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大法中的孩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大陆新学员。我的母亲和父亲先后也走進了大法修炼,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儿子当时只有九岁,见我们天天早上炼功学法,感觉好玩,就与我们一同炼功、读《转法轮》、发正念。

虽然他只学过两遍《转法轮》,炼功时间也不是很长(记的他当天炼功就能双盘一个小时),但是他受益匪浅,一直沐浴在佛光之中。我们一家人感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

记的那年,孩子的姨爹教他,在学校里被同学打骂时,都要打回去、骂回去。当他看了《转法轮》第一讲的第二天,他对我说:“妈妈,今天在学校里,有个男生用脚踢我肚子,揪我耳朵,当时痛的我蹲了下去。我想起师父说的,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忍住了,没有还手,这个同学就不再打我了。”看到孩子满脸的喜悦,我感受到,即使一个年幼的孩子,一旦修炼了大法,明白了“真、善、忍”宇宙特性后,他的思想都会得到升华。

孩子小时候很爱玩电子游戏,有时怕大人责怪,便偷偷的到小区附近游戏厅里去玩,回家就撒谎,说去同学家玩去了。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学法后,他主动向我说:“妈妈,对不起,我以前撒了十来次谎,我都是去打游戏机去了,我还偷了你放在桌上的零钱。我从《转法轮》书上看到,我们要说真话不能说假话,我错了。”我看到孩子走到师父的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会改正的,我要做个好孩子。”我的眼睛也湿湿的。看到他的变化,我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孩子小时候很顽皮,在学校了经常惹些事端,老师便通知我去学校受训。得法前半个月,孩子在学校用卫生盆子撒上一泡尿,将盆子放在教室门上端,一个女同学一拉门進来,尿全撒在该同学头上、衣服上。该同学告诉了老师,老师就通知我第二天到学校。孩子下午很晚才回家,不敢说及此事。第二天早上迟迟不肯上学,说他不想读书了、不想活了,我将他带到学校,向老师说了这些,老师叫我关注孩子的心理状态。孩子一直闷闷不乐。没想到得法后,几天就变的活泼开朗。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惹过任何事了。学习成绩也直线上升,在小学的后几个学期中,一直名列前茅。小学毕业时,被老师推荐到我们区的一所最好的中学,同时免去一部份择校费(其实择校费都不是合法的)。

在小学期间里,孩子同我们做了很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当时,他看了《九评》后,觉的很好,便悄悄放了几本在书包里,天天背到学校里,传给其他同学看,让同学了解到了真相。一个月后,又悄悄的放回家中,才给我说及此事。有个星期一的早上学校升血旗时,要学生唱国歌,老师也会检查学生是否张嘴唱。孩子当时张嘴小声说:“升不起来,升不起来……”,血旗升到一半就卡住,再也升不上去了。孩子回家给我说起此事,我大吃一惊,想不到小小年纪也有了这么大的功能。的确不能小看师父的小弟子。

小学毕业,政治考试时,一道考题是“你对当今社会现实中有哪些意见?”他的回答大致是:对八九年镇压学生感到愤愤不平,对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進行迫害感到不满。他兴冲冲的告诉了我这次考试的答题。我当时心里对孩子的正念感到喜悦。

上中学后,孩子的身体更是强壮,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但是他不再学法炼功了。我当时想到他功课多,年龄小,就随便他修不修。其实我的想法完全不在法上,更没有对师父的小弟子负责。现在我很是内疚,是我没带好师父的小弟子。好在孩子依然是做好人。初中一年级时,老师叫他入团,他也很清楚是不能入的,一直不把入团放在心上。就这样,初中阶段每次入团名单中,虽然都有孩子的名字,但每次都会有一些原因从而没有入团。

二零零八年汶川大地震时,孩子正在上课,瞬间教室抖动、天旋地转,老师叫学生立即跑出教室,孩子想到自己是大法小弟子,就让其他同学先跑,自己站在旁边告诉其他同学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刚到教室门口,灯泡全掉下来了,墙上电视也掉下来砸烂了。他说好险啊,差点掉到我头上了。全班师生都安全的到了操场上,而其他班级就有同学受到不同的轻伤或者重伤。五月十四日晚,由于一邻居同修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同时警察到我家来骚扰我,并搜家。当时我不在家里,孩子很智慧的将警察撵了出去,也没有搜到任何东西,对警察的恐吓一点也不畏惧。从此警察不敢再到我家来了。

一晃三年过去了,今年六月份孩子该初中毕业了,在四月份的一次考试中超常发挥,成绩全班第一,在全年级一千个学生中也是名列前茅,被区里的一所重点高中提前录取了,并免去三年高中的一切费用,还给每个月两百元的生活补贴。我们一大家人做梦都想不到会有如此好事,都知道是修大法带来的福音。

更可喜的是,孩子开始从新精進修炼大法,准备周末都来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我在此也向师父说:我一定要尽力带好小弟子,不留下任何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