理解为什么师父会管我这么严?我也受不了。

拗不过我,哥给我拿来一团上等的电线。我抱着电线就去了小卖店,故意气同修。我哼着小曲往家走时,听到身后同修说:“看着吧,一会儿就不脦瑟了。”

我美滋滋的上楼来开门:天哪!钥匙锁在屋里了!锅里面还闷着饭,电源还插着呢!我回头找同修,她拿来工具帮我撬门锁,却怎么也弄不开。向邻居借电钻,人家说昨天借出去了。我被气的直踹门。于是我俩拨打“一一零”,警察说可以去街里找开锁大王。去了之后人家说:“他就今天没上班。”我简直气歪了鼻子。

同修说:“你看你气的眼睛通红脸煞白,值得吗?师父为啥不让你打游戏?要我看,我们打游戏是玩儿乐,你打游戏是玩儿命。争斗心这么强,再打下去会啥样?师父不是为你好吗?你跟师父都耍驴,看来治你算对了。”同修的话惊醒了我。我边往家走边在心里说:“师父,我错了。弟子可是真服了!我以后再不打游戏,请求师父给我开门吧?”要知道,几十年的无神论者,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可是头一次叫师父啊。

就在我发出忏悔的这一念,奇迹也就出现了。我哥通过(三楼)楼道小窗户钻出去,踢开我家阳台玻璃爬进去。危险的情景都把我吓哭了。我让哥下来,他却说:别忘了师父也在保护我呀。几分钟后,房门开了。哥说只需量一下尺寸,换块玻璃就行了。可我捡起玻璃一看惊呆了:玻璃完好无损——整块玻璃上粘着一层不干胶,被踢掉的玻璃恰巧又落在一块厚纸壳上面了。我流泪了,心里默默呼唤着:“师父、师父”,立即把游戏机封起来。后来我把它送人了。

正是这件事促使我真正严肃对待修炼了,真正信服大法和师父的威力了。我深知师父安排这件事,不仅仅是要给我去争斗心,更主要的是让我这个顽固的无神论者亲身体会神佛等高级生命的存在。为我以后同化大法扫除障碍。一想到这些就止不住要流泪,我好象理解什么是佛恩浩荡了。

我体会到大法的玄奥与超常,也就知道珍惜大法了。此后几年里,我每天坚持炼功,坚持看书学法。心境静谧而祥和。生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本质的变化——法轮大法真是好!

摒弃恶念换新颜

学大法之前,我性格倔强,脾气暴躁,粘火就着。朋友讽刺我是“山东倔县犟家镇倔子屯人”。修炼后,不但百病全无,就连性格都脱胎换骨了。我第一次做到“忍”的情景依然记得:哥的上司与哥有矛盾,平时为人也挺凶。有一天他当着众人说些难听的话羞辱我,我心里默念着“忍”,真就忍下了。可是心里很难受。回家后,隔着棉衣,身体碰哪哪有电。我才明白:我虽“忍”的很勉强,师父还是在鼓励我。

说一件利益上的事。一个常人朋友的大姑姐被人欺骗后间接坑了我三千块钱。她不但不赔偿,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反倒跟我“凶”,这令我很生气。而我的朋友俩口子从来不肯为此在他们姐面前给我争一句公道话。我为此生气又伤心,没少骂她们,而且一骂就是一家人。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我层层去掉了利益心、争斗心、妒嫉心。我与朋友和好了。损失的钱也回来了:半年后,我买房,转手就卖掉,赚了六千元。正象师父说的那样是你的东西不丢啊!

师父要求我们学大法的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朋友的大姑姐也不是故意要害我,她也是受害者呀。一想到这些我就不恨她了。后来见到她不但不生气了,反倒觉得她可怜。师父说:“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转法轮》)也许我是修出了慈悲心了。

十五天的大限不灵了

中共打压后,我和无数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迫害,身体也受到极大的摧残。在当地看守所,我被铐在地环上八天八宿。八个恶警在郑姓所长的指使下,使用开口器,将液化气管子插入食道对我强行灌食。灌进大量的药物和大粒盐,想迫使我屈服。我被灌的吐血,吐出的还有药物、飞蛾和针线活用的线头儿。

在劳教所又遭受一年半的折磨后,我开始绝食反迫害。十天后,我被拉到监外医院去检查,医生确诊为恶性胃瘤,“大限”只有十五天了。有个队长当时就哭了。继续绝食的同时,我给劳教所队长、所长写了劝善信,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八天后我如愿回家了。到家后,家人劝我去省城医院做检查,我不去。此后天天炼功,一切正常,好象从来没听说过这个病的名字一样。“十五天的大限”不灵了,真的是大法无边啊! 

数月后我找到劳教所大队长,一看我变白了也胖了,她感慨的说:“法轮大法好!”后来她对大法弟子的态度改变了很多。

亲朋好友学大法

我这段死而复生的经历震撼了家人,震撼了亲戚和朋友。嫂子原本信仰佛教好多年,每天敬香,磕头一百零八个。我回来后,嫂子毅然放弃佛教,开始学大法。哥曾被中共吓的不学不炼了,受中共影响也不相信大法了,还毁过大法书。通过我的变化和劝说,哥又看起了大法书,也写了郑重声明来忏悔,而且逢人就讲大法好。

受中共“文革”迫害而几乎被吓破胆的父亲一直仇视大法。通过此事,父亲不再说对大法不利的话了,而且还做了“三退”。母亲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妹妹一家五口也学了《转法轮》。虽然没炼功,全家人也是逢人就洪扬大法,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

我的常人朋友也有几人开始走进修炼。而且她们都能主动劝亲朋做“三退”。大法的力量潜移默化的感动着越来越多的人。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