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医生得法记(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叫王季仙,在中国大陆当了三十几年医生,退休前在北京大学校医院内科,糖尿病专科门诊,现在和儿孙一起在美国生活。几十年中,我看到过很多病人很痛苦。很多病是不容易治愈的,尤其是糖尿病,几乎是终生病,而且致残率很高。


上图:王季仙医生,2008年于美国旧金山

以前我对气功不了解,没有什么好印象,因为有些人练了气功出偏了来找医院的,我们用常规方法又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可是病人又很痛苦;而那些练气功把身体练好的,人家也不来医院找我们,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对气功印象不好。改变这种印象是1996年初,从我以前的一个老病号那里。

我的这位从前的老病号是位北大的教授,高血压、心律紊乱、慢性心功能不全等等严重疾病,几个大医院专家会诊说没法治。后来我有一年多没有见到她,有一天在校门口碰见了,看她身体健康,气色很好。我非常惊讶,就问她是上哪有了什么高招治好的。她说是气功。我追问是什么功,说是炼了法轮功

我想她当初那么严重的病还能好了,就问她说糖尿病能不能治,她说可以来试试吧。我一想,我当医生的不能随便就让病人去试啊,不如我自己先去炼,要是果真那么好,再推荐给我那些病人。就这么着我打听到北大校内的炼功点,开始起早贪黑地去跟着炼。

那时候我也看了书,《法轮功》和《转法轮》都看了,可是开始看不太懂,倒是有两条我知道:一是特异功能,70年代时我在校内亲眼看到过耳朵识字的试验,所以我相信有这种能力;二是史前文明,我看过一些资料和纪录片讲这方面的研究发现的。所以我觉的这法轮功的书里讲的可信。

我刚开始去炼功的时候炼功点大概有一、二十人吧,后来人多的时候,那个点上每天有两、三百人炼。

一开始炼功我的身体变化就非常明显。炼功第三天我整个人精神起来了,很高兴,走路腿上有劲,不爱犯困了。炼功一个星期时弯腰干活干了一天,居然腰腿痛都没有发作。要是炼功前那种姿势一个小时都受不了。

炼功一个月时身体的变化就太神奇了:突然天气降温又逢停暖气、下雨,以为腰腿痛又要大发作了,结果一点事没有。要在以前,那发作起来可是动不了,上不了班的。同时我戴了几十年的眼镜不能戴了,赶快到眼科去检查,谁也不敢相信是度数变浅了。我原先是先天性高度远视达一千多度,合并散光,是远近都看不清,而且越老越严重。眼科医生也是同事,就问我是不是和我炼的功有关。这样配了副浅度数的新眼镜。眼科医生还发现我以前很严重的倒睫现象没有了,从此再没去请她们拔除倒长的睫毛。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的很多时常发作的慢性毛病都没有了,比如从小常犯的慢性肠炎,双手皮肤以前皴裂,医院里各种药膏试过都不行,也好了,时不时的眩晕也没有了,每年夏季犯的脚癣也不犯了,还有什么颈椎病、肩周炎、腱鞘炎等等都好了。炼功一年多我完全摘掉了眼镜。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

炼功的同时,通过读书,也明白了《转法轮》中讲的很多道理,知道遇到矛盾要向内找,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慢慢的性格有了改变。原来怕吃亏,受了欺侮很委屈。学法轮功后更乐于助人,受了委屈也不生气,人常常是高高兴兴的。

通过读法轮功的书,我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炼,不是一般的气功。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必须从内心改变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而且修炼不是为用来治病的,所以我也不敢去叫我的病人们都来炼功。不过别人看到、了解到我的变化和其他炼法轮功的人的变化,还是有很多人陆陆续续走进了炼功场,其中就包括我治疗过的糖尿病人,他们炼了法轮功,好了,没再来医院看。

在1999年7.20 以前,炼功点的人很多,每天炼功前后都有些人互相之间交流自己的心得。很多人说自己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以前家里那些药自己用不上了,对不炼功的人还有用,扔了可惜,怎么办。后来有人说我是医生,就从家里拿来药交给我,看谁需要就送给谁。后来别人把家里的血压表、氧气瓶也拿来了。那个氧气瓶还带着皮箱,据说是儿女孝敬老人的。老人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用不着了,就拿出来给需要的人。我把氧气瓶交给我们医院,血压表留在内科门诊作巡诊用了,那些药里面能用的也发到不同地方去了。

我几十年行医,看到病人那么多痛苦解除不了,自己身体也一大堆毛病。炼了法轮功,短短时间内不但自己身体无病一身轻,还看到以前的病人炼功后康复。这些身体上的康复对个人和家庭来说来讲是幸运和福份,从我做医生的角度看是不可思议但是又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到的神奇。

修炼法轮功这些年来,我明白了祛病健身只是佛法修炼中起步时的一点点表现,就已经让我们惊叹不已。听闻大法法理的人就更被修炼的博大精深所吸引,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法轮功给那么多人切切实实带来的福祉不是谎言宣传可以抹煞的。我相信,法轮大法的美好一定会吸引更多人来修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