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很小的时候,我就很好奇地问妈妈:人活着为了什么?妈妈说:“人活着就是生老病死,都是一样的。”继父从小就教育我把好处留给别人是得,留给自己才是坑自己。修法轮功才懂得了都是为了等师父传大法,我苦苦地等到了这一天。

记得在开始修炼大法之前,社会的争风吃醋、尔虞我诈、六亲不识,让我看透了也厌烦了这个世界。那时我就知道一个很谈的来的老大娘是炼法轮功的,只是认为法轮功就是一种信仰,就是做好人的。不久,中共邪党就开始了残酷的镇压。当时心里还庆幸自己没有炼法轮功。那个时候心里也很奇怪,做梦中我经常梦到过仙女散花,总是在追逐一个白轮子,还有很多很美的飘来飘去的,还有我将要遇到过以后人生要遇到的人。我处过三个对象都是家里有人修大法的,但只有我丈夫家里人是真修的。

婚前,我因一点小事和父母生气,睡凉炕而患上风湿,腿疼的不能动了。后来好了一些,总算带着病痛结了婚。婚后腿还是疼,后来严重到卧床不起,躺在床上翻身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想我年纪轻轻就瘫痪在床,时间一长着急上火,又开始咳嗽,咳的喘气都困难。吃了好多药也没见效,慢慢的由以前的110多斤瘦的不到60斤,耳朵也慢慢听不见声音了。没办法后来去了医院,医生鉴定有肺结核和风湿。拍片子肺子都是黑的,都快出洞了。

于是马上去了市里的专科医院,到医院后就昏迷了,三天没有醒来,感觉到自己轻飘飘的,被天兵天将用铁链子向天上锁去。自己的形像也变成了天女的形像。因为之前公公给我说了很多法轮大法的事,告诉我关键时刻想大法,我就喊师父救我,我就一下就掉了下来了,这边人也苏醒了。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花光了我们的全部积蓄,就出院了。

回家后还是心放不下,开始边吃药边学法炼功。在梦中看到浑浊的身体,身体上很多虫子,很多很脏的东西,在往外排,现在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又认认真真的看《转法轮》,知道谁也救不了我,药能治病,但救不了命,只有伟大师父才能救了我永远的生命。从此我就每天多炼功,多学法。身体排出很多黑黑的脏东西,也不咳嗽了。打坐从开始勉强坐起来到散盘、单盘、双盘,从一分钟,五分钟,到半小时,现在最多我能盘两小时了。在我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听着《普度》、《济世》的音乐,感觉轻松多了,听着腿啪啪的响,浑身象在水里泡着,每天要喝几暖壶的水。炼功时,不知流过多少泪水,摔过多少跟头,腿摔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有一天早上,我出去倒脏水,外边刚下过雨冻上了,我的鞋也是很滑,就一下摔倒了,把脑袋磕的出了很多的血,幸运的是脏水没有撒在身上。那时瞬间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脚下出去了,我吓的哭了。血往下流一看脑袋有个大口子,不过感觉腿不疼了,两个腿一样长了,打坐也不难了,又是过了一关呀,心里想自己当时怎么那么没有出息呢。

现在我比以前更有精神了,皮肤也变得细嫩了。以前吃药吃的月经都没有了,现在也都正常了,体重也恢复到110斤了。好多人以为我死了,再看到我都哭了,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说我有今天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我知道自己得法太晚了,所以要多吃苦,多学师父的法,一切就都能解决。

这是我简单说说我起死回生的事,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谢谢师父慈悲叫醒我,把我从肮脏的地狱中捞起,给我洗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