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王霞自述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法轮功学员王霞,因为信仰“真善忍”,屡遭迫害。在被非法关押在呼市看守所、女子监狱期间,王霞遭受针扎手指、长期双手双脚绑在床上任由犯人打骂、灌尿、高瓦数灯长期照眼睛,等迫害。下面是她讲述的遭受的迫害:

2001年,我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呼市)出租房屋被便衣警察绑架,恶警用透明胶带把我的嘴封上,双手被铐,强行带到车上。

在派出所审讯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送到呼市看守所,看守所给带的手铐、脚链,手铐和脚链用一个铁链连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我绝食抗议。恶警又换另一个铐法,把我的双手铐到一只脚上,站不起来,躺不下,这种铐法常人最多只能忍七天,而法轮功学员最少要忍十五天。十五天后打开铐子,我继续炼功,又被铐了无数次。

有一次我浑身长疥疮,仍然用这种铐法,奇痒无比,我喊恶警给松手铐脚链,她们都没给松,后来发现我身上的皮肤大面积的脱皮,这才给打开。打开之后我继续炼功,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很快就痊愈了。

呼市看守所恶警队长崔英、张某、刘某,用浓盐水冲的玉米面糊糊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先用铁撑子把牙撑住,再用铁器撬牙把鼻子捏住,牙被撬的参差不齐。

看守所给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上60公斤的脚链子,手铐在脚上;我见她时,铐已打开,手腕上血肉模糊,骨头都能看见,当时我内心很痛、很酸。

在包头东河看守所,恶警李萍现已调走。大夏天不让号里的人放风,不给订盒饭,说是因为我绝食,恶警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号里的犯人都仇恨我,有个别在押犯人扇我耳光,用垫过的卫生纸抽我脸,用凉水浇我全身。看守所所长王要首批示,给我戴三件铐,背铐加铁链在脚链上,40多天的时间都是这样。

在女子监狱刚开始绝食,恶警怕其他犯人知道她们野蛮的灌食行为,把我关进不见天日的禁闭室两个多月。我不吃饭,恶警队长帝文艳就让陪护姚桂荣把铁嚼子塞到我嘴里;又过了两、三天,犯人姚桂荣把我打的鼻口出血,还把吐沫吐到我的脸上,用扫床刷打我;有一晚上不让我睡觉,不让我盖被子,用木板把我的胳膊绑在床上,脚也绑上,生活不能自理,任由陪护打、骂。

转到呼市女子监狱医院住院时,我的双手脚一直用布条紧紧捆在床上,手腕上脚腕上布条深陷肉里,现在都留有伤痕。因我长期绝食,体温本身就低,她们还商量好晚上睡觉不给盖被子,白天大夫上班查房才给盖被子,包头毒贩李雪梅用针扎我的中指、大拇指、食指,用鞋底往里拍。我指甲盖上都是血印,由于四肢朝天被捆绑,大小便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陪护用便盆接,她们很生气。我一天小便四、五次,李雪梅接一次尿就扇我一耳光,有时用手,有时用拖鞋底子抽。她们有三、四天时间,把我站着捆在门上,夜里也不让我睡觉,有一次绳子勒得太紧,我快要窒息了,她们才把我放在床上。白天她们通过鼻饲给灌食,李雪梅有两次给我灌尿,说让我死得快点。晚上她们用度数很大的灯直接照我的眼睛,持续了一、两个月的时间,导致我的视力下降了很多,现在看东西还很模糊。

我在医院不配合治疗,她们把我的手脚用布条绑在床上下鼻饲灌食,我没办法阻止,就憋尿,一天一夜不尿,小腹胀满,陪护告诉大夫,就给插导尿管排尿,乘陪护不在我就把导尿管拔了;她们嫌我拔,打、骂一顿后,用更紧的方式把手脚膝盖往上都紧紧勒住,绳子陷在肉里都出血了疼得小腿不敢动,好了以后膝盖上还留下了深色的两道疤痕。

听得病住院的犯人回去说,女子劳教所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二医院,晚上李雪梅陪护,早晨发现被坐着吊死在卫生间暖气片上。李雪梅很邪恶,我当初就被她用绳子捆绑,脖子上也用绳子绕住,吊在门上窒息过,发现得早没出意外。医院谎称这位法轮功学员心脏病发作而死,家属也不知道内情。后来二医院把李雪梅调回监狱服刑不让当陪护了,这是听当时住院的病犯说的。

还听说住院的有一个五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女子监狱不让炼功,高血压犯了,晚上连着好多天不让睡觉,最后高血压引起脑出血而死,送医院也没抢救活。

听从保安沼女子监狱有一位东北的法轮功学员叫周彩霞,她绝食20多天后,晚上让几名犯人拉出去吊在篮球架上活活打死,是否监狱长周建华指使的。

呼市第一女子监狱现还非法关押得法轮功学员有:李丽英、李丽农、胡玉君、王桂兰、郝萍,其他不知道名字的有20到30多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