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目前仍关押多名法轮功学员,她们每天都在承受巨大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有的虽然已经劳教期满,劳教所还随意延长劳教期限,继续迫害。我曾经被非法关押在该劳教所,目睹了这那里的很多罪恶。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位于乌鲁木齐市北郊被称为监狱一条街的东站路,这里的恶警积累了一整套邪恶招术,以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最残酷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为了逼法轮功学员写“三书”,管教还唆使监控犯人(包夹)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狂轰滥炸式的围攻、辱骂,言语肮脏下流,不堪入耳。

我刚被劫持进去时,劳教所就指定“专管”管教警察,并令一吸毒人员对我进行监控。我每天被关在一间房子里,被迫看电视,从早晨九点,一直看到夜间十二点或两点,都是诬陷法轮大法的内容,包括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案”、“傅怡彬杀人案”,其中还有“马三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介绍等,一箱多的碟子,反反复复地播放。

我每天站在屋子中间面对电视,监控犯人动辄就对我辱骂。我曾听一吸毒人员透露,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为不写三书,一直被罚站着,晕倒了三次,全身抽搐,掐人中穴才被救醒,然后继续罚站。我知道的,有的被罚站数月甚至超过半年的。恶警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写三书。不放弃信仰就进行更残酷的迫害。最后强制奴役劳动。

看完一天的碟子,每晚十二点前必须写“观后感”和“对法轮功的认识”。因为我不放弃信仰,监控犯人对我拳打脚踢,有一次把我推倒在地,乱踢乱踩,我站起来大声喊:“有人打人啦。”值班管教进来说:我没看见。

一次在牢房,我掀开衣服让一犯人看恶警把我打成什么样,她看到黑紫的皮肤,不禁哭出声,说:“太没人性了”。在劳教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脸肿的跟盆子一样大,皮肤呈黑紫色,面目全非;还有的被打得吐血,几天起不了床。

在劳教所,我们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都受到限制,吃喝拉撒睡都要经过监控犯人的批准,这些“包夹”可以随意取消法轮功学员上厕所的时间,她们还经常辱骂,谁谁尿了一裤子,谁谁拉在床上了。

有一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信仰,被长期罚站看造谣电视节目。专门监控她的犯人,每次给她带的饭不是把菜给倒掉,就是把菜换成吃剩的咸菜。还有一次,几个犯人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拉到厕所,将她的头往便池中塞。一天,我听见几个参与迫害她的犯人私下说:“对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什么办法都用尽了,我们也没招了。”

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多是年龄较大的,由于长期被逼洗脑、体罚、奴役劳动,很多人出现血压高,恶警队长李宗萍就强迫她们吃药。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服从,被三个犯人摁倒在床,其中一人骑在她身上捏鼻子,另一个捏两颊扳嘴,再一个拿饭勺撬嘴,还叫嚷着要把她的牙撬掉,犯人把碾碎的药往法轮功学员的嘴里灌,该名法轮功学员的嘴唇都捣破了,牙齿也被捣坏了,满嘴满脖子都是血。

包夹犯人还悄悄把药碾碎搅在法轮功学员的饭中。

恶警以给“好处”来教唆、诱惑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如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效果,恶警惩罚她们。一次,一名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恶警就不许监控她的犯人接见家人,该犯人非常生气,回牢房就揪着那位法轮功学员的头发,从床上拽到床下,一路拳打脚踢,法轮功学员的牙齿也被打掉了。而管教警察到牢房,装模作样的问:你们谁看见包夹打人了?犯人们都说没看见。

一次劳教所开“讲科学,反×教”大会,一位姓杨的法轮功学员拒绝参加,恶警李宗萍令犯人将这位法轮功学员从牢房抬到一间空屋子里,李宗萍对她吼骂、“啪、啪”扇耳光,并将这名法轮功学员踢伤。这样的事例很多。

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奴役劳动,每天干十几个小时,有的手慢一点的几乎没有睡觉的时间,甚至有的几天都挨不了床。这里的活很杂,缝毛衣、绣毯子的、给衣服打珠子、叠卫生巾片子、种地等,很多。其中叠卫生巾片子时,满地堆放高高的卫生巾片子上,犯人们可以任意在上面踩着、躺着、坐着,有的犯人为泄私愤将垃圾、血纸等脏物塞进包装中,危害着自己危害着他人。

新疆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

迫害法轮功的主要人员有:
陈红霞(所长)、陈敏(科长)、李宗萍(队长)、付红梅(教导员),张帆(主要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管教)、藤莉(副队长)、王婷婷(管教)、吴慧(管教)、袁雪琴(管教)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东站路1132号信箱 邮编:830013
乌鲁木齐市 610办公室:0991-4689217 处长姓辛
通讯录:新疆乌鲁木齐市南湖市政府(1楼)610办公室 辛处长 邮编:830000
乌鲁木齐市 天山区610办公室:0991-8892437 主任姓王
通讯录:新疆乌鲁木齐市光明路天山区人民检察院3楼610办公室 王主任 邮编:830002

新疆乌鲁木齐市经一路沙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 范宏伟 邮编:830002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