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在小弟子身上的神奇体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零九年十一月,甲流感在我们学校很严重,我们班有二十多人发烧。一天我也发烧了,老师给测了一下体温,是三十九度,老师就告诉妈妈给我输液。我回到家学法炼功,不一会儿就好了。第二天向老师电话报告,我说好了,体温正常。老师不相信,亲自到家里看我,感到奇怪:别人得输好几天液也不好,你怎么不输液就好了呢?妈妈给老师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超常,老师也被触动了。

我是九九年十二月出生,妈妈在怀我三个月时正赶上“七二零”,她就怀着我到北京证实法,当时妈妈被县公安局迫害。我二、三岁时,妈妈经常在家里看大法光盘,我也跟着看。当看到光盘里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证实法,他(她)们两手打着横幅喊“法轮大法好!”,我在床上蹦蹦跳跳的也喊“法轮大法好!”妈妈学法我也跟着学,妈妈背《洪吟》我也跟着背,不知不觉就把《洪吟》全背下来了,那时我三、四岁。

我五岁时,有一次发高烧、咳嗽,吃药、输液不管事,嗓子发炎,扁桃体肿大,肚子疼的不行,得了小肠疝气,人瘦的不象样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要我做手术,妈妈看看也没办法。这时来了几位大法弟子和妈妈切磋,同修说妈妈:“这是你的心促成的,你把心放下,娇娇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你要让她学法修炼。”这时我也对妈妈说:“你拉我一把,我不就上去了吗?”妈妈也悟到了应该让我学法炼功。

于是,妈妈每天一字一字的教我读《转法轮》,学会一段,又教一段。有时我想偷懒,可一想师父,就又跟着妈妈读起来。

天天学法,天天跟着妈妈炼功,不知不觉身体就完全好了。半年的时间,在我没上学之前,我把《转法轮》这部法就全读下来了。妈妈和同修们集体学法,每人几段轮着读,我也跟着读,同修们都夸我超常,不可思议。

妈妈证实法,讲真相,劝三退,我也跟着做。妈妈用笔写大法真相条幅,我就在旁边帮忙,帮着拽、拉、晾、包装。我六岁时,妈妈晚上出去贴不干胶,我也跟着贴。妈妈白天出去救人,讲大法真相,我跟妈妈去,有时发正念,有时也帮妈妈讲。一次我们讲真相时,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不小心我的脚伸到车轱辘里挤了脚,脚后跟都被挤的塌下去了,流着血,哥哥只给我简单的包了包,疼我也不怕,想想有师父,有大法,没几天就好了。

有一次半夜,妈妈出去挂条幅,家里只留下了我一个人,我睡着了,妈妈就出去了,等我醒来一看,屋里黑黑的,一个人也没有,当时我有点害怕,但一想我是大法小弟子,没事,身边有师父。我一想,果然身边出现了师父的法身,还有法轮和护法神,我就围着被子,在被窝里背《洪吟》,一直到妈妈回来。

我上学前就会通读《转法轮》,认识好多字,学校老师都感到吃惊,以为爸爸妈妈都是大学生,其实爸爸妈妈只是初中毕业,都是打工的。

有一次,我脖子上起了一个“炸腮”,特别大,张不开嘴,不能吃饭,只喝稀的,黑夜疼的睡不着觉,疼的哭,一疼自己就想师父、想大法,由于正念足,过了两天就好了,我用正念突破了病业关。

我今年十一岁,上四年级,班里有什么事老师都让我办,同学们叫我“小老师”。我在学校里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次捡到五元钱主动交给了老师,同学要玩跳绳,绳不够,我主动让给别人。班里打扫卫生,我主动拿上扫帚干最累最脏的活。学习成绩在全班是前三名,老师夸我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都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健康的身体,我要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