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好幸运,我好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生活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已有十三个年头,而且越修越坚定。虽然已近知天命之年,身体却十分健康,而且感到自己的心灵也很年轻。可能有很多人会不解,为什么中共这么迫害法轮功还有这么多的人仍然在修炼?

记得在一次去外地出差时,我曾向同行的一个同事问起过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他的口吃比较严重,可是他断断续续说出的话,真让我由衷的敬佩他,他说:“我虽然对法轮功没什么研究,但法轮功肯定好,不然不可能有那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还炼,而且你看那些炼的人也都非常好。”事实上也真是这样啊。其实,如果大家能够真正去了解法轮功、真正去亲身体验,就一定会知道法轮大法好,甚至也会和我们一样修炼起来。

我把我修炼前后的变化向您慢慢道来。

从上小学直至高中毕业,我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里一直是最好的,所以我如愿以偿的考上了某名牌大学。由于我学习文化课并不十分费力,从初中开始我的业余时间大部份都用来看文学和哲学等方面的书籍,尤其到大学后就更是如此。读这些书,一方面是感兴趣,另一方面我实际上也是在探索人生吧,总是希望能从中找到人生的价值所在、人生的意义所在。可是,最终的结果令我失望。无论是古今中外文学巨匠的著作,还是先哲们呕心沥血的一家之言,甚至一些宗教的教义,始终让我觉得莫衷一是、云里雾里,从那里找不到人生的遵循,也好象找不到真正的快乐与出路;参加工作后,我曾是单位的领导干部,那些日子,自然是春风得意、游戏人生,无论是身边的同事,还是亲朋好友,都认为我的大学没有白念,是一个成功者,是一个实现了人生价值的人,可是自己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总是不免慨叹人生苦短,空虚之感常常挥之不去。虽然从小到大自己一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也不过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在各种欲望的奴役下苦苦挣扎的一介可怜的芸芸众生罢了,不论是寒窗苦读,还是在社会上的努力奋斗,好象也不过是为了将来能够出人头地,一切的一切自然是围绕着既得利益,得到了欣喜若狂,失去了垂头丧气。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我身边和我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先我而得到了提拔,我几乎痛苦得快喘不过气来,差一点因此而辞职,在这样的指导思想和心境中生活能快乐、能幸福吗?我想很多人也一定会有同感。

可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的命运。

那是在一九九七年,有一次帮一个同事到家里送东西,看到同事家的书桌上放着一本《转法轮》,我翻看的过程中他就告诉我,他在炼法轮功,很重的肺结核病炼了不长时间就炼好了,还说法轮功的创始人特别了不起。因为我以前练过气功,所以我当时想这可能也是另一种功法吧,于是我就借了一本《转法轮》准备回去研究研究(他当时有两本,这本后来就送我了)。当我看完第一遍的时候,好象并没有怎么看懂,后来我就又看了一遍,我就觉得这本书在讲如何做人的道理以及如何修炼的问题,从第三遍开始,我觉得我真的看到了一些法理,以后就再也放不下了,一直以来困惑我的人生和生命的问题在这里找到了答案,我知道怎样生活了,知道怎样做人了,真的有一种找到生命归宿的喜悦,因为我终于知道了人生存在的真实意义。和许许多多大法弟子一样,我越来越深切的感到,我真的已经踏上了生命升华之路。

修炼法轮功实际上并不难,除了经常读《转法轮》外,就是要炼功。我从只能盘腿打坐两分钟到能盘半个小时,好象只用了一个多月就达到了。虽然起步阶段刚刚打坐的时候腿会很痛,但每次炼完功后身体却很舒服,随着修炼的深入,感觉也会越来越好。修炼法轮功的人都知道,如果你能真正放下心来修炼,无论你有什么病都会很快痊愈,这是其他的气功无法达到的。另外,法轮功和其他气功最大的不同就是,除了有炼功的动作外,还要修炼心性,真正的从本质上改变修炼者,这也就能保证使我们处在身心都健康的状态。而不会出现象有的功法那样,只练动作不修心性,动作练得确实也很好,功力好象也不一般,可是一个事儿想不开就被气死了,我在练其它气功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气功大师”。所以,修炼法轮功才是最扎实的,真正能从身体和精神两方面使我们获益。

1、修去了利益之心,使我生活的很坦然

人们都知道知足者常乐,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能有几人做到呢?往往是有了一万想十万,有了十万想百万。没有修炼之前我也是这样,那种好象永远都不满足的心实际是很折磨人的,很多人不就是因为不知足甚至失去了自己原来已经拥有的一切了吗?在《转法轮》中,师父多次讲到有得必有失的道理,多次讲到利益之心的问题。“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

我发现,按照《转法轮》中说的去做,真的能生活的很坦然。

记得刚刚修炼不久,我在自家附近捡到了一条黄金项链(后来别人说当时价值在三千元左右),我拿回家后和妻子说:我已经修炼了,要按师父说的做,这个项链我们不能要,丢东西的人一定很着急。怎么办呢?当时她也看过《转法轮》,她说:送派出所吧。于是,我们毫不犹豫地到了小区的派出所,我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那些警察用不解的眼神看看我们,面无表情的收下了。要是在以前,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之后,我也没有向别人提起过此事,因为现在很多中国人都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在现实生活中不打折扣的实践者更是比比皆是,要说出来他们真的会说我是傻瓜。

在工作中遇到的利益上的事就更多了。由于我手中有一定的权力,又是领导干部,因此每到逢年过节下属单位和身边的同事就会给我送一些礼金、礼品之类的。没有修炼之前,我都是笑纳的,甚至每到年关跟前真的是惦记的:“这个单位怎么还不来啊?”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我渐渐认识到不应该那样做了,我就对他们说:“我修炼法轮功了,这些钱我不能要”。实在是非得给的,我就当作奖金发给手下。至于身边同事的钱物我是坚决不收的,有的盛情难却,我也会以价值相当的东西还回去。在大法被恶党刚刚非法打压的时候,单位党委的一个领导问我:“你说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就说:“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修炼以后我不收受贿赂了”。他很有感慨地对其他在场的人说:“咱们共产党的干部受教育这么多年仍然贪污腐败,人家法轮功却能使他们变得清正廉洁。”

在有一次年度干部考核时,党委的一名领导找我谈话,他问我:“你说心里话,法轮功到底好不好?我不是代表组织问你,是我个人想知道,而且我一定替你保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点小伎俩骗不了大法弟子,但我的正念很足,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也对你说。我就对他说:“法轮功非常好。”后来他们暗地里要调查我,我听说后,就把我新近收的还没有退还的一大笔礼金放到了他们桌子上,我告诉他们:这是我收到的贿赂款,我退不回去,你们自己处理吧。

我不收礼金的事真的没想让他们知道,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想让他们看看大法弟子是真好还是假好。这件事情弄得他们非常狼狈,他们再也不调查了,甚至连这些钱是谁送的都没敢问一下。

其实,谁愿意无缘无故的把自己的钱(无论是单位的还是自己家的)送给别人呢?不就是看中了你手中的权力和位置吗?背地里他可能并不佩服你,甚至是骂你的。我就知道一件事:有一个位高权重的领导调到外地去了,结果原来很多给他送礼、溜须的人都不怎么理他了,弄得他又是不平衡、又是骂这些人没良心。他就没想想:人家给你送礼、看你脸色求你办事的时候是啥滋味?而我不存在这些问题,所以在我离开领导岗位的时候,他们仍然在用真心对我,有的甚至比我在位时还要好,这难道不是比金钱和利益更值得珍惜的财富吗?

还有一件事。由于机构调整,我被调到一个新组建的单位任某部门负责人,在分配上级拨给的笔记本电脑的过程中,我主动把价值一万多元的新笔记本电脑让给了手下的工作人员,就连旧的电脑我也没要,而是给了更需要的工作人员,因为我的原单位(已撤销)配备给我的笔记本电脑我带过来了。虽然我作为单位负责人完全可以使用新的电脑,而且从原单位带来的新单位也没有人知道,但在大法中修炼去掉了利益之心之后,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完全都是很自然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怎么怎么样。只是后来听说许多人都在背后说我真了不起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件事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撼。

2、修去了为名之心,使我生活的很快乐

由于从小到大在同龄人中一直是比较优秀的,因此也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很强烈的求名的坏习惯,每到一个新的人群或集体,总是想成为领导者、控制者,总是希望成为最受重视、最受大伙崇拜的人。修炼之后,逐步认识到这是一颗非常不好的心,不仅使自己备受煎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去争夺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从而给自己造下业力。

刚刚得法的时候,我在单位里已经是业务骨干了,周围的人都觉得我的仕途之路一片光明。有一个阶段,领导一会儿告诉说要提拔我了,过几天又说出了什么岔头。可想而知,我是一会儿高兴,一会儿闹心,这个过程差不多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后来逐渐意识到这是师父在去我的求名的心,于是就不断加强学法,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掉这颗常人之心。可是当真正听到提拔无望的时候还是头皮发麻、彻夜难眠。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明白人生的真谛了,人生绝不是只为了名利而存在。当我真正放下这颗心的时候,好事却不请自到了。

求名的心去掉了,在工作中我总是能很平和的处理上下级关系,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赞誉。

对于工作单位的领导,我尽职尽责,无论分派什么任务,我都能带领大家出色的完成。由于不断的学习大法,师父也给我开启了智慧,有些工作在常人看很难完成,但我往往能有如神助一般,有的时候难度很大的论证课题竟能一气呵成,不用修改一个字,过后想想,我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是哪来的那么缜密的思路、无可挑剔的表达方式以及精准的分析。在个人利益的问题上我也从不麻烦领导,也不管是谁当我的领导、对我态度如何,我只是尽一个下级的本份。在单位做副职的几年中曾有几个人给我当过正职,不管他们是内行也好、外行也罢,不管他们品行如何,我都一视同仁,摆正自己为工作着想的出发点,摆正一个修炼人与常人的关系,尽可能的为他们负责、为他们着想。记得有一次,我们单位的领导在上级那里没有交上差,回来之后对我大喊大叫,说一些很难听的话,说我的工作没有做到提前预想等等,说完后摔门扬长而去。其实那件事情从来也没有人布置我去做,但当时我没有与他争辩,修炼了嘛,我当时真的站在了为他着想的角度去考虑了这个问题:他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在上级领导那没交上差,一定很不是滋味。当时我很冷静的坐下来,用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很漂亮的把那项工作做完了。他回来看过后特别满意,用他的方式委婉的向我道了歉。修炼的人都知道,经常的读《转法轮》是能开启人的智慧,其中蕴含的深刻法理会让你做起事来非常容易。

对单位的其他同事,我从来都是与他们平等相处、同甘共苦,在大家的心目中自然口碑很好。有的时候,他们就会说:不能和轻舟(我的化名)闹矛盾,因为即使是轻舟错了,人家也会说是我们不对。而且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在你的跟前感觉很静,没有乱七八糟的坏想法。是啊,大法修炼者携带的慈悲、正念之场确实在世间起着很大的作用。

由于我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仅工作出色,而且大家都一致的说我没有私心,所以领导也很赏识我,后来一直得到提拔和重用,该有的好事也都没有落下。可这却是靠着修炼出的品格带来的。

3、修出了慈悲之心,使我生活的很有价值

在我们当今的社会中,无论是在影视作品、文学作品还是人们头脑的观念中,都认为人类的情感是最宝贵的、最值得珍惜的,都离不开这个东西。修炼之后,逐渐认识到,其实我们最看重的情感并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快乐,很多时候给我们带来的却是失望、悔恨和痛苦,因为,很多情感是不长久的,甚至是不可靠的、狭隘的和自私的,如果情感的对象不当还会出现社会问题,婚外恋不就是一个很突出的例子吗?由此引发的人间悲剧真是数不胜数。

明白了这些道理,我在生活中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将常人之情化作慈悲,没有条件、没有代价,没有索取。有的时候真的能把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也视作是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这在以往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正是这种慈悲之心使我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也加入到了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修炼大法的人都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人类将发生一次大的淘汰过程,尤其是中国大陆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仍不思悔改的人都将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那些由于受中共谎言欺骗而在头脑中装进了敌视大法思想的人也同样面临着危险。

于是,我开始自己写真相传单散发,每天晚上发二百份左右,那段时间我几乎走遍了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

后来,我开始向周围熟悉的人讲真相、劝“三退”(退出党、团、队),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是天理不容,如果曾经加入过党、团、队组织的人不声明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天灭中共的时候就要一起被淘汰掉。由于我平时和他们关系都比较好,他们也都比较信任我,劝“三退”并没有感到太费劲。到下属单位检查时,我也利用一些机会讲真相:有一个公司的经理,当我给他讲完真相后,一下子搂住了我,连声说太感谢我了,他说他的妻子也是炼法轮功的,跟他说了几次他也没信,这一次他信了(有的时候,人们宁愿相信外人的话也不信家里人的);有官场上的应酬有的时候要去夜总会或者卡拉OK厅这些地方,我也不忘讲真相,由于她们处在社会的底层,受尽折磨和羞辱,对这个社会早就深恶痛绝,她们内心对自己未来的命运也非常惶恐,因此讲真相十分容易。我往往会告诉她们:“一定要把我对你说的告诉你的家人和你们在一起的姐妹”。

可是,在这个邪恶政权统治下的国家,这样去做是有生命危险的。但我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了,许多的大法弟子也都在做,不是为了证明什么,也不是为了推翻谁,而只是为救度一个个被毒害了的生命。

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曾遭到一些不明真相人的诬告。我知道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我也知道他们是谁,可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直到目前我也没有向世人公布他们的名字,甚至我真的也不恨他们,因为他们也是被蒙蔽了的可怜的众生,如果有机缘我也一定会再去救度他们。

修炼中的故事可能还有很多,修炼的神奇只有去真修才会体会到。这些年来,我们并没有因为修炼而少了什么,如果要说少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少了商场上挖空心思的攫取,少了官场上明争暗斗的算计,少了日常生活中无尽无休的忧烦。我们没有疾病,没有抱怨,没有仇恨,甚至我们将人类最崇尚的爱也升华为慈悲—这是不附加任何条件的爱。由于修去了名利心、妒嫉心等等诸多常人之心,我们的身心越来越纯净、越来越无私、越来越自由,我们真的不会再受利益的驱使,不再做欲望的奴隶。

但是,就是这样一群善良的人们在中国大陆却在遭受着迫害,对所有主持正义的人们来说,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即便这样也不会改变我们向善的心灵。

如果有人问我: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您做了之后永远都不后悔?我现在可以毫不犹豫的告诉他: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真的希望您也去看看《转法轮》这部书,如果您也能因此步入修炼,您就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最幸运的人,您也将与这些修炼者共享生命升华的喜悦和幸福。

而我,只是他们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